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過了炎熱的夏天之後,我和左思的感情漸趨於穩定
,彼此之間開始有了為未來作規劃的打算。


  身旁有了一個人之後,生活的步調和模式都大大改變
,原來習慣的事情,總有些必須放棄割捨。


  我和她決定住在一起,方便照顧彼此,我們在大安森
林公園附近找到了一間小公寓。


  雖然不是新蓋的房子,已有十三年的屋齡,但是房東
將屋子照顧得很好,屋外的陽台有前任屋主留下的盆栽,
屋外更爬滿了深綠色的藤蔓植物。


  也許在夜晚看起來有些陰森,但是當我身處其中,會
有種住在森林古堡裡的錯覺。


  今夜的月色很美,我和左思在五樓的陽台閒聊,有點
淡藍色的月光像細粉一般穿越藤蔓的間隙灑落在我們的身
上。


  柔和的攔光將她的臉蛋照的明暗頻仍,隨著雲朵移動
的腳步而變化萬千。


  我提了音響放在臥室,清幽淡雅的輕音樂在屋內的每
一個角落飄揚,我們沈醉在溫柔的安定感中,五感失靈,
只覺得幸福。


  左思喝著啤酒,有些微醺的她雙頰嫣紅,靠在我的懷
中呢喃。


  「我覺得這樣好像很不適合我。」


  「為什麼這麼說?」


  「好像太浪漫了,我覺得自己像睡美人一樣,好想睡
喔。」


  「那我是矮人還是王子?」我開了另一罐啤酒,恣意
享受冰涼暢快的感覺。


  「睡美人裡沒有矮人吧,你真的沒童年耶。」左思抬
起頭瞪我一眼,嘴角還是笑著。


  「白雪公主裡有七矮人,睡美人裡有史瑞克啊。」


  「靠!史瑞克是巨人吧,更何況那是美國電影惡搞的
情節,你還當真喔。」


  她嘴裡兇狠,其實卻笑彎了腰,我瞭解她的個性,總
是一直線思考的她,只要稍微拐個彎說話就能逗的她笑呵
呵。


  時序已然入秋,晚風稍帶涼意卻不寒冷,我們躺臥在
恬適的空氣中玩鬧,喝酒聊天。


  繁忙疲累的一天當中,只有這個時候最令我期待。


  上個月,我的公司發生了一件大事,董事長特助兼秘
書的凌瑜突然離職,使得全公司上下雞飛狗跳。


  聽到這消息的時候,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還抓
著老王質問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殊不知,整間公司上下,最無奈的就是他。


  凌瑜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在如何繁雜瑣碎的小事都替
他處理的妥妥當當,失去了凌瑜,老王就像斷了手腳一般
無助。


  所以十月到十一月這整整三十天之間,我們除了替他
找一個精明幹練溫柔體貼氣質眾風姿綽約的新秘書之外,
還得忍受如同一個不定時炸彈的老闆天天在廁所裡怒吼。


  那一陣子,我常常憋著尿不敢去上廁所就是因為這個
緣故。


  如果凌瑜知道她的離職導致無數的男同事膀胱爆裂,
想必心裡會愧疚難當。

 

  尋找這樣一個新秘書的工作無異難如登天,有誰能夠
忍受像老王這樣的怪老闆,還能替他處理大者如幾億上下
的跨國合作案,小者如廁所的棕刷損壞必須更換這種渾事


  找到新秘書之前的這一段日子,全公司廁所裡的棕刷
全都交給我去張羅。


  最無奈的加班莫過於此。


  我告訴左思這件事,她在一秒鐘之後瘋狂爆笑,倒在
躺椅上揮動她的長腿,看起來像隻瑯琊。


  「你真的很逗,這種工作真的超適合你的啦。我看你
轉職當工友掃廁所也不錯。」左思憋住笑聲,深怕在夜闌
人靜的此刻打擾到鄰居的安寧。


  「那可不行,搶了老王的興趣之後他只能每天電員工
,我會成為千古罪人。」我聳聳肩笑著。


  我用左手枕著頭,眼神呆滯的望著夜空,腦子裡思考
凌瑜離職的種種原因,對老王對公司來說,凌瑜無疑是個
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老王給她的待遇不差,但是以她的工作能力,的確有
資格換更好的工作,爭取更優渥的薪水條件。


  公司內部不知還要慌亂多久,也許在找到一個能夠與
凌瑜媲美的秘書之前,我們這些小員工都不得安寧吧,我
想。


  樂音如小溪流般的流洩,流過了我們的腳底,沾濕了
我們的耳膜。


  現在播放的是莫札特的小步舞曲,輕鬆的快板讓聽者
的每一個細胞都喜悅跳動,左思站起身,頎長的肢體的迎
著月光伸展,看起來有點夢幻妖魅的感覺。


  她回頭調皮的笑:「我想跳舞。」


  我環顧這小小的陽台,再看看身高一米七十的她,下
意識的將小茶几拉到身前護著。


  「跳吧。」我說。


  「你真的很賤耶。」左思走到我的身前作勢打我。


  我一把將她拉入懷中,給了她一個滿是酒氣的吻。


  「好臭,臭死了。」她皺著眉頭。

  「妳還不是有喝酒,做人公平點啊小姐。」


  「我不是說酒臭,是你有口臭。」她笑著跑進臥室,
我隨後拉上陽台的玻璃門。


  那天晚上,左思睡的很沈,臉上還掛著一抹淺笑,可
能是正夢到吃無限量供應的豪華大餐。


  深夜兩點半,我還坐在電腦桌前趕報表,這是和她一
同享受浪漫夜晚的代價。


  正當我昏昏沈沈的敲著鍵盤,就要趴在桌上睡著之際
,我聽見了一聲巨響。


  似乎有什麼東西撞到了陽台的玻璃門,讓我嚇得差點
魂飛魄散。


  我走到門旁,將門一把拉開,瞥見地上的物體時,渾
身起了惡寒。


  那是極端詭異不協調的恐怖感,稀落的月光之下,我
的陽台上躺了一隻死去的烏鴉。


  漆黑色羽毛,血紅瞳孔的巨大烏鴉。


  我無法抑制心臟因恐懼感作祟的劇烈鼓動,本來感覺
溫馨可愛的新家,在那一刻變得陰森恐怖,只因為多了一
位不速之客。


  耳裡似乎聽見了烏鴉乾澀的晦暗叫聲,嘎嘎作響。


  我當下立刻決定處理掉這隻從天而降的惡魔,回房拿
了不透明的塑膠袋將烏鴉屍體裝起,並下樓走到街角丟進
垃圾回收車內。


  不能讓左思知道這件事,否則才剛剛痊癒的心靈又會
被恐慌感撕裂,一旦癒合的傷口遭到破壞之後,所造成的
傷痛便會加倍劇烈。


  我不斷說服自己,因為新的住處在大安森林公園旁,
所以有烏鴉出沒也是正常的現象。


  不知道這是不是合理的解釋,但是五分鐘前躺在陽台
上的那隻烏鴉讓我想起東京。


  我想起涉谷的那條巷子,還有那一個面無表情,狀似
幽靈的少女。


  無數不切實際的可能性在我腦海中電閃而過,讓我不
得不告訴自己停止想像,我和左思的幸福才正要開始,怎
麼可以又讓那個惡夢破壞殆盡。


  回到家裡,我關掉電腦上床睡覺,左思的體溫讓棉被
裡頭熱烘烘的,令人感覺溫暖。


  幸福的餘溫還在空氣中飄盪,只是整夜輾轉難眠的我
,從鼻翼的末端聞到了一絲腐臭味,那是食腐動物身上特
有的味道。


  次日,早報的頭條寫著『台北街頭出現巨大烏鴉,深
夜撞擊車輛擋風玻璃造成數起車禍。』


  讓我心驚的是,原來昨晚出現在我家裡的那隻烏鴉不
是唯一一隻,報導指出昨晚在大安森林公園發現了六隻烏
鴉的屍體,經過追查後發現,那是要將烏鴉載往某間鳥園
的貨車發生了車禍,所以十幾隻烏鴉逃逸而出。


  車禍地點就在信義路上,而大安森林公園是那附近樹
木聚集最密的地方,那些烏鴉們自然而然的依本能飛往公
園裡。


  我鬆了一口氣,自己嚇自己的結果只是個巧合,台北
本來就沒有烏鴉生存的空間。


  剩下的黑色怪鳥應該也會立刻遭到消防隊的捕捉而被
送往牠們應該去的地方吧。


  上班的時候,緊張的氣氛還是不斷持續著,我必須要
應付情緒越來越不穩定的老闆,還得替他擺平所有凌瑜該
做的工作。


  雖然他替我加了些薪水,但是這對一個人作兩人份工
作的我來說,只是一點小小的安慰。


  我還是衷心期盼著能夠趕快體老王找到新任秘書,免
得這種地獄般的工作模式持續下去,那麼我可能就會追隨
凌瑜而去另謀高就了。


  週五的晚上,房東借給我們的老電視突然畫面失靈,
有聲無影的狀況讓正在看新聞的我和左思一陣錯愕。


  畫面一片漆黑,但是從電視喇叭中還是不斷傳出主播
有如連珠砲般的說話聲,聽起來有點噁心。


  我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掉,拉著左思的手說:「走吧
,去買新電視。」


  左思疑惑連連:「這麼急幹嘛,沒有電視看也沒關係
啊。」


  「早買晚買都是要買的,況且半夜還有我想看的節目
。」


  其實我不在意節目有沒有看到,只是對那只有聲音沒
有影像的電視機感覺恐慌,深怕它半夜會自動開啟,從本
應損壞的映像管中出現不該有的影像。


  我們在家樂福選購電視的時候,我接到一通公司同事
打來的電話。雖然是八卦的小道消息,但是據他所說,老
王自己找到了新的秘書,同樣是日本留學回來的高材生。


  「你倒是說說看八卦在哪裡?每年從日本留學回來那
麼多人,就算找到了也不算什麼新鮮事吧。」我笑說。


  同事故作神秘地將聲音壓低:「聽說很正。」


  「喔~是個美女嗎?」我感到左思目光瞪視的壓迫感
,連忙改口,「老王就愛美女嘛,那也無可厚非,倒是她
什麼時候會來上班?」


  這一點對我來說才是最迫切的需要,再沒有人來分擔
我的工作,我就準備辭職了。


  「應該很快,我今天聽到老王講電話講得很開心,好
像是他朋友的女兒吧。」


  「哇塞,他該不會想搞不倫之戀吧。」我的肚子在這
個時候結結實實的挨了左思一拳。


  我叫了一聲痛,「我女朋友在生氣了,掛電話啦,禮
拜一再說。」


  左思面露冷笑,訕訕的說著:「有美女秘書要來,很
開心喔。」


  「小…小的不敢。」


  「噗,我逗你的啦。看你嚇成那樣。」左思噗嗤一聲
笑了出來,自從她敞開心胸接受我之後,我便更加愛上那
爽朗的笑容,對我來說,那美麗的笑靨就像每日必備的咖
啡或維他命,一天沒看到她笑,就覺得渾身不對勁。


  橫下心買了液晶電視之後,我向左思笑說:「這樣一
來,家裡的東西總算都到位了。」


  「哪天我跟妳分手的話,這電視我拆一半帶走。」三
萬多塊的電視,我和她各分攤一半,到提款機前領現金的
時候左思跟我開著玩笑。


  「希望不會有那一天,不過我不會跟妳搶這台電視的
啦,我很大方的。」


  「哼,那麼大方,乾脆連車都給我好了。」


  「那台爛車,要修還得花不少錢,我求妳拿去吧。」
我哈哈笑著。


  左思捏了我的手臂一把,「修也是你付錢啦!」眼裡
笑意盈盈。


  度過了愉快的週末,我還沈醉在購買新電視的喜悅之
中,上班的時候還不忘和同事炫耀我買了一台新的液晶電
視。


  而同事卻像沒聽見似的,劈頭就告訴我,「今天新的
秘書會來報到。」


  「這麼快?」


  「為什麼你都知道這些小道消息?」我疑惑著。


  「你這一兩個禮拜下班跑得比飛得還快,當然錯過很
多精彩畫面啦。」他拍拍我的肩膀,話中似乎帶著酸味。


  「千萬不要嫉妒我,新來的秘書你可以追。」


  「嘿,到時候看我的手段。」他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
試,口水都快滴到地板上了。


  一個小時之後,老王帶著一位身材嬌小,穿著整齊套
裝的女孩走進辦公室,沒有和同仁們打招呼便直接進了董
事長室。


  我用手肘敲了一下同事,「你有看到長什麼樣子嗎?


  「沒看到啊,被頭髮擋住了。」


  「幹嘛搞的神秘兮兮的,老闆是想秘書想瘋了嗎。」
我回到電腦前繼續敲我的鍵盤,幾分鐘後聽見老王叫我的
聲音。


  「虞中,進來一下。」他渾厚的嗓音從他的辦公室門
口直接擴散,讓整間公司的人都知道他找我。


  「這是新來的秘書,方小姐。待會你跟她交接一下工
作,還要麻煩妳帶他一陣子,讓她熟悉公司的運作模式。
」老王表情和緩的說著。


  姓方的女孩留著一頭輕飄飄的黑髮,瀏海很長,幾乎
就要蓋到眼鏡上方。


  她戴著黑色膠框眼鏡,看起來就像剛畢業的學生,一
臉羞澀的新鮮人。


  從她雪白的臉部肌膚不難察覺這是一個長相十分清秀
的女孩子,她的臉龐,就像只在血肉之上覆蓋一層描圖紙
那樣,還看的見肉色的紅嫩。


  她與我握手的時候,還是羞赧的低著頭。


  我的心裡有些異樣,這個女孩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你好,我叫  方‧美‧
琪。」


  美琪?


  體內腎上腺素急遽爬升,我的血液開始滾燙奔騰,與
女孩握著的手有些微微的顫抖。


  我說不出話,因為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在剎那間我
明白了一切,我知道她是誰。


  她突然貼近我的身子,墊著腳尖,在我耳邊輕輕的說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他』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