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漸漸認識那個女孩子。

張語旂,十六歲,我校二年級的學姐,熱音社社長。

父親是貿易公司的老闆,母親則是教員,從小在良好的教養中成長,在長輩面前彬彬有禮,在同輩面前熱情奔放。

她在學校裡人氣很旺,起因於一年前,我還沒來到這所學校時,校慶的社團發表會上,她代表當時人數不足成立一個樂團的熱音社,跳上舞台,在全校師生面前獨奏了一段電音速彈。

那一場發表會成為傳說,至今一年過去,仍為人所津津樂道。

據說阿凱學長手上有當時的錄影畫面,我實在非常好奇,語旂當時在舞台上的姿態究竟多麼令人瘋狂。

俊名說,她天生就有吸引群眾的特質,所以在接任社長後,短短半年時間,社團人數已經是過去的三倍。

正如我所猜想的,語旂是個特別的人,天生麗質,熱情開朗,沒有人會不喜歡這種女孩。

但是,沒有人敢追她。

尚儀與她是全然不同的類型。

尚儀是男孩們天生競逐的花蝴蝶,她出身富有的家庭,像個小公主般被呵護長大。

但,她擁有一顆非常纖細,懂得體貼別人的心。

她會因為不小心說錯了一句話,擔心我心情不好而在酷寒的夜裡跑來找我。

國中三年一直都玩在一起,我和她擁有太多共同的回憶。

運動會時,尚儀在接力賽中跌倒,膝蓋蹭破了一層皮。

畢旅的時候,我們肩並著肩,坐在營火前,聽老師講鬼故事。

國三最後一次模擬考,我的分數失常,被老爸痛罵一頓而消沉不已的時候,是她鼓勵我振作起來。

不管在考試或生活上,她總是游刃有餘。

記憶中,我不曾見過尚儀流淚。

就算是在接力賽摔倒的時候,她也只是掛著苦笑。

收回前言,尚儀和語旂都是在某種層面上顯得游刃有餘的那種人。

一個不管是什麼都拚命去做,勇於追求。

另一個則是踏著緩慢的步調,不疾不徐的走在人群中央,既不會超前,也不會落後。

晴空午後,暖照大地的陽光曬了一整個上午,讓氣溫回升到二十多度。

我在鬧區步行了一陣子,不覺渾身躁熱,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站在玩具店的門口。

這一隻國外進口的正版泰迪熊花了我八千元,砸下了我所有的壓歲錢。

我從來不知道為什麼這毛茸茸的布偶能讓一眾女孩為之瘋狂。

如果是電玩主機,還稍能理解。

我為這隻熊布偶繫上粉紅色的緞帶,希望它能為我取悅尚儀的心。

最近和她沒什麼時間共處,雖然偶爾在班上會相視而笑,但在一起的時間實在是太少了。

我覺得不滿足,我想要更多與尚儀共處的時間。

三月三號,是尚儀的生日。

雙魚座的女孩,敏感、細心、善於為人著想。

不只有我想替尚儀慶祝生日,一整天下來,除了班上姐妹淘的禮物外,下課時間也總有不明人士送來卡片和花束。

那些粉紅色包裝的卡片令我心驚肉跳,我陪著尚儀過了三年的生日,從沒見過這麼大的陣仗。

而她則維持一貫優雅自然的態度,對每個送來禮物的人都衷心感謝。

學校不是個送禮的好地方,我必須找到一個能與尚儀私下共處的機會。

於是我按捺著不安和衝動,耐心等待夕陽落下。

尚儀晚上會去補習班上課,而我只要等到她下課,就能獲得陪她走路回家的機會。

只有在那種兩人共處的寧靜時光裡,送出我精心準備的禮物,才能獲得最大的效果。

我不打沒有把握的仗。

晚間九點,今夜的天空是蒼茫的灰。

說來有些諷刺,我們所置身的城市,每到夜裡就會亮起燦爛的霓虹,從高處俯瞰,是美不勝收的景致。

但是抬頭望向天空,看見的只有飄浮於空氣中的灰塵反射地表的光線,所有的顏色混在一起,猶如一張不斷重複使用的畫布,灰茫的令人心碎。

當然,也看不見星星。

到處都是使用最新式照明科技的電子廣告看板,不斷變化的影像投射在穿越馬路的行人臉上,那些或許匆忙,或許悠哉的人們卻對礙眼的有色光視若無睹。

小轎車、計程車、公車和遊覽車,各種車輛擠在十字路口,誰也不讓誰,刺耳的喇叭聲此起彼落。

這是我們的日常光景,每天都會發生的事。

人群中,我抱著細心包裝好的泰迪熊,站在台北車站前補習街的一個陰暗角落,等待著尚儀下課。

為了今晚,我甚至向社團請假。

語旂說──不成功,便成仁。

但我害怕的是,當不了戀人,連朋友都當不成。

時間一分一秒度過,我每隔一分鐘就看一次手錶。

這種感覺簡直好比期中考提早寫完考卷,卻還沒打鐘般難熬。

好不容易挨到九點鐘,街上的人群突然換了一群,全都是穿著制服的學生們。

補習班下課了。

而且,我開始緊張了。

尚儀的補習班就在這棟大樓的三樓,我則是在大樓旁的防火巷等待,畢竟抱著這麼一個大布偶,站在街上實在太過顯眼。

對我來說,風險值太高了。

我不曉得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尚儀和我認識了四年,占去目前人生的四分之一,我熟悉這女孩生活中每一個細節,不應如此緊張才對。

我悄悄探出頭,看見尚儀從大樓走出,深深吸了一口氣,準備出去跟她打招呼。

但是,突然迸出的一道聲音令我停下腳步。

「尚儀,等我啦!」

喊住尚儀的是她姐妹淘中的一人,郭筱紋。

我對這個女生極度陌生,開學至今甚至不曾跟她說過一句話。

尚儀停下腳步,而我連忙把頭縮了回來。

「尚儀,妳今天收到很多禮物耶,人氣好旺,超羨慕妳的。」

「哪有。我自己也很驚訝,真是謝謝大家。」

「不過,林浩威怎麼沒送你禮物啊?而且今天一整天,連生日快樂也沒跟妳說一聲。」

「阿威在玩社團很忙吧,況且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郭筱紋突然輕笑一聲:「妳少來,會不會覺得有點失落啊?他那麼喜歡妳,每天上課都偷看妳耶。」

我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為什麼她們會知道這件事?

「那個呆頭鵝還以為別人都看不出來,那種眼神明明就是喜歡一個人的眼神。尚儀,這裡只有我們兩個人,妳不要跟我說妳都不知道喔。」

「其實,跟阿威認識那麼久了,我多少感覺得到。」那是尚儀的聲音。

「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對我的感情。阿威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對他好像還沒有那種感覺。我又怕傷了他,只好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女孩的心思遠比我想像的要敏銳多了。

她們天生具有獨特的第六感──戀愛的指南針。

尚儀早就知道我暗戀她。

我這輩子,心跳從沒這麼快過。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只有我自己還以為這是我一個人的祕密。

「尚儀,身為妳的好姐妹,若要我說真話,我覺得現在在追妳的那個男生比較好。」

「可不可以不要說這個話題?」

「我是說真的啦,要是妳不好好跟林浩威說清楚,他搞不好會一直暗戀妳下去,這樣對他也不好吧?」

「嗯……」

「我是把妳當自己人才這樣說,不然別人的戀愛我才懶得插手。」

「好啦,我會好好想想,謝謝妳跟我說這些。」

「別客氣,我也不想看到妳困擾、傷心的樣子啊。」

尚儀和郭筱紋都笑了。

躲在防火巷裡的我卻笑不出來。

原來,偷偷喜歡一個人,會是讓她困擾的事情。

這麼多年來,都是我自作多情,以為尚儀和我心有靈犀,到最後,她只把我當成普通的朋友。

我靠著牆,把自己隱沒於燈光照不到的角落,遁入陰影之中。

尚儀和郭筱紋的身影從巷口閃過,她們沒有發現我就在旁邊。

我抓著胸口,心很酸,很痛。

從小到大,不曾感受過如此痛苦,快要讓我窒息。

如果這叫做失戀,我的戀愛明明就還沒開始,怎麼能稱之為失戀?

但我知道,這是真實的滋味。

以前我沉醉在自己的幻想與期待中,像個縮頭烏龜,不敢面對可能發生的風險。

天真的以為,尚儀會懂我的心意。

她的確是懂了,卻感到困惑,她不想接受我的感情,卻也不願失去我這個朋友。

一時之間,羞愧、難過、感傷、失落、怨懟,諸多情感攪在一起,擠壓著我的情緒。

我無力的坐了下來,抱著頭,痛苦的呻吟著。

天空開始飄下毛毛細雨,冷徹心扉,正是我心情的寫照。

三月三日,是我暗戀的女孩,柳尚儀的生日。

雖然我的戀愛還沒開始,但是這天──

我失戀了。

natsu3 

 

失戀,才會使人開始成長。

 

9.27《【戀愛季】初夏之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mi
  • 說得太好了(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