【妝鬼師OMEGA】 04 死靈之城

作者:D51 /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4年1月2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408

◇12/26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簽名版 79折 限量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3) 口是心非的大小姐

  君君遺體拍攝工作結束兩天後的傍晚,裘伊與沈千藍剛結束一件大體美容的案子,渾身疲累的返回公司。

  裘伊推開辦公室的門,一股寒氣即撲而至,接著聽見了嬌俏的笑聲。

  「裘伊!你回來了!」茉莉給人的感覺像是等待主人回家的寵物,一見到裘伊就高興得不得了。

  沈千藍嘆了口氣,皺眉道:「你們兩個能不能離開一點,別擋我的路,每天都黏在一起不會煩啊?」

  「裘伊不在,茉莉好無聊。」誰也想不到這樣的絕世美少女被藏在一間葬儀社的辦公室裡,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她一步也不能踏出辦公室。

  「先進去吧,別待在外面引人注目。」裘伊連忙把茉莉推進辦公室裡,「碰」的一聲關了門。

  若是茉莉走在路上,恐怕會引起不下於海琳現身鬧區的騷動,裘伊覺得這女孩身上具有某種特殊的魅力,沒有人會害怕這麼美麗的屍體,她有著一顰一笑都會牽動人類脆弱的靈魂的特質,而且不論男女。

  茉莉抱著雙腿坐在沙發上,不時左右晃動,面帶微笑。裘伊從來沒見過茉莉這麼興奮的樣子,好奇的望著她。

  「為什麼今天這麼開心?」

  茉莉嘻嘻一笑,「剛才啊,茉莉會接電話了耶。」

  「接電話?」沈千藍正在喝茶,差點噴得裘伊滿臉。

  「老大和裘伊都不在家,電話響了,只有茉莉能接啊。」

  兩人互看一眼,心想此話倒是沒錯,只是茉莉的成長速度太過驚人,若說她剛甦醒的時候像個嬰兒,現在的心智成熟度已是小學生了。

  她抓起電話,可愛的表情忽地一變,眼神鋒利得像一把刀,「茉莉就這樣啊──喂,這裡是沈氏禮儀公司,你是誰?想幹什麼?收帳款?沒錢,下個月再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待小女孩遺體抵達的空檔,阿年忙著檢查攝影器材及現場的燈光,裘伊則是搬出專用的化妝箱,細心調製適合小女孩膚質的粉底液。

  替死人化妝這件事,裘伊早已得心應手,動作俐落幹練。

  沉默的準備工作持續了一陣子,攝影工作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

  兩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抬著一具體積比尋常要小的棺木走進攝影棚,特別的是,那一具棺木漆成粉紅色,外頭還裝飾了許多可愛的動物浮雕,看起來就像會在遊樂園裡出現的卡通道具。

  棺蓋上貼了一塊木牌,上書:君君的家。

  「哇啊,這棺材品味真差,看起來很不舒服。」趙品賜低聲說道。

  「噓!小心被人家聽見了,那兩個人超恐怖的,說不定是黑道。」裘伊連忙遮住他的嘴。

  兩名看似保鏢的男子把棺木放下,在阿年耳邊說了幾句話後便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拍攝工作開始。

  阿年對裘伊連使眼色,看來是不敢直接碰觸裝有死屍的棺木。

  裘伊和趙品賜分站在棺木兩側,合力把棺蓋抬了起來。

  棺材內花團錦簇,一個年約八歲的小女孩躺在正中央,被許多泰迪熊布偶包圍。

  趙品賜皺眉道:「哇……真的在棺材裡面放泰迪熊,太猛了。」

  小女孩雖然可愛,死相卻不大好看,她的面容一片死黑,還皺著眉頭,彷彿在極度痛苦中死去似的。

  「裘伊,這小女孩的臉怎麼這麼黑?」

  「我怎麼知道,廢話少說,快點工作吧。」裘伊彎腰把小女孩抱了出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沈氏禮儀公司。

  溽暑八月,就算入了夜,氣溫一樣居高不下,兩台電風扇正對著沙發,以最大的風速運轉著。

  穿著連身洋裝的茉莉蹲在電風扇前,張著嘴,發出「啊啊啊啊」的聲音。

  最近她愛上了這種空洞破碎的回響,只要開了電風扇就會貼在前面玩。

  沈千藍橫躺在沙發上,懶得像條死魚,室內悶熱得讓她滿身大汗,卻又猶豫著該不該開冷氣。

  「茉莉,過來。」想了半天,沈千藍把茉莉叫到身邊,像抱著洋娃娃一樣讓她躺在自己懷裡。

  茉莉冰冷的體溫瞬間帶走沈千藍的炎熱感,沁涼如水的肌膚觸感讓她笑出聲音。

  「哈哈,當初收留妳真是個正確的決定,連冷氣的電費都省下來了。」

  「裘伊,裘伊。」茉莉胡亂揮動著手,只要裘伊在的時候,她總是黏在裘伊的身旁。

  「他今天不會來了吧,中午跟海琳見面去了,那個大明星啊──」不管手中的遙控器轉到哪一個頻道,演藝新聞都是海琳的相關報導。

  「吶,茉莉。」

  「唔?」茉莉轉頭看了沈千藍一眼。

  「妳還是想不起來自己的身世嗎?」

  「不曉得──」

  那天怪醫生貝菈哀愁懇求的態度,讓她印象非常深刻,那個陰森的女人居然會為了茉莉露出這種表情?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從死亡歸來的少女

  台北,葬儀街。

  晚間七點,一向清冷肅穆的沈氏禮儀公司內不時傳出歡笑聲,在這條人人忌避的葬儀街上,笑聲實數少見的現象。

  尤其是少女的笑聲。

  沈氏禮儀公司的主人,沈千藍與茉莉坐在沙發上,裘伊和趙品賜則在一旁看電視,沈千藍的同班同學、開朗活潑的毛靜怡躺在布簾後方的棺材裡,直呼透心涼。

  漫長的暑假邁入第二個月,少年少女們把最接近死亡的營業場所當成了他們的祕密基地,一有閒暇時間必定來這兒報到,辦公室是熱鬧了,卻苦了老闆沈千藍。

  古往今來,開店做生意的商人沒有不希望自己的店鋪裡人聲鼎沸,千客萬來。唯獨這一行,安靜和漠然的灰色是人們心中的刻板印象,太過熱鬧的葬儀社令人望之卻步,猜不透裡頭在搞什麼名堂。

  趙品賜幾乎天天都來,原因無他,是他眼前的可愛女孩,茉莉。

  冰霜般雪白的臉龐上掛著天真無邪的表情,純淨如北極萬年玄冰的空靈眼神能夠虜獲這世上每一個男人的心,她穿著純潔的白色小洋裝,露出光滑柔嫩的雙肩,稍微靠近一點就能嗅到一陣幽幽的茉莉花香氣。

  茉莉被過去藏匿她的收屍人們暱稱為「睡美人」,那是因為她本是一具極其美麗的屍體,雖然已經死去,屍身卻不曾出現腐敗跡象,眼眸甚至半張半閉,就像陷入長眠似的。

  裘伊是個天才化妝師,對追求美麗的事物這檔事擁有超乎常人的熱切渴望,一個月前,他和趙品賜經歷了一個驚心動魄的下午,陰錯陽差救回茉莉,也許全是因為他心中的渴望作祟。

  他想幫茉莉化妝。

  這麼美麗的屍體,是妝鬼師最佳的素材。

  只是誰也想不到,裘伊在茉莉臉上完成了令人難以逼視的絕美妝容之後,陷入長眠的少女醒了。

  這具屍體醒了過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深夜,大廈,騎樓。

  都市叢林之間,光和影起了化學變化,流逝的時間在這裡停滯,人們搖搖晃晃的從一間間的PUB、舞廳走出,他們臉上各自掛著不同的表情,霓虹的顏色在臉上忽明忽滅。

  這是令人嘆為觀止的都市生態,睡眠在這裡是最不被需要的東西。放眼全世界,每一個繁華的大都市都是如此,東京、香港、紐約、上海,還有台北。

  陰暗的街角腳步聲輕響,有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緩步經過吵鬧正酣的夜店門口,抬頭望了粉紅色的招牌一眼,不屑的笑了。

  「糜爛放縱的人們,顛倒日夜的狂歡,倒行逆施,燃燒生命,真是一群愚昧的蠢貨,這裡可是幽魂聚集的場所啊。」

  幾個手臂上紋著張牙舞爪的刺青的酒客蹲在路旁抽菸閒聊,那人的輕聲自語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其中一人霍地站起,走到黑風衣男人面前,歪著頭看他。

  刺青男的表情凶惡,叼著菸半晌沒說話,擠眉弄眼威嚇著眼前的風衣男。

  他的同伴隨即靠攏上來,這些流連於夜店的年輕人是都市的游離份子,他們自詡為邊緣人,並以此自豪之,遊走於各種界線之上,不管是法律,或是生命。

  血氣方剛的他們不管什麼事情都想以暴力解決。這回,眼前的風衣男子就是個自投羅網的獵物。

  「小子,你他媽的是傳教士是吧,啊?這麼晚了還出來傳教,可惜這裡沒有人信神明啦!」刺青男威嚇了半天,面容蒼白如雪的男人竟是不為所動,依舊面帶微笑。

  風衣男子笑道:「看看你們汙穢的面容,猙獰的眼眉,醜惡且不堪入目,沒有一個地方能稱得上具有美感。」

  刺青男聽得一頭霧水,回頭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他說你長得醜啦!」刺青男的同伴一陣鬨堂大笑。

  「幹!你找死!」刺青男勃然大怒,揮動粗壯的手臂,一拳打在風衣男子瘦弱的臉頰上。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半小時前,天將破曉之際,靜寂的街道上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正在投遞早報的送報生聽見慘叫,心驚膽跳的朝聲音來源處靠近。

  朦朧未明的巷弄末端,街燈照亮了聲音的來源。

  送報生催動油門,以極緩慢的速度前進,路燈旁,一團黑色的影子狂亂飛舞著。

  他臉色瞬間煞白,知道自己碰見髒東西了。

  遠看像顆足球,體積遠超過飛蛾,地上映著妖異晃動的陰影,看起來像個披著人皮的惡魔。

  當黑影朝他疾飛過來的時候,他終於看清楚了,的確是一張人皮,一顆披著人皮的飛頭……。

  第二聲慘叫,驚醒了附近熟睡的住戶,卻沒有人外出查看。

  血肉模糊的飛頭畏懼雲霧間即將綻現的陽光,像無頭蒼蠅般橫衝直撞。

  天色漸亮,某些路段的路燈已經熄滅,飛頭一邊閃躲著光,一邊咧開猩紅的大嘴,搜尋著下一個獵物。

  它還需要更多的血肉。

  對向一名戴著墨鏡的男子緩步而行。

  男子身穿黑色絲質襯衫,踏著優雅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前走。

  他似乎沒有發覺飛頭飄浮於視線上方的死角,只是那腥臭的味道早就引起他的注意。

  男子冷笑一聲:「公家機關辦事真不牢靠,竟然還有沒清除完畢的垃圾?」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妝鬼師OMEGA】 03 屍忍大軍

作者:D51 /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3年11月14日 / 售價:220元 / ISBN:978986290624

◇11/07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網書簽名版送風暴女王 許沛嵐 角色卡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11/14各大書店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風暴女王 許沛嵐 角色卡圖片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幾分鐘後,辦公室內,沈千藍擰起裘伊的耳朵。

  「你還真會給我找麻煩,現在該怎麼辦才好,放到冰櫃裡嗎?」

  茉莉被他們放在沙發上,就連沈千藍也從沒見過這種肌肉柔軟富有彈性,冰冷卻不僵硬的屍體。

  「等等,我想替她化妝。」裘伊凝視著茉莉,夢囈似的說著。

  沈千藍失聲道:「你替她化妝幹嘛?她又沒有家屬會替她辦喪事,況且這女孩的樣子根本不需要化妝吧!」

  裘伊不顧沈千藍的勸阻,執意拿起粉撲及口紅,對身為一個彩妝師的裘伊來說,五官精緻的茉莉簡直就是最棒的化妝素材。

  沈千藍斥罵道:「我不管你了,要是出了什麼事,後果自行負責,不幹我的事!」她氣沖沖的躲回布簾後方的棺材睡覺。

  裘伊輕輕撫摸茉莉雪白的臉龐。

  「原來妳叫茉莉啊,是不是因為身上帶有茉莉花香味的關係呢?妳是從那個水缸裡逃出來的對吧?我一見到妳的時候就明白了,當初把妳藏在那個恐怖地下室的人是誰啊?竟然為妳取了睡美人的外號,還蠻貼切的呢。」

  「現在我要替妳化妝囉,雖然我不知道妳離開這個世界多久,但是還是希望妳能從此安息,不再受人打擾了。這裡是個安全的地方,千藍雖然嘴巴壞了點,其實是個非常好的人,妳可以安心的待在這裡。」

  裘伊一邊和茉莉說話,一邊替她上底妝,裘伊認為茉莉五官雖然完美,臉龐卻缺乏血色,沒有血色的肌膚無法營造出晶瑩通透的視覺觀感。

  從海琳身邊離開之後,裘伊已有許久不曾湧起如此想要替一個女孩化妝的熱切情感,海琳的外貌雖然不完美,卻是最適合化妝的五官,而眼前的茉莉,一個完美無瑕的女孩,卻是具冰冷的死屍。

  所謂化妝,便是讓一個不完美的人能夠臻至完美境界的魔法,海琳經由化妝變得完美,彌補了她唯一的缺憾。

  茉莉也是如此,倘若她能睜開眼睛,能說能笑,就是個完美的女孩。

  這時,裘伊已經替茉莉擦完淡淡的腮紅,女孩的氣色登時一變,白裡透紅的臉頰看起來生氣蓬勃。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屍閉著眼的神情天真無瑕,雖然赤身裸體,兩人心中卻是絲毫沒有綺念遐想。在他們眼前的女孩好比一尊完美的藝術雕像,而沒有人會對雕像產生遐念。

  裘伊腳上已經癒合的傷口隱隱作痛,他直覺這具少女的屍體或許就是原本存放在地下福馬林池那神祕小房間裡的大水缸內,因為自己被沾有水缸內液體的玻璃碎片劃傷了,所以才能聽見她的聲音。

  「好吧,那麼這一具漂亮的女屍美眉跟後面的那一灘爛肉你打算怎麼辦?」

  「屍體當然是交到殯儀館去冰存,但我想千藍一定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因為這是一件沒有報酬的工作。」

  「就當做功德也不行?」

  裘伊搖頭:「千藍是個金錢至上主義者,心中沒有神也沒有佛,又哪來的功德?」

  「她一定是個不管在多麼嚴苛環境裡都活得下去的女人。」趙品賜嘆道。

  「同意。」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血一般豔紅的夕陽下,少年用力踩著腳踏車在河岸急馳,撲面而來的是悶熱無比的風,裘伊滿身大汗,氣喘吁吁,仍沒有停下來的念頭。

  「不快點找到河畔幽靈消解她的怨氣就糟了……媽媽會……。」

  裘伊咬著牙,老舊的腳踏車嘎吱作響,車身劇烈晃動,彷彿就快要解體。

  河畔單車道就快騎到盡頭,夕陽也逐漸消失,河面橙紅色的倒影以驚人的速度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層華麗黑紗般的陰影覆蓋於漾動的水波上。

  裘伊騎得又急又猛,一時分神沒注意到前方地面上有塊大石頭。

  腳踏車前輪輾過拳頭大的硬石,瞬間扭曲凹陷,裘伊整個人被拋上天空,重重摔落在草地上。

  他慘叫一聲:「好痛……可惡,腳踏車壞了!」

  裘伊氣急敗壞的起身,提著化妝箱一拐一拐的向前走,那天晚上被玻璃碎片劃傷的右腳腳底似乎隱隱作痛了起來。

  「裘伊!裘伊!」他好像聽見趙品賜的叫聲。

  趙品賜騎著機車,慢條斯理的來到裘伊身旁,笑道:「你怎麼掰咖了,後面那台破腳踏車不會是你的吧?」

  裘伊苦笑道:「就是我的啊。你來河畔這裡幹嘛?」

  「還敢說,我找你一下午了,先是跑去辦公室結果被千藍轟出來,她心情很差喔,你是不是惹她生氣?後來跑到你家,你媽又說你剛出門。」

  趙品賜神祕兮兮的說道:「裘伊,你該不會想單槍匹馬去找河畔的幽靈吧?聽說陳慧玲陷入昏迷,怎麼叫都叫不醒,現在還躺在醫院。」

  裘伊頹喪坐倒:「今天下午替兩具屍體化妝,兩名死者據說都是看過河畔幽靈之後,就突然爆發怪病,不到兩天就走了。再不快點找到那傢伙,連我媽都會跟陳慧玲一樣……。」

  趙品賜大吃一驚:「什麼!你媽也看見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七章 河畔的幽靈

  六月三十號。

  豔陽高照的這一天,是成明高中的休業式典禮。

  裘伊腳底的傷口好得很快,已經能夠正常走動,他起了個大早,抱著愉快的心情到校打掃。

  暑假,是學生們最期盼的長假,長達兩個月的假期中,有人選擇打工賺錢、有人出國遊學、有人自助旅行增廣見聞。

  每一個學生臉上都掛著興奮期盼的神情,恨不得禿頭校長的致詞快快講完,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兩個月正等待著他們。

  校長的致詞無非是同學們不能荒廢學業,別讓家長擔心,千萬不要嘗試危險的遊戲,打工要注意自身安危等等。

  熾烈的陽光下,趙品賜扮個鬼臉:「他叫我們注意自身安全,可是講了半小還沒講完,我看馬上就有人要中暑。」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同時轉頭,隔著一道門,愕然看向外頭。

  就像是朝水池拋擲石頭所發出來的聲音,問題是,深夜十一點多,殯儀館不為人知的詭異地下室裡,有誰會朝福馬林池丟石頭?

  裘伊渾身發毛,外頭隱約還聽得見野狗的悲鳴,他猛然醒悟,這裡是死人的國度,而他們褻瀆了「它們」的聖地。

  沈千藍按著他的肩膀說道:「你退後,說不定是殯儀館的管理員。」

  她上前兩步,手握著喇叭鎖,輕輕拉開一縫朝外窺視。

  一個像是披著外套的男人靜靜佇立於水池旁,不停從口袋中拿出石頭往池子裡拋,一聲又一聲,撲通、撲通、撲通。

  沈千藍心想:「大熱天的,為什麼還穿著外套,且看那模樣不像是殯儀館的管理員,也不是警衛,難道是流浪漢?」

  沈千藍的想法確有其合理性,都市裡的流浪漢居無定所,公園、車站、甚至廢棄大樓都是他們的家,那些人無懼炎熱,不管什麼天氣都穿著厚棉襖,將全身家當揹在身上。

  「千藍,看到什麼了嗎?」裘伊好奇的擠到她旁邊,臉頰一不小心碰觸到沈千藍的胸口。

  「咿──我不是故意的,不要打我。」

  「噓!」沈千藍急忙遮住裘伊的嘴,但為時已晚。

  喀,手電筒筒掉在地上,昏黃的燈光正好照在那人身上。

  外頭那人緩緩轉過頭來,兩人看得分明,他另一側的臉頰腐爛大半,暗紅色的肌肉組織中隱約可見森然白骨,一顆骨碌碌的眼球嵌在沒有眼皮的眼眶裡,上下左右轉啊轉的,視線忽地停留在兩人身上!

  那人張開嘴,兩側臉皮掀開一道深紅色的裂口,在昏黃的燈光下露出駭人慘笑。

  裘伊看得真實,一時瞠目結舌,原來外頭那人朝池子裡拋的根本不是石頭,他手裡握著黑腐的內臟,往福馬林池一丟,又是撲通一聲。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六章 葬魂之池

  晚間七點,葬儀街。

  裘伊一如往常提著排骨便當到公司上班,對他來說,這份工作唯一方便的地方就是工作時間大多在晚上。

  雖然還不大習慣碰觸屍體,但上班一個多月來裘伊克盡己職,成功替沈氏禮儀公司開闢了一個全新的服務項目。

  前一個案子,死者是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因酗酒引發猛爆型性肝炎,住院不過一個晚上就撒手人寰。酒精中毒加上嚴重肝病讓死者臉色奇慘無比,一張臉呈現噁心蠟黃色,遠遠看過去就像個橡皮人似的。

  裘伊發揮所長,以獨特的化妝技術解決家屬的煩惱,甚至因為他俊俏的外貌,讓死者的妻子和女兒用盡各種藉口,在案子結束之後還到公司拜訪,只為了見他一面。

  最開心的人莫過於躲在幕後數鈔票的沈千藍,她打的如意算盤便是把裘伊塑造成殯葬界的明星化妝師,一來不但可以很輕鬆就招攬到生意,二來死者家屬一開心就不會亂殺價。

  沈千藍覺得自己是天才,處理帶有濃厚怨氣的死屍是一件異常危險的工作,比起前者,裘伊負責的化妝工作則簡單輕鬆許多。

  只要有這一棵搖錢樹在手裡,沈氏禮儀公司的營運就不成問題,沈千藍只要想到這點,就連作夢也會笑。

  「嗚呵呵……噗嘻嘻……」躺在棺材裡的沈千藍雖在熟睡中,卻發出可愛的笑聲。

  裘伊心想:「要是不知情的客人聽見棺材裡傳出笑聲,不嚇得奪門而出才怪。」

  他已經習慣沈千藍的生活作息,知道這女孩不睡飽是絕不會自動起床,而她沒睡飽的時候脾氣暴躁程度可比非洲大草原上飢餓的獅子,還是少惹為妙。

  既然叫醒她有性命之虞,裘伊只好乖乖的坐在外頭一邊吃排骨便當,一邊看著晚間新聞。

  以前的這個時候,他正在各種表演會場的後台忙得不可開交,離開五光十色的演藝圈雖非他所願,卻是不得不接受的命運。

  他擁有妝鬼師的能力,能以那雙化妝的手,深入死屍的靈魂世界,進而淨化,撫慰那些枯寂的靈魂。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喂……」站在身後的女人出聲了。

  「臭小子,你們倒是很恩愛嘛,靜怡還下落不明,你們好意思躲在這裡摟摟抱抱?裘伊,我他媽真是看錯你了!」

  外頭爆閃的閃電和雷聲巨響此刻彷彿在裘伊的腦海裡重現,站在他們後面的女人不是詭異的白袍女,而是下樓查看情況的沈千藍。

  「等等!千藍,妳聽我解釋,這是有原因的!剛才有個穿白袍的恐怖女人走進來,她是來抓青華的。」

  「穿白袍的女人?小鬼,你睡傻了是吧?整個大廳除了你們兩個狗男女以外還有誰在?」沈千藍厲聲質問。

  裘伊連忙掙脫衛青華的懷抱,站起來一看,那個白袍女人確實不見蹤影。

  「不可能啊,剛才她明明走到我們後面……為什麼會變成千藍了呢?」

  衛青華突然說道:「千藍,你別怪裘伊,是我主動抱他的,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妳這麼在意他。」

  「不……不是這樣!」裘伊哀號一聲:「剛才真的有人,青華,妳不是很怕她嗎?」

  衛青華嘻嘻一笑,清純的大眼睛裡閃過一絲狡獪神色:「哪有這種事?裘伊,說謊也要編得像一點,不然我們豈不是讓千藍誤會了嗎?」

  「夠了,我不想看你們演的爛肥皂劇。靜怡還生死未卜,拜託你們行行好,別再讓我心煩了。」沈千藍哀傷說道,她緊咬著下唇,氣沖沖的離開。

  裘伊啞口無言,他從未見過沈千藍露出如此悲傷的神色,不由得心痛如絞。

  他不明白為什麼衛青華不肯說出真相,難道這一切都是他的幻覺?

  衛青華起身高舉雙手伸了個懶腰:「我去洗澡了,裘伊,不用擔心靜怡,我跟你說過她會沒事的。」

  「我不懂妳的意思。」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