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琳專用的彩妝師不是只有裘伊一個人,但裘伊卻是她最信賴的人。

裘伊陪伴著海琳一路從默默無名的小牌歌手到家喻戶曉的時尚女王,彼此之間的深刻革命情感不是一語能夠道盡,如今將要分別,裘伊心裡萬分不捨。

「沈小姐,請問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啊?當然是殯儀館啊,不然還能去哪裡?」

「殯殯殯儀館?」裘伊大吃一驚。

「對啊,那女孩子不是託夢給你說想要再化一次妝,那就再化一次啊,這麼簡單的道理也不明白?」

裘伊大翻白眼,差點沒仰天摔倒,原來沈千藍所謂的解決方法竟是這麼直接的方法。

「可是李佳如不是已經入殮了嗎,我們又要怎麼幫她化妝?」這時裘伊心裡想的是,依沈千藍的行事作風,極有可能帶他半夜到公墓去挖墳掘屍,類似這種恐怖至極的行徑套用在她身上一點也不奇怪。

「喪禮是辦完了,可法醫還沒驗過啊,屍體還冰在冷凍櫃裡。那家人可能是因為信仰的關係,所以先替女兒舉辦告別式,正常來說,應該要等法醫解剖完畢,確定死因後才入殮。」沈千藍說道。

話雖如此,裘伊卻一點也沒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到殯儀館去取出冰凍的屍體,恐怖程度其實無異於挖墳掘屍。

裘伊不安問道:「我們不是家屬,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我打電話跟家屬講一聲就好了,女兒遺願未了還託夢給同學,相信他們會同意的啦。」沈千藍毫不猶豫的說。

她一直線的思考模式讓裘伊咋舌,沈千藍的眼中沒有半點猶豫,每件事情都是果斷立決。

行人穿越號誌亮起,兩人通過馬路,來到殯儀館外頭。

裘伊深吸一口氣,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來到殯儀館,第一次是參加父親的喪禮。

他還記得那個淒風苦雨的早晨,除了幾位承辦案件的警官,還有當年替父親收屍的那位大哥以外,沒有其他親朋好友前來參加父親的告別式。

那年裘伊十歲,母親悲傷的面容深刻烙印在他幼小的心靈裡,此生永難忘懷。

裘伊尾隨沈千藍進入停屍間,一個專屬於死者的巨大殮房,灰白單調的燈光,左右兩側牆上的冰櫃不斷溢出刺骨寒風。裘伊不由得搓著手,如果說外頭的氣溫超過三十度的話,這裡或許只有十度上下。

沈千藍把手機夾在頸邊,一邊說話一邊對殮房的管理員比手畫腳,似乎正在溝通他們的來意。

裘伊的腳步在冷凍櫃前游移不定,每一個正方形的格子裡,都躺著一具冰冷的屍體。裘伊心想,他們曾經跟自己一樣,能吃能睡,有家人朋友,生命終結之後卻得困在這種陰冷的小格子裡,倘若人死後還有意識,不曉得會不會感到寂寞?

「裘伊!」沈千藍回頭叫道。

沉思中的裘伊嚇了一跳,錯愕的望著她。

沈千藍沒好氣的罵道:「你一天之中到底要嚇到幾次啊?化妝道具呢,快點拿出來,家屬已經同意了,女孩的媽媽等一下會過來。」

裘伊這才想起,他只帶了隨身的化妝包,正式的吃飯傢伙還放在家裡。

器材雖然不足,裘伊還是點頭說道:「沒問題,有口紅、粉餅跟眉筆就夠了。」

管理員狐疑道:「這小鬼是大體美容師?據我所知,替大體化妝用的可不是一般的道具。而且你們要等屍體解凍還要一段時間,沒這麼快啦。」

沈千藍嘿嘿笑道:「家屬都點頭同意了,你只需要負責幫我們開冰櫃,其他事情不用管啦。」

半小時後,李佳如的母親趕到殯儀館,一見裘伊便激動問道:「佳如真的託夢給你嗎?」

裘伊點頭道:「我想也許她還忘不了鍾義文,才會求我再替她化一次妝。」

此時,沈千藍與管理員合力將冰櫃拖出來,發出刺耳的聲響。

李佳如的母親一見女兒冰冷的遺容,忍不住又紅了眼眶。

少女的臉上結了一層薄霜,全身上下僅著一件白衣,手臂和頸部出現淡紫色的屍斑,縱然冰存在溫度極低的冰櫃裡,還是沒辦法阻止身體內的細菌和酵素的化合作用。

「好吧,裘伊,既然如此,為了完成佳如的遺願,就請你讓她漂漂亮亮的走吧。」

一股奇妙的感覺油然而生,裘伊第一次替屍體化妝,對象還是自己的同學。原本悚然恐懼的心情在看見她母親悲傷的面容後頓時煙消雲散。

李佳如的母親,裘伊的母親,兩人堅強卻脆弱的神情在裘伊腦海中重疊。

他想為母親們做些什麼,才能把恐懼拋在腦後。

沈千藍替裘伊找來乾淨的毛巾,三人圍在李佳如的遺體旁安靜觀看。

俊美的少年終於揮去心中的陰影,當眉筆拿在手上的時候,裘伊顯得神采飛揚。

沈千藍嘖嘖稱奇,想不到裘伊也有如此充滿自信的一面。

裘伊拿毛巾輕輕擦拭李佳如的臉龐,指尖接觸到她的肌膚,只感覺到一陣極度冰冷,那個柔軟的女孩,如今僵硬得像塊石頭。

裘伊細長的手指在她臉上游移,以天生的感性分辨活人與死人之間肌膚的差異性,然後揚起粉撲,開始妝點已然逝去的女孩。

李佳如死白的面容在那一刻產生了奇妙的變化,裘伊靈活運用幾種顏色相近的蜜粉,替她毫無血色的肌膚創造了栩栩如生的陰影和觸感。

簡單的面部打底結束後,下一步是讓已經變成深紫色的嘴唇回復成十七歲女孩應有的粉嫩,裘伊拿出唇蜜和口紅,做出旁人意料之外的舉動。

他將口紅塗抹在掌心上,沈千藍看得一頭霧水,開口問道:「你為什麼要把口紅擦在你的手上,這樣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裘伊嗯了一聲,專注的看著掌心口紅顏色的變化:「我在調色,佳如的唇是紫色,一般的顏色沒辦法蓋過深紫色,必須花點心思才行。」

一分鐘後,掌心的調色已經完成,裘伊溫柔的注視著李佳如,唇筆輕蘸一抹朱紅,快速塗抹上去。

李佳如的母親掩著嘴,不敢相信她所見到的一切,她原本以為裘伊只是個有點中性,性格柔弱,對化妝具有濃厚興趣的少年罷了。

直到親眼見到裘伊神乎其技的妝容魔法,她才明白為什麼女兒會追逐著裘伊,央求他的協助。

「最後一個步驟是眼線和睫毛,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眼睛是靈魂之窗,不管多麼高明的妝,只要眼睛部位沒畫好,那就是失敗的妝。」裘伊對在場三人解釋。

「你說的這些道理對死人也通用嗎?」沈千藍在屍體旁繞來繞去,對裘伊的化妝技術感到既驚訝又佩服。

裘伊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是佳如想要的妝應該是能讓她看起來像活著時那樣,鍾義文會喜歡的妝吧。」

一片靜寂中,裘伊為李佳如擦上睫毛膏,讓缺乏水分的眼睫毛變得纖長捲翹,又在眼眶周圍描繪眼線。

「李佳如,妳要安心的走,別再為戀情痛苦了。」裘伊輕聲說道。

眼線筆的尖端劃過眼眶下圍的時候,李佳如的雙眼突然睜開,白茫茫的眼珠子正對著裘伊,他背部一震,強忍著突如其來的驚駭,用手指擦去多餘的眼線。

李佳如的母親倒抽一口涼氣,雙手微微顫抖,沈千藍握著她的手,溫顏道:「別怕,這在殮房裡是常有的事,只是佳如感受到親人的氣息罷了。」

裘伊喃喃說道:「這一次的效果比之前更好喔,雖然化妝能增強信心,不過別忘了,真心了解自己,喜歡自己的人才是最美的。」

沈千藍眼中膽小如鼠的少年如今竟能不動聲色的面對突然睜開眼睛的屍體,還能出言撫慰她的靈魂,專業的女收屍人單手支著下顎,她對裘伊越來越感興趣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