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沈氏禮儀公司。

  溽暑八月,就算入了夜,氣溫一樣居高不下,兩台電風扇正對著沙發,以最大的風速運轉著。

  穿著連身洋裝的茉莉蹲在電風扇前,張著嘴,發出「啊啊啊啊」的聲音。

  最近她愛上了這種空洞破碎的回響,只要開了電風扇就會貼在前面玩。

  沈千藍橫躺在沙發上,懶得像條死魚,室內悶熱得讓她滿身大汗,卻又猶豫著該不該開冷氣。

  「茉莉,過來。」想了半天,沈千藍把茉莉叫到身邊,像抱著洋娃娃一樣讓她躺在自己懷裡。

  茉莉冰冷的體溫瞬間帶走沈千藍的炎熱感,沁涼如水的肌膚觸感讓她笑出聲音。

  「哈哈,當初收留妳真是個正確的決定,連冷氣的電費都省下來了。」

  「裘伊,裘伊。」茉莉胡亂揮動著手,只要裘伊在的時候,她總是黏在裘伊的身旁。

  「他今天不會來了吧,中午跟海琳見面去了,那個大明星啊──」不管手中的遙控器轉到哪一個頻道,演藝新聞都是海琳的相關報導。

  「吶,茉莉。」

  「唔?」茉莉轉頭看了沈千藍一眼。

  「妳還是想不起來自己的身世嗎?」

  「不曉得──」

  那天怪醫生貝菈哀愁懇求的態度,讓她印象非常深刻,那個陰森的女人居然會為了茉莉露出這種表情?

  這個可愛的女孩,身上肯定隱藏著天大的祕密。

  一個月前裘伊用出神入化的特殊彩妝讓茉莉睜開眼睛,並且開口說話。一開始茉莉出現極大的語言障礙,就像初生的嬰兒,只會模仿裘伊的表情和聲音,無法順利溝通。

  但誰想得到這一個月來,茉莉變成了電視兒童,每天盯著電視看,竟記住了數量驚人的辭彙,和她溝通不再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短短三十天就能恢復到這樣的程度,或許有一天茉莉的記憶會慢慢甦醒,屆時再一次問個清楚吧。」沈千藍心想。

  電視新聞中,主播以清晰的口條唸著令人毛骨悚然的內容。

  「當紅藝人海琳捲入小模自殺詛咒,匆忙回台尋求高人協助。」

  沈千藍連忙把音量調大,就在今天下午,又有一名女模特兒陳屍於香港電視台的休息室內,死亡現場與半年前的自殺事件相同,就是海琳曾經使用過的休息室。

  休息室內接連發生自殺命案,迷信的演藝圈內惡靈詛咒的傳聞不脛而走,甚至牽扯到當紅天後海琳身上。

  鏡頭從擠得水洩不通的走廊外拍攝休息室內,已經清理過的現場拉起黃布條,禁止閒雜人等進入。

  茉莉指著電視說道:「鬼啊──鬼啊──」

  沈千藍往她的頭頂拍了一下,「妳這個死人還說人家是鬼,那是海琳啦。」

  「是鬼啦!」

  茉莉純真的笑語瞬間讓沈千藍渾身寒涼、暑氣全消,她放開抱著茉莉的手,指著螢幕上的房間。

  「鬼在電視裡?」

  茉莉點頭微笑,「鬼在那裡!」

  沈千藍臉都綠了,乾笑兩聲,「原來妳還看得到鬼啊……雖然我不怕鬼,但妳可別在家裡亂吼哪裡有鬼喔!」

  她不敢想像,要是茉莉指著她平常睡覺的棺材大喊有鬼的話,往後她該睡哪裡才好。

  「有鬼啊嘻嘻。」茉莉睜著水亮的大眼睛,指著門外咯咯的笑。

  「門外有鬼?」沈千藍愕然看去,一道暗沉的身影站在玻璃門外,雙手貼著門向內窺視。

  葬儀街上的靈異事件多不勝數,幾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在這裡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若說其中有些留戀不去者也不為過。

  不過,這次站在門外的卻不是鬼。

  沈千藍「哼」的一聲,「妳說的沒錯,有個討厭鬼啊。」

  門外那人影推門進入,沒好氣的說道:「妳說誰是討厭鬼?」

  女孩嗓音嬌嫩,身段苗條,肌膚勝雪,一頭黑髮如瀑,是個十足十的美少女。

  「衛青華,我不記得什麼時候邀請妳來公司了。」沈千藍坐起身叉著腰,擺出防衛姿態。

  見到陌生人出現,茉莉怯生生的躲在沈千藍身後好奇張望。

  衛青華晃了晃手中的飲料袋,「誰說我是來找妳的,哈,我找的是裘伊,他人呢?」

  兩女不但是同班同學,還是天生的死對頭,沈千藍看不慣衛青華總在人前裝出一副溫柔乖巧的模樣,背後卻老是愛捉弄裘伊,只要看到那張巧笑倩兮的臉蛋,她心裡就不爽快。

  「唉,千藍,我不是來找妳吵架的,妳能不能對我好一點?那個女孩是……」衛青華突然嘆了口氣,看似非常疲累的樣子。

  沈千藍赫然驚覺,貝菈曾經說過,茉莉身上的祕密與衛青華有關,既然答應貝菈要收留茉莉,那麼也應該保護她的祕密。

  況且,她也喜歡上茉莉天真可愛的性格,心裡隱隱覺得不該讓這兩人見面。

  「是我遠房親戚。茉莉,妳去裡面,我跟這個臭女人聊聊天。」沈千藍吩咐道。

  茉莉乖巧點頭,蹦蹦跳跳的跳進布簾後方。

  她心想,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衛青華察覺茉莉是個死人,以衛青華和她水火不容的情況來看,難保茉莉的祕密不會被到處亂說。

  「喂,裘伊今天不會來,妳可以回家了。」沈千藍老實不客氣的說道。

  「別這樣嘛,我好累,讓我休息一下,待會就走。」衛青華神情委靡,靠在沙發上,一臉昏昏欲睡。

  「妳的氣色很差,該不會是被鬼跟了吧?」沈千藍竊笑道。

  衛青華搖手道:「我沒化妝啦,剛才在附近的攝影棚拍完雜誌要用的照片,卸妝完才過來的。」

  面對自己的惡言惡語,她毫無反脣相譏的意思,一個銅板敲不響,沈千藍自討沒趣,也就閉嘴不說話。

  安靜而尷尬的氣氛持續了好一陣子,衛青華突然慵懶的說道:「下次我送妳一本雜誌吧,妳的身材這麼高挑,若是照著雜誌裡的穿搭範本去買衣服的話,一定會很好看的。」

  「我是男人婆,穿得再好看也沒有用。」沈千藍搖頭。

  衛青華笑道:「誰說的,妳就讓裘伊對妳著迷了,成天千藍來千藍去的,妳都不知道我有多羨慕。」

  「妳只是想作弄他吧?看他的慌張反應很好玩是吧……我承認他苦瓜臉的模樣是很可愛啦。」

  衛青華支著額頭,夢囈似的說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累……呼啊……」她打了一個大呵欠,竟然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一向精神奕奕的衛青華從來不曾如此失態,況且在死對頭的面前,她不可能會毫無防備的熟睡。

  沈千藍起了疑心,她皺著眉頭仔細觀察衛青華的睡臉。

  正因為她天生麗質,膚色是牛奶般的潔白,沈千藍才能發現隱藏於眉心之間的一縷黑氣。

  她猛然想起,剛才茉莉確實指著門外喊著。

  「那裡有鬼。」

  悶熱的辦公室內,毫無聲息的茉莉,熟睡的衛青華,沈千藍突然覺得一陣寒意竄上背脊。

  她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 粉紅色的死亡影像

  天際剛泛現魚肚白,太陽還未升起的清晨,被都市更新計畫遺忘的老舊社區內,跑出一道年輕的身影。

  裘伊起了個大早,騎著新買的腳踏車一路加速衝上河堤便道。

  說是新的腳踏車,也不過是台附有菜藍的二手淑女車罷了。

  一個月前,舊的腳踏車在遠處的河畔嚴重損壞,那一天,是他和茉莉初次見面的日子。

  少年很喜歡那位少女,雖然活著,實質上卻是具屍體的少女。

  那燦爛的笑容、銀鈴般的嗓音,學習說話時偶爾露出的困惑表情,全都讓他喜歡得難以自拔。

  裘伊會這麼在意茉莉不是沒有原因的,其中最主要的因素便是──茉莉是他化妝的最佳素材,裘伊每兩天替茉莉化一次妝,就像補充能量一樣,只要臉上有妝,茉莉就能持續活動,否則就會像之前一樣陷入沉睡。

  或者該說是,回到死亡的狀態之中。

  隱藏於裘伊身體中的妝鬼師神祕力量,碰上不腐不僵的少女屍體,於是產生了奇蹟。

  裘伊的目的地是攝影師阿年的攝影棚,昨夜,阿年神祕兮兮的打電話給裘伊,請他早上過去幫忙。

  裘伊原本就是活躍於時尚界的彩妝師,當下不疑有他,一口答應。阿年是他認識已久的合作對象,向來非常照顧他,於情於理,裘伊都覺得自己不應該拒絕他。

  但是,等到阿年說明委託內容,卻讓裘伊驚訝得不得了。

  這一次沙龍照的拍攝對象,是一個死人。

  正確來說,是一個已經死去的小女孩。

  阿年接到一對不願意曝光的富豪夫婦的委託,他們的掌上明珠於上個月不幸過世,悲痛欲絕的富豪思考了一個月後,決定將女兒最後的影像永久保留下來。

  拍攝過無數俊男美女的阿年從來沒替屍體拍過沙龍照,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此時他腦中靈光一閃,想到的就是裘伊。

  迎著金黃色的晨曦,裘伊深吸一口氣,奮力往前騎。

  前方一名穿著T恤的少年向他大力揮手,遠遠叫道:「裘伊,你太慢了吧,不是說五點集合嗎?我等到都快睡著了。」

  趙品賜難得起了個大早,還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他揉著眼睛猛打呵欠。

  「放暑假以來沒這麼早起過,我每天都睡到中午耶。」

  裘伊與趙品賜會合,兩人踩著腳踏車並行。

  「你那麼好命,自己一個人住,晚上一定都玩網路遊戲玩到很晚吧?」

  「其實是網路聊天室啦,我不太愛玩線上遊戲,跟人聊天不是更有趣嗎?」

  「整天就想泡妞,話說回來,以你的背景,想要認識名門豪族的千金小姐不是難事吧?」裘伊笑道。

  相貌平凡的趙品賜其實有著驚人的背景。他的父親趙王川是國內數一數二的王川建築集團董事長。趙品賜與父親不合,自己一個人在外租屋居住,他從不對人說自己的身世,只有最親近的朋友裘伊知道這個祕密。

  趙品賜嘖嘖兩聲,「兄台此話差矣,要是我想靠我老頭泡妞的話,就不會搬出來自己一個人住了。我可是堂堂男子漢,人生要靠自己努力!哪像你靠一張帥臉,女生就會自動靠過來。」

  「是是是,我家裡連電腦都沒有呢,現在的女生那麼拜金,有誰會想跟我這樣的窮小子在一起啊。」

  一說到拜金女,兩人頓時對望一眼,他們的身旁,就有一個史上最強的金錢至上主義者,被裘伊稱為「惡魔僱主之鐵面冷血女煞星」的沈千藍。

  「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啦!你不曉得我有多羨慕被那麼多頂級美少女包圍的生活,要是我也有妝鬼師的能力那該多好,你分一點給我啦。」趙品賜嘆了口長氣。

  「這種東西能分享的嗎!」

  兩人來到攝影棚,阿年已經在裡頭等候,昏暗的室內冷氣開得很強,裘伊不禁打了個哆嗦。

  阿年滿面笑意地迎接兩人,「裘伊你來啦!太好了,今天要是沒有你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年哥,這是我的朋友,今天來幫忙的。」裘伊介紹趙品賜。

  「年哥你好,我是趙品賜,是裘伊的老大!」

  「靠,你不要亂講話,誰是你小弟啊!」裘伊急道。

  趙品賜嘻嘻哈哈的說:「我可沒說你是我小弟,你也是我老大啊,咱們哥倆好,老大來老大去,互相尊敬不是很好嗎?」

  不過他隨即猛搓手臂,「年哥,早上沒很熱吧,這冷氣會不會開太強了點?」

  年哥一臉訝異,「你沒跟他說?」

  「還沒。」

  裘伊轉頭說道:「冷氣會開這麼強是因為今天拍攝的主角是具屍體。」

  「喔,原來如此,怕屍體腐敗,合理!」趙品賜竟一點兒也不驚訝。

  「是屍體耶!怎麼你一下子就接受了啊,完全不害怕嗎?」阿年奇道。

  「有什麼好怕的,會比河畔的幽靈可怕嗎?哈哈。」趙品賜聳肩說道。

  「唉,這次拜託你們幫忙了,事後酬勞絕不會虧待你們的。」

  趙品賜嘻嘻笑著,「我那份給裘伊就好,我不缺錢。」

  「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啊!」裘伊睜大眼睛。

  「不久前你才親眼看到太陽升起,有從西邊出來嗎?」趙品賜一掌往他頭頂拍下。

  眼前兩位少年談到人人忌諱的死亡話題毫無懼色,還能侃侃而談,著實讓出社會打滾已久的阿年汗顏不已。

242263482.jpg  

妝鬼師OMEGA03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920506&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13836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