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醫護人員推著車快步經過,後頭跟了一個染了金髮的高挑女孩,她穿著一件格紋襯衫,肩膀上沾了褐色的不明液體,發出難聞的味道。

金髮女孩看起來年紀不大,眼神銳利如刀,她從裘伊面前走過,不經意的和這個好看的男孩對望了一眼。

裘伊臉色蒼白,渾身不住發抖,他牙關打顫,正想開口問那女孩裡頭的情形,想不到金髮女孩搶先說了一句話。

「臭小子,你看什麼看,死人有什麼好看的!」

裘伊被她這麼一吼,什麼話都問不出口,只能呆望著金髮女孩隨同屍袋上了救護車,慢慢駛出校門口。

「裘伊,你還好吧?」趙品賜拍著裘伊的肩膀,碰見這種事,他倒是比一般學生要冷靜得多。

裘伊的心臟狂跳不止,那個女孩瞪過來的視線和普通人不一樣。

像裘伊這樣的專業彩妝師非常擅長掌握人類的臉部表情,每個人的表情都有最適合的妝,只要在眼妝下點功夫,就能改變一個人的眼神。

剛才那個女孩,眼睛雖然漂亮,卻給裘伊一種蒼白的感覺。

就像是一張紙,而上頭什麼顏色都沒有。

冰冷而蒼白的視線。

彷彿對這個世界根本不抱任何期待的眼神。

「這小妞脾氣還是這麼火爆啊,聽說學長以前也被她罵過?」

「誰叫她功夫好呢,這種上吊的屍體,你一個沒弄好,說不定連脖子都斷了。更何況……你敢碰嗎?」兩名警察似乎正在談論金髮女孩,裘伊連忙豎起耳朵偷聽。

「為情自殺的女孩子怨氣很重,是最棘手的案子,這間校舍以後肯定鬧鬼。我才不願意碰女孩子的屍體勒。」警察低聲說道。

「所以才找她來收屍啊?」

那警察一笑:「這種事情還是交給專業的來處理比較妥當。」

裘伊和趙品賜回到教室,混亂的心情還是無法平靜下來。

畢竟他四天前才幫李佳如化過妝。

他想不透,為什麼李佳如會想不開尋短,而且還是選在他替她化妝的那間教室裡?

校園裡發生自殺命案,而且還是在學生尚未離開學校的午間時分,大部分的教師都忙著安撫學生的情緒,李佳如所屬的二年三班的學生更是情緒低迷,警察針對幾位和李佳如熟識的女孩詢問可能的自殺動機。

根據警方在現場發現的遺書,李佳如是因為感情因素而選擇在舊校舍上吊自殺。

兩天前,她鼓起勇氣向全校第一名的鍾義文告白,卻可憐的遭到拒絕。

好不容易才變漂亮的她沒能達成心願,失落感益發強烈,脆弱的心靈不堪打擊因而走上絕路。

命案現場收拾完畢後,警察也帶隊離開,趙品賜看見鍾義文從走廊經過,不顧老師還在講台前上課,一個箭步衝了出去,用力揪著鍾義文的領子大吼。

「鍾義文,你為什麼要拒絕她?你明知道李佳如暗戀你很久了!」方才還能冷靜安慰裘伊的趙品賜,此刻情緒卻顯得異常激動,甚至有些歇斯底里。

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壞了班上的同學,裘伊走到他身旁勸道:「品賜,你別這樣,李佳如的死跟鍾義文沒有關係吧。」

「怎麼會沒有關係,你幫她化妝讓她變漂亮,不就是為了讓她能夠提起勇氣告白嗎?然而這傢伙現在卻一臉事不關己的樣子,看了就火大!」趙品賜赤紅著雙眼。

鍾義文撥開他的手,慢條斯理的整理襯衫領子,徐徐說道:「我也感到很難過,你不是當事人,根本不可能明白我的感受。感情這檔事本來就要兩情相悅,一個你絲毫沒感覺的女孩對你說,不跟她交往的話就死給你看。難道你會因此和她交往嗎?我是特進班的學生,保持優秀的成績才是最重要的事,和你們這些整天只懂得玩樂的廢物不同。」

他過於冷靜的態度讓兩人啞口無言,鍾義文黑膠鏡框下的澄雙眼逼視著趙品賜,他一字一句的說:「況且……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是我。我替她報警收屍已是仁至義盡。讓開,別擋我的路。」

望著鍾義文逐漸遠去的背影,裘伊心中滿是疑惑。

李佳如是個愛笑的女孩,至少在你追我逃的那些日子裡,女孩開朗的大嗓門和從不氣餒的態度讓裘伊並不感到反感。

而且,裘伊光是看到屍袋被運出來就嚇得雙腿發軟,第一個發現李佳如上吊自殺的鍾義文卻格外冷靜,像個沒事人似的。

「哪,品賜。」

「怎樣?」趙品賜氣沖沖的回應。

裘伊那彷若細工鑿出的漂亮側臉凝聚了無限憂傷,輕聲說道:「李佳如真的是自殺的嗎?」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