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我循著地鐵坐了數十分鐘的電車來到六本木。


  比約定的時間還早半小時,我走出銀座車站。


  和昨天傍晚相同的洶湧人潮,只不過都是穿著清一色
黑色西裝,像是新興宗教集會的上班族在街頭穿梭。


  十年前,奧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授命教徒在東京
的地鐵站擲放沙林毒氣,造成十多人死亡的慘劇,當時震
驚國際社會。


  那時,還是個高中生的我也透過新聞看見了那個被信
徒稱為再世基督的瘋子的模樣。


  一年之後,台灣發生了宋七力的事件,日本有個瘋子
宣稱自己會騰坐浮空,台灣的宋七力乾脆說自己會分身。


  以不少影像合成的唬爛照片騙盡世人,那時我想不通
,為什麼破綻如此明顯的照片還能夠取信於人。


  年紀大了之後我才瞭解,身負罪衍的人們,只要能夠
得到心靈寄託,那怕他賣的是白紙贖罪券,也會掏出白花
花的銀子購買。


  所以他說信我者得分身,我訕笑著,分身能做什麼事
,只不過讓自己更加幾倍的忙碌罷了。


  那位一頭亂髮的真理教教主重罪滔天,可能要被關到
世界末日還不能放出來。


  生命力強韌的日本人也早就走出那一場浩劫傷痛。可
能,多數的年輕人甚至不知道這件歷史的慘劇曾經發生。


  我必須前往的地點目標明確,出了車站,就能看見那
棟高聳參天的辦公大樓。


  兩年前才開幕的六本木Hills,以新未來之城為主題
概念打造的巨大建築聚落,也是港區最高的建築物。


  從地鐵出站之後,在我面前的是一座超長距離的手扶
梯,帶著遊客行人從地底緩緩高昇進入未來世界。


  這裡聚集了世界一流的名店、時尚夜生活區、電影院
等等會讓觀光客在這裡散盡家財的手段,不得不佩服日本
人做生意的方式。


  比宋七力還厲害一百倍。


  鈴木先生的公司看來應該是位於那棟主建築『六本木
新城森大廈』之內。


  從下方仰望森大廈,就像站在信義區看101大樓那樣
的充滿壓迫感,一旦夜色降臨之後,大廈周遭的燈光就會
讓這裡如夢似幻,踏入這個範圍內,就像是走進電影AI的
世界裡。


  昨天晚上我和鈴木先生的女助理約好了見面的時間地
點,她告訴我一個十分明確的地標。


  「只要走進六本木Hills你就看的到了,我們約在大
蜘蛛下見面吧。」


  「大蜘蛛?」正當我疑惑著如此新穎未來的建築圈中
怎麼會有大蜘蛛的時候,那隻巨大的蜘蛛已經映入我的眼
簾。


  那是當代藝術大師LouiseBourgeois的作品。


  巨大的銅製蜘蛛,張牙舞爪的盤據在Hills大樓前廣
場,對每一個走過蜘蛛腳下的行人遊客進行心靈恫嚇。


  有個女人舉著一張牌子,上頭以漢字寫著我的名字。

 

  一望而之那是鈴木先生的女助理。


  那個女人身材高挑,四肢細長的就像她頭上的大蜘蛛
一般。


  我不禁要幻想,跟這樣的女人上床,她會不會在高潮
之後像母蜘蛛一般吃掉愛人或性伴侶。


  「妳好,我是沈虞中。」我向那女人微笑用日語自我
介紹。


  「你的日文說的很好,我是鈴木。」那女人的話卻讓
我有點錯亂。


  基本上所有的日本人碰上會說日文的外國人,就算只
會說一句『你好』,他們也會稱讚你日文說的一級棒,所
以前面一句話沒有問題。


  問題在後面的那句話,鈴木先生的女助理居然也姓鈴
木,難道是鈴木先生的女兒或姪女?


  她看我一臉大惑不解,展顏笑著又重複了一次。


  「我就是鈴木由紀。」


  我明白了,老闆擺了我一道。


  今次的洽談對象鈴木裕紀其實是鈴木由紀,不是男人
而是個女人。


  「昨天不好意思,我覺得這樣比較有趣。」鈴木小姐
掩嘴笑著,這句話說的卻是標準道地的中文。


  「所以妳就是鈴木先生……喔不,鈴木小姐。天啊,
妳會說中文!」我嚇了一跳。


  「我的大學在台灣念,請多指教。」她與我握手示意
,接著帶領我前往她的辦公室。


  「喔,對了。請叫我Yuki就好。」她黑框眼鏡下的媚
眼有些勾人。


  一般的日本人不會再初見面的時候就讓人直呼他的名
字,事實上這是一件非常失禮的事情。


  但是鈴木小姐似乎不這麼認為,或許是曾經接觸過台
灣人的熱情的關係吧。


  她領著我,走在我的前方。


  我從後頭欣賞她扭腰擺臀,搖曳生姿的走路方式。


  「搞不好這個女人是個騷貨,那身材還真火辣。」我
心想。


  鈴木小姐穿著一身粉紅色的OL裝,及膝窄裙緊緊的包
覆著渾圓的臀部,隨著一雙長腿的邁開腳步,臀肉上下晃
動著。


  我甚至懷疑她在我的面前故意使勁的扭腰,那走路的
方式看起來誇張極已。只差沒像模特兒走台步般的雙腿交
叉前進了。


  我們進入『森』辦公大廈的42樓,鈴木小姐的公司位
於東京的首善之區,最昂貴的地段,由此可以想見這間公
司規模的龐大。


  比較起來,我那間藏身在敦化南路巷弄裡的小貿易公
司,等級差了十萬八千里。


  「在這裡上班的人,是不是都看著天花板走路呢。」
我心想。


  如果換成我在這種地方上班,或許也會趾高氣昂的讓
人無法接近吧。


  「這裡可以俯瞰東京的夜景,那景色很美,所以我們
公司到深夜還留在公司的人很多。」Yuki向我介紹那一片
巨大的落地觀景窗,站在高樓裡,放眼望去就是遼闊的東
京市景。


  但是現在不是晚上,我也看不見所謂光彩奪目的炫麗
燈光,事實上東京的空氣很糟,站的越高看的越明顯。


  視線所及,只有灰濛濛的污濁空氣籠罩著一棟又一棟
的高聳大樓。


  「好像不太漂亮。」Yuki噗哧笑著,有些不好意思。


  「你們應該是拼了老命的加班吧,真的有人為了看夜
景而在公司留到深夜嗎?」


  「有些事情,說的浪漫一點會比較讓人容易接受。」
Yuki看著我說。


  「那麼我們什麼時候該開始談公事呢。」我笑道。


  「不急吧。」Yuki向我拋了個媚眼,按了桌上的鈴請
女同事為我送杯茶進來。


  這個女人,年紀應該比我大一點,臉上卻看不出歲月
的痕跡。肌膚的狀況就像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孩一樣有彈性
,雖然稱不上吹彈可破,但是我能想像肌膚相觸的時所能
感受到的滑膩。


  就像手掌放在絲綢上滑過的感覺。


  我的任務只有在文件上蓋章,為了這三秒鐘的蓋章過
程,我花了三個小時坐飛機來到東京。


  Yuki將文件收好之後,面帶微笑的對我說:「沈先生
第一次來東京?」


  「不折不扣的第一次來,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那樣啊
。」


  「你說的是紅樓夢裡的劉姥姥嗎?我曾經讀過那本書
。」Yuki眨眨眼睛,轉身到一旁的書櫃上拿了本紅樓夢出
來。


  「這本是日文版的,當年我念的是中文版。」她若有
所思的說。


  「妳的中文講得這麼好,肯定是下過一番苦工學吧?


  Yuki一聽我的話,突然笑的花枝亂顫。


  「也不難啦,只是多交了幾個台灣男友罷了,吵架的
時候很需要中文程度啊。」她毫不遮掩的哈哈大笑。


  「可以請問妳今年幾歲嗎?」我真的非常好奇。


  Yuki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至多是二十五六歲的年紀
,但是職位卻是這間公司的貿易部課長,以一個日本女性
在這樣的年齡要當上課長,在日本這個慣用年功序列制的
社會體制下簡直就是一件奇事。


  「你一定是好奇我怎麼會坐上這個位置吧。」她的表
情沒有一絲不悅,但是也沒有笑容。


  「我今年31歲。」


  「和我同年。」事實上我當時27歲,虛報年齡的用意
只是讓場面別太尷尬。


  「王社長會派你來蓋這個章,他應該非常器重你吧?


  「老王啊,他只是怕坐飛機而已啦。」老闆喜歡大家
叫他老王,事實上老闆也整天以工友的姿態出現,興趣居
然是掃廁所。


  剛進公司的時候我每天都在不斷的驚奇中度過,後來
得到了一個結論,有錢人的想法真的和我們不一樣。


  Yuki看見我胸前掛著的數位單眼相機,好奇的問:「
你的興趣是攝影嗎?」


  「如果興趣不是攝影的話,我應該也不會掛著一台機
身和鏡頭加起來將近一公斤的吊飾吧。」


  「那麼你一定要在這裡待到晚上,入夜後的六本木,
夜色真的很美……。」


  「事實上我也是這麼打算的。」


  我舉起相機,未經同意的擅自拍下了Yuki的倩影。


  她也大方微笑讓我拍攝。


  「作為紀念。」我說。


  到夜晚來臨前的這段不短的空檔時間,我打算逛逛這
個規模宏偉的未來概念生活圈,和Yuki約好傍晚六點半在
大蜘蛛下見面後,我自個兒離開了『森』大廈。


  她笑說晚上要請我喝杯酒,到六本木Hills裡最棒的夜
店一盡地主之誼。


  所以我拿著相機,學劉姥姥逛大觀園,走過之處都留
下照片紀錄。


  我發現東京的女人都很瘦,很難想像男人在脫光女人
的衣服後,看見那兩排肋骨如此明顯微笑招手,不會倒盡
胃口。


  Yuki的身材也非常苗條,不過我認為那是她的身高所
致,我有181公分,而她穿了高跟鞋之後和我大約差半個頭
的高度。


  想必是身高和穿著拉長了視覺線條,我下意識的認為Yuki
有一副完美的裸體。


  希望她剛剛的暗示不是我的錯覺和自以為是。


  我開始期待今晚有一個和她溫存的機會。


  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所以會出現這種幻想應該也是
邏輯內的合理範圍。


  我左晃右晃,走到幾乎腳酸腿軟的程度還沒逛完一半
的店,而日暮西沈,身在東京的第二個夜晚悄悄來臨。


  看了看手錶,東京和台北時差一個小時,我在飛機上
便已經調整好我的錶,以免搞錯時間砸了任務。


  現在是傍晚六點,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


  我聽見啪答啪答的聲音在頭上響起,一隻巨大的烏鴉
飛進了這個未來城,停在大蜘蛛的腳上。


  有種噁心的極端不協調感。


  我用相機對準那隻烏鴉,並且將閃光燈開啟,希望可
以用強烈的閃光嚇跑這個不速之客。


  閃光連拍,體型碩大的黑色傢伙卻無動於衷的忽視我
的存在。


  我有點憤怒,在六本木Hills裡,居然連烏鴉都特別的
驕傲。偏偏地上沒有石頭可以撿,否則我一定拿石頭丟牠。


  為什麼這個成是到處都是烏鴉,待會我一定要好好問
一下Yuki。


  就在我忘了頭上那隻烏鴉的存在之後,我看見遠方Yuki
向我招手走來。


  我吞了吞口水。


  Yuki穿著一套黑色的連身洋裝,裙側的高叉開至大腿,
胸前掛了串珍珠項鍊。她將茶色的頭髮盤起,看起來就像個
時尚名媛。


  我看著自己身上的T恤和牛仔褲,不知道該不該舉手和
她回應。


  Yuki走到我的面前時,給了我一個露出雪白皓齒的微笑


  「好看嗎?」


  「嚇死我了。」我很俗氣的舉手擦汗,Yuki此刻的打扮
穿著和我根本就是不同世界的人。


  我這才發現,周遭的行人換了一群,個個都是穿著時尚
入流,各自展現風華的燦爛。


  我就像困在汪洋中的孤島上,突然的手足無措。


  「跟我來。」Yuki拉著我的手就走。


  「待會去那家店,需要穿的正式一些。」


  「我拿同事的衣服借你,你換穿看看。」


  他手邊提著的紙袋,裡頭裝了一套休閒式的西裝,她將
我推進男廁,並且將紙袋交到我手上。


  她的手,摸起來就像想像的那樣。


  絲綢般滑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nsperation
  • 等好久呀XD...先推再看
  • whynofeel
  • 漸入佳境~~
  • iamd51
  • 這幾天太忙
    導致出稿慢了點
    請大家見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