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頭傳來攀爬鐵梯的聲響,袁俊良從水塔頂部探出頭來,驚訝的說道:「裘伊,你真的消除了女屍的怨氣,你是怎麼辦到的?」

裘伊鬆了口氣,眉筆在指尖一轉:「那當然是化妝啊,我也只會這個了。」

袁俊良嘖嘖稱奇,協助裘伊爬出來之後,順道把周雅筑的屍身搬離那個狹窄的鐵桶。

「不可思議,真是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我才不相信死人的臉龐能夠恢復到這種程度,你真的是個天才化妝師。

「她很漂亮對吧?」裘伊說道。

袁俊良大驚失色,連忙摀著他的嘴:「你不知道在現場說死者漂亮或是年輕可惜之類的話是絕對禁忌嗎?你會被鬼跟的。」

裘伊輕輕搖頭:「不會的,我的指尖能感觸到她的情緒。學姊聽到別人稱讚她漂亮,一定會很高興的。」

袁俊良大吐一口氣:「你真是個神奇的孩子,剛才膽小如鼠,現在卻膽大包天。我曾經聽說過,有一種化屍妝的職業高手能自由運用化妝技術,讓屍體隨他們的意志而做出反應。當然不是像殭屍那樣跳起來啦,他們對屍體的了解遠超過解剖內臟器官蒐集證據的法醫,那種人被業界稱為『妝鬼師』。

「妝鬼師?」

「意思是替鬼化妝的人,我曾見過其中一個,他甚至能讓剛死不久的人重新開口說話,你說神不神奇?」

裘伊臉色怪異,不舒服的道:「那根本已經超越化妝的範疇了吧,應該說是邪術才對。」

袁俊良哈哈大笑:「你的化妝能消除屍體的怨氣,又何嘗不是一種魔術?依我看,你也是個妝鬼師。」

「我才不要,聽起來怪可怕的。」裘伊吐舌道。

隔天的早報頭條立即登載此一駭人聽聞的消息。

被通報為失蹤人口的少女周雅筑陳屍於舊校舍天台的廢棄水塔內,死因則與同校的兩位少年有關。

警方盤問鍾義文及阿木時,兩人本還矢口否認犯案,袁俊良旋即拿出當夜鑑識組拍下的屍體照片,一見到化過妝的周雅筑,阿木的意志瞬間崩潰了。

他當著警察和導師的面前哭號倒地,把一切的犯行都供了出來。

裘伊一直冷眼旁觀,說到底,李佳如和另一位同學都是因為鍾義文的冷酷而死。

他被警察帶走的時候,臉上甚至還浮現了憎人冷笑,目空一切的天才少年,最終還是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

幾天後,裘伊接到袁俊良的電話。

據聞鍾義文接受審問時依舊矢口否認涉案,把所有的罪過都推到阿木身上,他指稱阿木患有精神疾病與被害妄想症,所有有關他的內容都是憑空捏造。

彷彿是早已準備好的說詞,警方調查發現,阿木過去曾用患有躁鬱症的藉口替自己的偷竊案脫罪,資料庫內已有記錄。

任誰也想不到,鍾義文早在與阿木共謀強暴學姊之後便設想好一切的結局,預先消滅了所有證據。

袁俊良憤恨說道:「你知道嗎?那小子的老爸是大律師鍾達平,那天晚上竟然帶了六個律師到警局來關切。上頭要我們立即把他放了,連羈押都不行,沒天理了啊!」

裘伊不解,難過的說著:「他真的就這樣脫身了嗎?犯下天理難容的罪,難道不用接受報應嗎?」

「明知他有犯罪嫌疑,卻辦不了他,裘伊小弟,我比你更恨啊。無奈這是個講求證據的世界,沒有證據,法律就定不了他的罪。」袁俊良落寞的掛上電話。

週六午後,晴空萬里,蔚藍的穹蒼一直延伸到無限遠處。

裘伊與趙品賜躺在河岸的青綠草皮上,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

「裘伊,真有你的。竟然揪出那兩個混蛋的惡行,我要替李佳如謝謝你。」

「但鍾義文終究還是逃了,我什麼都辦不到。」裘伊心情低落。

趙品賜笑道:「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就算警察辦不了他,老天爺早晚會來收他。」

「希望是如此。」

「至少他立刻轉學搬家了,以後不用看到那張驕傲的臭臉,想到就開心。」趙品賜喃喃說道。

「品賜,其實你喜歡李佳如吧?」裘伊低聲問道。

「有點啦,她那種嬌氣中帶著天真的個性我還蠻喜歡的,而且我不喜歡她化妝過後的模樣。你知道嗎?為情所困的女孩子,有點憂鬱易傷的感覺最迷人了。所以我說人啊,還是用最原始的面貌面對世界最好。」

裘伊心內嘀咕,這傢伙還不是超級熱愛化妝過後的海琳。

想起海琳,裘伊不禁心生惆悵,離開工作崗位有一個多禮拜了,海琳現在在哪兒呢?為什麼都沒有任何消息也沒有和他聯絡?

「你之後要做什麼,家裡經濟還過得去吧?」趙品賜突然開口問到敏感的話題。

「唉,我得開始找新的工作了。」裘伊長嘆道。

「欸,我說真的,如果你很需要錢的話,可以跟我說一聲。」趙品賜的樣子有點古怪,不似平常那般爽朗。

「你有錢可以借我嗎?」裘伊哈哈一笑。

「我沒有錢,但是我老頭有錢。只要我開口,他應該會給。」

裘伊訝道:「話說回來,你從來沒說過自己的事耶。成天亂傳別人的八卦,搞不好最神祕的人是你才對吧。」

「唉啊,我家沒什麼好提的啦,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王川建設有聽過吧。」趙品賜搔著頭,一臉苦惱。

「當然有聽過啊,廣告打得那麼大,新北市到處都有他們的建案耶,我之前工作的時候,隨著海琳的保母車在路上也常看見。」

「王川建設的老闆叫趙王川。」趙品賜坐起身,看著裘伊:「他是我老子,我是他兒子。」

晴空之下,裘伊的嘴巴張的比碗公還大。他的至交好友竟是那個建設集團的公子。還有什麼事情比這更令人驚訝。

「所以我才不想說啊,你看你,嚇到變成白痴了。我跟我老頭處得不是很好,算是離家出走啦。我不想跟他拿錢,但他每個月還是叫人送錢來給我。不過你那大洞,憑我的零用錢是不夠的。」

趙品賜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誰叫我老爸不是李嘉誠」,不過在裘伊看來,老爸是趙王川也不遑多讓啊。

「姑且不論你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但這份心意我收下了。我還是想靠自己的力量保護媽媽,清償那些債務。」裘伊道。

「你真的是個很厲害的人,溫柔又堅強,還長得那麼帥,簡直是混蛋!」趙品思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喂,這是稱讚還是誹謗啊?」

兩人眼神交會,一同放聲大笑。

「裘伊──」遠方突然傳來年輕女孩的大呼小叫。

沈千藍以驚人的氣勢從水門的另一端急奔過來,柔順的金髮在陽光下顯得熠熠生輝。

趙品賜從來沒見過如此高挑俏麗的女孩子,登時驚道:「夭壽!妳還認識外國人喔,洋妞耶!你什麼時候會講英文了?上次考試英文不是才考四十八分?」

裘伊一拍額頭,大嘆道:「她不是外國人啦。」

「哇,大美女耶,裘伊你認識這麼多美女,為什麼都不幫我介紹女朋友啊?」趙品賜哀怨道。

沈千藍快步跑到裘伊面前,伸手把坐在地上的他拉起來,氣喘吁吁的說:「快點,有工作了,我需要你的幫忙!」

裘伊驚慌失措:「我……我又還沒答應去妳那邊上班!而且,我真的很怕屍體啦。」

沈千藍狠狠瞪他一眼,視線之銳利連一旁的趙品賜都有種被刀片割到的感覺。

「不管啦,我叫你來你就來,廢話少說,你是不是男人啊。小心我捏爆你的蛋蛋!」

沈千藍氣沖沖的揪著裘伊的耳朵離開河堤,把趙品賜晾在一旁當空氣。

被孤單留在原地的他一頭霧水,望著兩人的背影喃喃自語。

「什麼跟什麼?屍體和蛋蛋?」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