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河畔的幽靈

  六月三十號。

  豔陽高照的這一天,是成明高中的休業式典禮。

  裘伊腳底的傷口好得很快,已經能夠正常走動,他起了個大早,抱著愉快的心情到校打掃。

  暑假,是學生們最期盼的長假,長達兩個月的假期中,有人選擇打工賺錢、有人出國遊學、有人自助旅行增廣見聞。

  每一個學生臉上都掛著興奮期盼的神情,恨不得禿頭校長的致詞快快講完,充滿無限可能性的兩個月正等待著他們。

  校長的致詞無非是同學們不能荒廢學業,別讓家長擔心,千萬不要嘗試危險的遊戲,打工要注意自身安危等等。

  熾烈的陽光下,趙品賜扮個鬼臉:「他叫我們注意自身安全,可是講了半小還沒講完,我看馬上就有人要中暑。」

  話才說完,裘伊班上的一名女同學精神委靡,不支倒地。

  「你看,鐵口直斷啊。」

  「趙品賜!你嘴巴很臭耶,快幫忙把慧玲抬到陰涼處啦,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小心我們揍你喔!」

  趙品賜成了女同學們千夫所指的對象,一下子被罵得狗血淋頭,只好摸摸鼻子跟裘伊等人一起抬著臉色發白的陳慧玲到一旁樹蔭下休息。

  裘伊從書包裡拿出毛巾,以清水浸濕後擦拭女孩的臉龐,趙品賜則是拿著書本猛力搧風替她降溫。

  陳慧玲眉頭緊皺,不斷呻吟著,神情痛苦無比。

  裘伊說道:「救護車等一下就到了,妳先休息一下,我去拿水給妳喝。」

  才正要起身,陳慧玲突然伸手拽住他,聲音氣若游絲:「河畔的幽靈……昨天我碰到她了,怎麼辦……。」

  裘伊奇道:「河畔的幽靈?」

  趙品賜大吃一驚:「什麼,你不知道嗎?最近傳得很兇的都市傳說啊,聽說有人在河濱公園的單車道那兒見到,本以為是個漂亮的女人,靠近一看卻發現她披麻帶孝,雙眼無神,而且一轉眼就不見了。

  話說我還為了見她一面特地半夜騎摩托車到河畔來回繞了好幾圈,結果什麼都沒看到。」

  「披麻帶孝……那不是辦喪事的時候才會穿的服裝嗎?」

  陳慧玲呼吸緊迫,像是氣喘發作似的,斷斷續續的說著:「人家都說看見河畔幽靈的話,過幾天就會死掉……我、我會不會死?」

  「那隻是謠言罷了,這世界上沒有鬼的啦。慧玲妳別害怕,妳只是輕微中暑罷了。」裘伊溫言安撫道。

  「可是、可是——真的有人死了啊!」陳慧玲情緒太過激動,雙眼一翻暈死過去。

  裘伊心想:「難道是帶有怨氣的冤魂?或許是在河邊溺斃的女性也不一定,這可不行,看她這模樣應該是真的碰見了。」

  於河畔出沒的冤魂或許不一定帶有害人之心,但活人沾上冤魂身上的怨氣,輕者身體不適,重者極有可能與冤魂的意念同步,進而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也就是俗稱的抓交替,就像在舊校舍上吊自殺的李佳如一樣。

  想起李佳如,裘伊心中一痛,他暗自做了一個決定,絕不讓同樣的事件再度發生。

  不久後,急忙趕到的救護車帶走意識不清的陳慧玲,裘伊憂心忡忡地目送她離開。

  休業式在一片混亂中匆忙結束,學生們飛也似的逃離校園,跳入暑假的懷抱。下午裘伊依然到公司上班,沈千藍丟了兩件案子給他,一對離奇暴斃,死因不明,昨天深夜送進停屍間的情侶檔。

  傷心難過的家屬見到裘伊將死亡兩日、眼角和嘴唇都開始發紫的親人容貌恢復成原來的樣子,甚至氣色更佳,都深感不可思議。他的魔法妝容就像一股暖流,不但撫慰亡者的靈魂,也溫暖家屬受傷的心。

  一位老媽媽緊握著裘伊的手:「年輕人,謝謝你讓我女兒能漂漂亮亮的離開……這孩子她最愛美了,只是……竟然讓白髮人送黑髮人,真是不孝啊……嗚嗚。」

  「您別這麼說,這是我們該做的事。」裘伊輕聲說道。

  「前天晚上,她說要跟男朋友去逛夜市,在河堤公園看夜景,誰知道回來之後就上吐下洩,臉色發青,說是見鬼了。結果……結果就一覺不醒……哇啊啊。」白髮蒼蒼的老媽媽說到痛處,登時情緒崩潰。

  裘伊看著白鐵台上的另一具男屍,老媽媽點頭道:「是她的男朋友,家人都在國外,還沒來得及趕回來。」

  裘伊大受震撼,心想這件事該不會又和河畔的幽靈有關?如今躺在鐵架上、冷冰冰的兩人又有何辜?他們只是碰巧遇見了那個女鬼,為什麼就失去寶貴的生命?

  從事這一行之後,裘伊已經見過太多家屬傷心哭泣的模樣,更使他確信,死亡絕不只是一個人的事情。

  就像他的父親,丟下母親和當時年紀尚小的他擅自死去,留下來的只有龐大的債務和無限的哀傷。

  接下來替男屍化妝的過程中,裘伊在男屍的側腹部發現一道紅色的傷口,他轉頭問道:「這道傷口是?」

  停屍間的管理員湊過來一看:「奇怪……我記得醫院把遺體送過來的時候全身上下都完好如初,沒有這道口子啊?」

  「看起來像是被利器割傷的傷口,醫院鑑定的死因是什麼?」

  管理員抽出一張影印的死亡證明,上頭寫著「急性心肺衰竭併發敗血症,急救無效,於兩點四十三分宣告死亡。女生的則是子宮內膜細菌感染,同樣是併發敗血症急救無效」。

  「都是敗血症?」裘伊只覺得不可思議,倘若兩人都看見河畔的幽靈,難道鬼魂的怨氣強烈到能使一個健康的人突生怪病而暴斃嗎?

  「小弟,你可能要先停手,既然出現這道傷痕,就表示事有蹊蹺,要請法醫來驗屍了。」管理員制止裘伊繼續工作,裘伊也欣然同意,結束臉部的妝後收拾化妝箱。

  走出停屍間,裘伊感到相當失落,心中充斥著些許無力感。

  沈千藍一拍他的肩膀:「會漸漸習慣的,不要想太多,別讓家屬的情緒影響你的心情。」

  裘伊點頭:「我知道,我會努力試試看。」

  「千藍,男屍身上那道傷口,妳不覺得很怪嗎?」

  「從來沒碰過這種情形,不過屍體不是我們收的,跟我們沒關係,最好別管太多,免得惹禍上身。」

  「嗯。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對吧?」裘伊低著頭道。

  沈千藍長嘆一聲,抓著裘伊的肩膀,水亮的雙眸深深望著他:「聽好了,我們是開葬儀社,是做死人生意的商人,收錢辦事天經地義,沒有錢賺的麻煩事千萬不要隨便攬上身,輕舉妄動的話只會惹來一身腥。」

  「我知道,妳是老闆,妳說了算。」裘伊頭也不回的離開停屍間,單薄的背影看起來更為瘦小。

  「這傢伙,又在鬧什麼彆扭?」沈千藍不解,疑惑地望著他。

  回到家裡已經是傍晚時分,通常這時候裘雅都會待在廚房做晚餐,只要一進家門就能嗅到食物的香氣。

  裘伊每次感到心煩意亂的時候,都會想要和母親聊聊。她是最懂裘伊的人,不論裘伊再怎麼成熟懂事,並竟還是個十七歲的少年,他吃了太多苦,壓力過大的時候,需要一個宣洩的出口。

  但今天裘雅不在家。

  裘伊心神不寧,他知道母親下午會到市場買菜,回來的時候必定經過河畔步道,而目擊河畔幽靈的情報散落在基隆河的中下游,如此遼闊的範圍,根本無法確定幽靈的出沒地點。

  思量間,裘雅開門進入,裘伊稍感心安,開口問道:「媽,今天比較晚喔?妳去買菜嗎?」

  裘雅拉開紗門,把兩個塑膠袋放在地上,一邊脫鞋,心有餘悸的說道:「是啊,本來想沿著河畔欣賞夕陽漫步回家,誰知道遇到一個怪人,像色情狂一樣緊跟在我後面。我才想回頭罵他,結果那人咻的一下就躲進草叢裡。」

  裘伊心頭一震:「他有沒有對妳怎麼樣?媽,妳身體會不舒服嗎?會不會感到頭暈目眩?」

  裘雅笑道:「你是怎麼了?沒事啊,媽媽好得很,又沒感冒,怎麼會頭暈?」

  「妳看見的是不是一個女孩子?」

  「不曉得耶,當時逆著光,他動作又快,我看不太清楚。啊,我想起來了,那個人好像披著孝麻。光天化日之下竟然穿著孝麻到處跑,是不是神經病啊?真是怪不舒服的,好觸霉頭喔。」裘雅說道。

  「裘伊,晚上別到河堤去亂晃了喔,那種人一定是嗑藥嗑過頭了,很危險的。」裘雅撫著兒子的臉頰說道。

  聽完母親的敘述,裘伊心慌意亂,渾身像電動馬達一樣抖個不停。

  「怎麼辦……媽媽真的看見河畔的幽靈了,我該怎麼辦才好,一定要做點什麼,否則媽媽會跟那一對情侶一樣……」裘伊不敢繼續想下去。

  從小到大,他和母親相依為命,根本無法想像沒有裘雅的日子該怎麼過。

  「裘伊,你怎麼了?哪裡痛嗎,為什麼抖得這麼厲害?」

  裘伊霍地站起,嚇了裘雅一跳。

  「媽,我出去一趟,妳晚上千萬別出門!」裘伊衝進房間,提了化妝箱後又往外跑。

  他反應怪異,裘雅擔心不已:「裘伊你要做什麼?」

  「媽媽,拜託相信我,我一定會救妳的。」

  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裘雅反倒微笑道:「真的嗎?那媽媽在家裡等你,一定要回來吃晚飯。」

  她相信裘伊所說的一切。

  因為這孩子是如此善良誠實,從來不會欺騙她。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