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伊突然看見女孩身後的倒影。
裘伊鬆了口氣:「她有影子……那應該不是鬼了。不是李佳如的話,那又會是誰?」
或許是李佳如的好友承受不了她突然驟逝的打擊,想要回到她離去的地方憑弔一番。裘伊嘆了口氣,鼓起勇氣走進教室裡,想要勸那個女孩趕快回家,雖然這裡是學校,不過舊校舍年久失修,又髒亂不堪,視線不良的情況下很有可能會發生危險。
「同學,妳還好嗎?」裘伊探頭喊了一聲,教室內傳來他自己的回音,卻不見女孩蹤影。
剛才裘伊親眼見到她走進這間教室,難道是眼花了?
當日他幫李佳如化妝時挪動的課桌椅還維持在當時的位置,桌面上有一條手帕,看來是她忘了帶走。半倒的椅子橫躺在桌子旁邊,頭頂上的電燈架垂著一條打了圈結的繩索,隨著吹進破窗的夜風緩慢曳動。
裘伊不小心碰到了桌子,眼前突地閃過無數清晰的影像。
猛然驚覺,這裡就是李佳如自殺的地方,她踮著腳尖站在那張椅子上,然後踢倒椅子。應該是尼龍材質的繩索絞進她柔軟的頸子裡,切斷血液和空氣的供給,女孩死前拚命掙扎,或許有點後悔自己這麼莽撞想不開,但她漸漸全身無力,喘不過氣,臉孔漲成醬紫色。
她連呼救的聲音都發不出來,人跡罕至的舊校舍,根本不會有人發現她就要死了。
裘伊撫著胸口重重喘氣,剛才那一瞬間他彷彿看見了李佳如從上吊到腦部缺氧死亡的過程。
「這是怎麼回事?我看見了什麼?」裘伊大駭。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逃離這裡。
裘伊拔腿往教室門口跑,教室和校園中庭隔著一道走廊,才跑到一半,一道黑影猛的從上方落下!
裘伊倒抽一口涼氣,嚇得摔倒在地上,那道黑影在空中前後擺動,發出咿──呀──咿──的聲響。
格子裙底下的雙腿兀自痛苦不堪的掙扎了幾下,隨即軟垂不動,女孩身上鮮血淋漓,怵目驚心。裘伊喉頭麻癢,呼呼作響,想要大叫卻喊不出聲音。
那個女孩,竟然用繩索圈著脖子,從二樓一躍而下。
重力加速度使得繩索勒斷了大部分的肌肉和動脈血管,讓她幾乎在跳下來的那一瞬間就已經死亡,鮮血如同無力的噴泉,以驚人的方式噴灑出來。裘伊六神無主,腦中一片混亂,剛才走進舊校舍的女孩竟然用更激烈的方式上吊自殺。
「啊……啊……」裘伊歇斯底里的吼著,他只有十七歲,卻在短短幾天裡二度目賭同學的屍體,就算是心智成熟的大人見到這種情況也會惶然無措,更別提這陣子情緒本就不大穩定的裘伊了。
裘伊的悲鳴驚動了校警,他拿著手電筒趕到現場,看見女孩的淒慘死狀,一時啞口無言。
裘伊看見的女孩的確不是鬼魂,但此刻卻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她是當時追逐裘伊的其中一人,也是個一心想要變漂亮的女孩,但裘伊卻沒為她化過妝。
十分鐘後,警察和醫護人員再度包圍夜間的舊校舍。
此刻正值晚餐時間,很多人都是放下吃到一半的晚餐緊急出勤,到了現場,看見女孩被童軍繩勒住脖子掛在半空,脖子要斷不斷的,都忍不住把剛吞下肚不久的食物全嘔出來。
裘伊坐在警衛室旁不斷發抖,他無助的呻吟著,女孩從二樓躍下的情景在腦中一次又一次重複上演。裘伊知道,當她跳下來的時候,視線正好和他對上了。
那時女孩用一種恐懼不安的眼神注視著他,就像那些在李佳如死後態度丕變的女同學們。
命案現場的相關人員來回進出封鎖線,女孩的班導師、校長、訓導主任等人也匆忙趕到學校,一名警員來到裘伊面前,見他情緒還沒平復,遞了罐飲料給他。
「同學,喝點涼的吧,有什麼事情可以說出來,不要憋在心裡。」一名外型粗獷的刑警蹲在裘伊身旁,輕聲說道。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裘伊用力捏著口袋裡的氣泡紙,劈里啪啦響個不停。
「嗯?」
「為什麼她要刻意讓我親眼看見自殺的過程?」
刑警抓著裘伊的肩膀,嚴肅的道:「你說清楚點!」
「那個女生,我不認識她,下午的時候,她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一路走走停停的,就像是要引領我回到學校似的……她走進舊校舍,我也跟著跑進去,沒多久之後她就自殺了!」裘伊說話的時候,原本清澄的瞳孔變得黯淡無光,彷彿靈魂離開身體似的。
「是嗎……還有這種事。」刑警並不質疑裘伊的自白,反而來回踱步,陷入沉思。
「袁俊良,不要走來走去,你這麼大隻,很擋路耶!」一道清麗的嬌斥聲響起,裘伊茫然抬頭,一把燦爛的金色長髮從他眼前晃過。
突然出現的女孩雖然穿著破爛的牛仔褲和髒球鞋,卻遮掩不住一雙傲人的長腿,女孩努著嘴一臉不悅。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