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口是心非的大小姐

  君君遺體拍攝工作結束兩天後的傍晚,裘伊與沈千藍剛結束一件大體美容的案子,渾身疲累的返回公司。

  裘伊推開辦公室的門,一股寒氣即撲而至,接著聽見了嬌俏的笑聲。

  「裘伊!你回來了!」茉莉給人的感覺像是等待主人回家的寵物,一見到裘伊就高興得不得了。

  沈千藍嘆了口氣,皺眉道:「你們兩個能不能離開一點,別擋我的路,每天都黏在一起不會煩啊?」

  「裘伊不在,茉莉好無聊。」誰也想不到這樣的絕世美少女被藏在一間葬儀社的辦公室裡,為了避免被人發現,她一步也不能踏出辦公室。

  「先進去吧,別待在外面引人注目。」裘伊連忙把茉莉推進辦公室裡,「碰」的一聲關了門。

  若是茉莉走在路上,恐怕會引起不下於海琳現身鬧區的騷動,裘伊覺得這女孩身上具有某種特殊的魅力,沒有人會害怕這麼美麗的屍體,她有著一顰一笑都會牽動人類脆弱的靈魂的特質,而且不論男女。

  茉莉抱著雙腿坐在沙發上,不時左右晃動,面帶微笑。裘伊從來沒見過茉莉這麼興奮的樣子,好奇的望著她。

  「為什麼今天這麼開心?」

  茉莉嘻嘻一笑,「剛才啊,茉莉會接電話了耶。」

  「接電話?」沈千藍正在喝茶,差點噴得裘伊滿臉。

  「老大和裘伊都不在家,電話響了,只有茉莉能接啊。」

  兩人互看一眼,心想此話倒是沒錯,只是茉莉的成長速度太過驚人,若說她剛甦醒的時候像個嬰兒,現在的心智成熟度已是小學生了。

  她抓起電話,可愛的表情忽地一變,眼神鋒利得像一把刀,「茉莉就這樣啊──喂,這裡是沈氏禮儀公司,你是誰?想幹什麼?收帳款?沒錢,下個月再來!」

  裘伊愣了幾秒鐘,隨即爆笑倒地,原來茉莉模仿沈千藍平常接電話的口氣和表情,倒是維妙維肖。

  「跟千藍超像的耶!茉莉妳太厲害了,好棒喔!」裘伊噗哈哈笑個不停。

  沈千藍羞得滿臉通紅,想要發作怕嚇到茉莉,不發作又忍得快要內傷,只好用更惡毒的眼神瞪裘伊。

  打從茉莉來到沈氏禮儀公司,說話總是尖酸刻薄的無良惡德毒嘴女王,不自覺收斂了許多。

  瞪了裘伊半天,眼見他已經噤若寒蟬,連眼珠都不敢轉動,沈千藍忍不住也笑了。

  「所以話說回來,那通電話是誰打的啊?」裘伊問道。

  「不知道──」茉莉嘻嘻笑著。

  掛在門上的風鈴輕響,攝影師阿年推門而入。

  他氣喘吁吁的說道:「欸,你們家客服人員怎麼傻傻的,也不讓我說話就自己掛電話。」

  阿年口中的客服人員顯然就是茉莉了。

  裘伊笑道:「年哥,剛才那通電話是你打的?」

  「對啊,媽勒,出大事了啦!」他臉色陰晴不定。

  沈千藍手指阿年,轉頭問道:「這傢伙是誰?客人嗎?喂,你家有死人嗎?」

  裘伊知道沈千藍對陌生人一向沒有好臉色,再下去別說談事情了,說不定還會吵起來。

  「小妹妹,妳說話也太不客氣了吧,若我真的是客人那怎麼辦?」阿年果然有點不悅。

  「停!」裘伊大叫一聲,用最快的速度介紹阿年給沈千藍認識。

  這時茉莉安份的躲到布簾後方,露出半張小臉好奇地偷看外頭。

  「唉,算了,我沒空生氣,裘伊你看這個。」阿年從牛皮紙袋中抽出幾張照片在桌上攤開。

  這些是那天替君君拍攝的沙龍照,阿年是專業的商業攝影師,拍出來的每一張照片都有時尚雜誌水準,被洗成A4規格的大照片中,君君神情安詳地坐在蛋殼椅中,周圍則是大量使用慕夏風格的華麗棚景,他運用君君最喜愛的粉系顏色創造出一個迷離夢幻的空間。

  沈千藍看完這些照片,胸口不知怎的突然煩悶了起來,一種不知名的情緒在體內快速蔓延,讓她開始厭惡照片中的主角。

  裘伊則是立刻看出端倪,君君的妝不大對勁。

  當天他為君君化的是最適合八歲小女孩遺體的妝,臉頰上的腮紅應該是甜美的桃紅色,而唇蜜更不應該是接近黑色的深紫。

  照片裡的君君一臉慘白,妝容風格妖豔華麗,與她童稚的五官相互違和,才會讓沈千藍這麼不舒服。

  「年哥,你有修過片嗎?」

  阿年頭搖得像波浪鼓,「發生那麼恐怖的靈異事件,我哪敢輕舉妄動啊,況且當天你化的妝相當完美,根本就不需要後製處理。」

  裘伊大惑不解,手支著下顎道:「但……這不是我的彩妝風格啊!簡直就像另一個化妝師處理過似的。」

  「那天你也在現場,應該再明白不過了吧,除了你和品賜小弟以外,還有別的化妝師在嗎?」阿年唉聲連連,「這種叫人看得心理發寒的照片,怎麼寄給人家啊!」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你看另一張,我都快嚇死了。」阿年從底下抽出照片,指著君君。

  「你們看,她眼睛是不是張開了?」

  黑白風格的照片中,君君的眼眸半張半閉,彷彿大夢初醒,這些大人們竟然能從一個小女孩的沙龍照中感受到如同成熟女人般的性感。

  裘伊一陣毛骨悚然,想不通為什麼當初自己親手化的妝會變成這種模樣。

  「這些照片不能用,一定會賠上我的商譽,必須向業主道歉才行。既然你們也沒有頭緒的話,那我就先離開了,要是有什麼消息我會通知你們的。」阿年起身離開。

  裘伊拿著那張照片端詳許久,突然間拍腿大喊:「我想起來了!」

  沈千藍被他嚇了一跳,「哭夭喔!沒事在人家耳邊喊那麼大聲,我毒啞你喔!」

  「之前海琳給我看的香港八卦雜誌上,死去模特兒臉上的妝就是這種風格,那時我心中的煩惡感和現在如出一轍。我記得帶小女孩到攝影棚的先生說過,一開始替君君化妝的人叫做羅賓。」

  沈千藍沉吟道:「所以說,替小女孩化妝的人跟那些模特兒的化妝師是同一人囉?」

  裘伊點頭道:「我想是的。而且那個叫羅賓的化妝師對外宣稱自己是妝鬼師。」

  「或許只是個藉妝鬼師之名招搖撞騙的江湖郎中罷了。這種人在殯葬界到處都有,一點都不稀奇。」沈千藍聳肩道。

  「但他可是侵入了香港演藝圈的後台,那種地方沒有一點關係是進不去的。」

  「反正不關你的事吧?你別想什麼事情都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沒有這麼多條命陪你冒險犯難,沒錢賺、沒好處的事情千萬不要做,別忘了你是我的員工,凡事都要聽我的。」沈千藍說道。

  裘伊看著她,突然笑出聲音,「是!我知道了,謝謝老闆關照。」

  沈千藍又一陣面紅過耳,罵道:「死娘娘腔,笑屁啊!我只在意公司賺不賺錢,才不是在關心你呢!」

  裘伊明白這就是沈千藍關心他的方式,好強嘴硬的女孩子永遠不會把真心話說出口,她的嘴比一般人要毒得多,臉皮卻也薄得多。

  「茉莉,陌生人走了,妳可以出來了!」裘伊向茉莉招手。

  只見茉莉猛搖頭,「不要,外面有鬼。」

  沈千藍奇道:「我靠!又有鬼?」這次茉莉的反應與上次大相逕庭,她抓著布簾猛力拉上。

  「千藍,外頭有人。」有人靜悄悄的站在玻璃門外頭,既不敲門,也不推門進入。

  從裙裝可以看得出來是個女孩子,但她的臉卻被玻璃門上的公司招牌嵌字遮擋,看不到面容。

  「這時間會來的人除了靜怡外還有誰?」裘伊說道。

  「是衛青華。」沈千藍上前開門,衛青華一身時裝打扮,像是剛結束工作,但神情困頓、雙目無神,垂著雙手默不作聲。

  「不速之客,今天又是誰請妳來的?」

  「裘伊……我要見裘伊。」衛青華聲音沙啞得嚇人,她不顧沈千藍兇巴巴的站在面前,搖搖晃晃的走進辦公室。

  「天啊,青華妳怎麼會這麼憔悴?工作太忙了嗎?」

  衛青華披頭散髮,高雅尊貴的氣質蕩然無存,她一邊呢喃著裘伊的名字,宛若恐怖片裡的活屍般緩慢靠近。

  柔軟的腰身緊貼著裘伊,蒼白的臉上浮現一道悚然媚笑,「裘伊……吻我。」

  令人呀然的發言,裘伊還來不及反應,衛青華已經伸手解開襯衫的鈕扣,白嫩的粉頸就在眼前,裘伊連忙閉上眼睛。

  「喂!臭女人,妳專程跑來我公司發騷啊?」沈千藍勃然大怒,一把抓著衛青華的後領用力把她從裘伊身上扯開。

  衛青華摔在地上,悶哼了一聲,突然像是醒過來似的,「咦?千藍,裘伊?我怎麼會在這裡?」她看見衣衫不整的自己,連忙雙手抱胸瞪著兩人。

  沈千藍怒道:「妳還敢瞪我?剛才自己脫衣服的動作倒是乾淨俐落,妳喜歡裘伊是妳家的事,但他是我的員工,要殺要剮都得先問過我。」

  「我自己脫衣服?怎麼可能……我怎麼可能這麼不知羞恥?」

  「妳還有羞恥心啊,根本看不出來啦!」

  兩女相爭的時候,裘伊就必須跳出來當和事佬,否則態勢會一發不可收拾。

  「拜託妳們不要吵了啦,青華會變成這樣一定有原因的,先聽她說說好嗎?」

  裘伊替衛青華泡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香醇的熱咖啡,她的心神稍微穩定。

  衛青華氣息微弱,渾身疲軟的靠在沙發上說道:「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人會在你們公司,我只記得下午我一樣去外拍工作,太陽很大,大家汗都流個不停,現場的模特兒必須一直補妝,光是我就補了三次。拍攝工作結束後,出版社派車送我們回台北,我在附近下車,本想過來找裘伊玩,但那之後的記憶全都模糊了……」

  「等等!」裘伊突然衝向衛青華,雙手捧著她的臉,非常貼近她的唇。

  這次沈千藍的咖啡真的噴出來了。

  「裘伊……你……你要幹嘛?想吻我的話,晚一點私底下……」衛青華嚇得有些語無倫次。

  裘伊卻是一臉嚴肅,絲毫不像開玩笑的樣子,「妳的妝……化妝師是誰?是誰幫妳化的妝?」

  「是經紀公司請來的化妝師飛飛,是個可愛的女生啊。」衛青華不解。

  「不是羅賓?」

  衛青華恍然大悟,「啊──你說那個穿黑西裝的男生?他不久前離開公司了,他怎麼了嗎?」

  「青華,妳看看這張照片。」裘伊拿起君君的照片。

  「好妖豔的小女孩,怪不舒服的耶。」衛青華吐舌道。

  「羅賓那傢伙化出來的妝應該就是這種模樣。」

  裘伊另一手拿起化妝鏡,「我老實告訴妳,這小女孩已經過世了,而她臉上的妝是名符其實的屍妝。而現在的妳,就是這副模樣。」

  衛青華的視線慢慢移到鏡子上,一看見鏡中冶豔怪異的自己,嚇得六神無主,眼眶泛淚。

  「我的妝怎麼會變得這麼恐怖?下午的時候明明就不是這樣子啊……」

  「會不會是在妳沒有記憶的這段時間裡碰見羅賓了?」裘伊問道。

  衛青華抱著頭,迷惘錯亂,「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啦──」

  「廢話那麼多,哭哭啼啼的想博取同情啊?告訴妳,我才不像裘伊那麼笨,想騙我沒那麼容易。不過就是一臉白粉而已,把妝卸了不就行了嗎?」沈千藍不知何時取來一條濕毛巾,「啪」的一下丟在衛青華臉上,然後用右手使勁的擦揉。

  「好痛!好痛!千藍妳輕一點,人家痛死了!」衛青華放聲尖叫。

  沈千藍嘿嘿偷笑,終於抓到這個惡整死對頭的機會,她哪肯放手,右手抓著濕毛巾飛快旋轉,搞得像一台打蠟機似的。

  用力擦了老半天,衛青華臉上的老舊粉底卸得乾乾淨淨,但粉嫩的肌膚也紅通通一片,她嘟著嘴,轉過頭去不想讓裘伊看見她卸妝後的樣子。

  「哈!」沈千藍吐了口氣,「真是爽快。」

  「沈千藍,妳跟我有仇嗎?」衛青華低著頭冷冷說道。

  柔順的黑色長髮蓋著側臉,聲音聽在裘伊耳裡,只覺得陰聲陰氣,有點詭異。

  「我這是在幫妳,做人要感恩圖報,下次帶高級甜點來,當作回禮吧。」

  「我說過幾百次,我是來找裘伊,不是來找妳的……」

  雖說衛青華本身就是小惡魔性格,喜愛作弄別人,尤其是裘伊。但她現在的口氣卻讓人覺得她是真的憤怒不已,裘伊連忙向沈千藍眨眼。衛青華今晚時而哭泣時而憤怒,難以捉摸的反應應該和她臉上的詭異妝容有關。

  如果是妝鬼師親手化的妝,確實有可能對活人的靈魂產生影響。

  但據沈千藍所說,羅賓早已離開,裘伊想不通其中還有什麼關連性。

  一台黑頭車停在葬儀街狹窄的巷道內,幾乎佔住所有空間,別說後方的汽機車了,連路人都難以通行。

  「青華,妳家裡派車來接妳了。」裘伊替衛青華開門。

  素顏的衛青華抬起頭,淚光盈盈、楚楚可憐的模樣讓裘伊心頭一跳,「裘伊……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和千藍一定會想辦法幫妳,請妳放心吧。」善良的裘伊毫不猶豫地做出承諾,因為對方是個妝鬼師,且以高明的化妝術為惡。

  裘伊明白這一點,因為這是他的天命,註定必須親手解決的難題。

 

242263482.jpg  

妝鬼師OMEGA03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920506&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13836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