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從死亡歸來的少女

  台北,葬儀街。

  晚間七點,一向清冷肅穆的沈氏禮儀公司內不時傳出歡笑聲,在這條人人忌避的葬儀街上,笑聲實數少見的現象。

  尤其是少女的笑聲。

  沈氏禮儀公司的主人,沈千藍與茉莉坐在沙發上,裘伊和趙品賜則在一旁看電視,沈千藍的同班同學、開朗活潑的毛靜怡躺在布簾後方的棺材裡,直呼透心涼。

  漫長的暑假邁入第二個月,少年少女們把最接近死亡的營業場所當成了他們的祕密基地,一有閒暇時間必定來這兒報到,辦公室是熱鬧了,卻苦了老闆沈千藍。

  古往今來,開店做生意的商人沒有不希望自己的店鋪裡人聲鼎沸,千客萬來。唯獨這一行,安靜和漠然的灰色是人們心中的刻板印象,太過熱鬧的葬儀社令人望之卻步,猜不透裡頭在搞什麼名堂。

  趙品賜幾乎天天都來,原因無他,是他眼前的可愛女孩,茉莉。

  冰霜般雪白的臉龐上掛著天真無邪的表情,純淨如北極萬年玄冰的空靈眼神能夠虜獲這世上每一個男人的心,她穿著純潔的白色小洋裝,露出光滑柔嫩的雙肩,稍微靠近一點就能嗅到一陣幽幽的茉莉花香氣。

  茉莉被過去藏匿她的收屍人們暱稱為「睡美人」,那是因為她本是一具極其美麗的屍體,雖然已經死去,屍身卻不曾出現腐敗跡象,眼眸甚至半張半閉,就像陷入長眠似的。

  裘伊是個天才化妝師,對追求美麗的事物這檔事擁有超乎常人的熱切渴望,一個月前,他和趙品賜經歷了一個驚心動魄的下午,陰錯陽差救回茉莉,也許全是因為他心中的渴望作祟。

  他想幫茉莉化妝。

  這麼美麗的屍體,是妝鬼師最佳的素材。

  只是誰也想不到,裘伊在茉莉臉上完成了令人難以逼視的絕美妝容之後,陷入長眠的少女醒了。

  這具屍體醒了過來。

  那天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茉莉的生命跡象漸趨穩定,不再只說兩句話便倒頭就睡,裘伊和趙品賜耐心的教她說話,茉莉的學習能力極強,只不過那小動物般的純真眼神和無可挑剔的外表讓趙品賜為之瘋狂,每天晚上準時到辦公室報到。

  沈千藍翹著二郎腿,看著正在教茉莉說話的男孩們,「你這傢伙還真有耐心啊,連續一個月每天都來,我看你的臉看得都膩了。」

  趙品賜哈哈笑道:「總經理,既然這樣妳要不要多請一個打雜小弟啊?妳看我比裘伊強壯,能搬重物又吃苦耐勞,一天操十幾個小時也沒問題!」

  沈千藍笑吟吟的回應:「可以啊,月薪一百塊,勞健保自付。」

  「靠!天底下有這種事,我來工作還要倒貼勞健保,月薪一百,換成時薪是多少……我不會算啦,那裘伊呢?」

  沈千藍伸出右手食指,比了個一。

  「一百塊喔?那跟我一樣,哈哈。」趙品賜滿意極了。

  她又慢慢伸出左手,比了個零:「白痴,裘伊是月薪十萬!」

  「什麼!是我的一千倍?」

  趙品賜不懷好意的勾著裘伊的肩膀,「裘老闆,賺那麼大,該請客吃飯啦!」

  「我……我哪有賺很……」一說到錢,裘伊的表情就變得跟苦瓜似的。

  這時,茉莉突然挺直背脊、圓睜雙目,張嘴大喊:「賺很大──」

  沈千藍忍俊不住,一陣爆笑,「噗哈哈,是誰教她的啦,你們不要亂教她奇怪的句子,可是好可愛啊!」

  裘趙兩人的視線移向電視機,螢幕上正在播放某宅男女神拍攝的廣告,茉莉有樣學樣,說起了裡頭的台詞。

  茉莉轉過頭來,又對著沈千藍以低沉的音調說了一次。

  「賺很大──」

  沈千藍「噗」的一聲,忍不住把她抱進懷裡,猛搓她的頭髮,「可愛死了,救命啊,怎麼那麼可愛啦!」

  「原來鐵面女煞星喜歡可愛的東西,她睡覺的那具棺材裡面該不會放滿泰迪熊布偶吧?」趙品賜附耳說道。

  裘伊急忙叮嚀他,「小聲點啦,被她聽到你就死定了。喔,不對,是我死定了!」

  躺在棺材裡的毛靜怡突然抬起半個身子,若是路上的行人透過玻璃窗看見這副景象,肯定嚇得拔腿就跑。這位膽大包天,不忌穢氣躺在冰涼棺材裡的女孩是沈千藍的大學同學,也是最好的朋友。

  「說真的,我實在沒辦法相信茉莉是死人,那麼可愛的女孩子,像洋娃娃一樣,能說能笑,真的能算是個死人嗎?」

  「不信妳來抱抱茉莉,一個活著的人,體溫能這麼低嗎?」沈千藍說道。

  「茉莉是夏天最佳良伴,抱著她睡覺根本就不用開冷氣。」趙品賜道。

  沈千藍惡狠狠的瞪他一眼,伸出雙指在他眼前搖晃,「死色鬼,我警告你別用有色眼光看我家茉莉,小心我戳瞎你!」

  茉莉掙脫沈千藍的懷抱,轉而撲到裘伊懷裡,甜笑著,「茉莉很涼快,茉莉要跟裘伊一起睡覺!」

  那個瞬間,沈千藍清澈透明的眼中燃起暴怒殺意,破壞神降臨了。

  趙品賜垂頭喪氣,喟嘆道:「到最後男人果然還是只能靠臉蛋啊,這是個帥哥全贏的世界,不管活人死人都愛你。」

  裘伊哇哇大叫,雙手亂搖,「別……別聽他亂講,我什麼都沒做,是茉莉自己……嗚哇!我的眼睛啊!」

  下一秒鐘,裘伊已經痛得在地上打滾,趙品賜笑得開懷極了。

  毛靜怡走到茉莉身旁,輕輕摸著她的頭,「你們感情真好,我好羨慕喔。如果茉莉被新聞媒體發現了,肯定會掀起軒然大波吧?」

  剛才辣手戳中裘伊雙眼的沈千藍好整以暇,依舊翹著長腿,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似的,「所以說,你們要替我們守護茉莉的祕密,走出這間辦公室就不能對任何人說,哪怕是家人或最好的朋友都一樣。」

  「她剛來的時候還像個嬰兒,現在已經能流利的說話了。」原本最抗拒收留茉莉的沈千藍現在就像愛護自己的親妹妹般愛護茉莉。

  沈千藍是家中的獨生女,父親死後,她孑然一身,世上再沒有其他的親人,本想就這麼堅強而孤獨的活下去,想不到卻碰見了裘伊和茉莉。

  雖然生性倔強的她不好意思說出口,但她早已把兩人當成最親密的家人看待。

  眼見帥哥吃癟,趙品賜笑得合不攏嘴,一臉幸災樂禍。他的注意力突地被電視吸引,聽見的是非常熟悉的嘹亮歌聲。

  現在正在播放海琳上海演唱會的花絮,參與盛會的粉絲多達五萬人,會場中萬頭攢動,擠得水洩不通。

  燦爛華麗燈光下的海琳勁歌熱舞,一顰一笑都讓台下粉絲瘋狂尖叫。

  裘伊起身看著海琳,不由得傻笑了起來。

  「你在笑什麼?」趙品賜好奇道。

  「我在想,海琳真的很厲害,這一場演唱會,她的妝跟我以前替她設計的風格完全不同,卻非常適合現在的她。」

  趙品賜是裘伊最好的朋友,一眼就看出他眼中的落寞,如果沒有發生那些事,裘伊也沒有債務負擔的話,或許現在在海琳身邊的人是他。

  人生際遇難以預料,曾經在演藝圈後台炙手可熱的天才化妝師,現在卻變成了殯葬界的明星。

  裘伊的手機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

  他不及細想,一把抓起手機接聽,「喂?您好,我是裘伊。」

  「嘻,你猜我是誰?」話筒彼端是一道悅耳的女音。

  裘伊「哈」的一聲,「海琳,我正在看妳的演唱會報導呢,真的非常精采喔。」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皆為大驚,雖然他們知道裘伊過去是海琳的專屬化妝師,但這風靡亞洲的時尚女神親自打電話來,還是讓他們難以置信。

  「真的是海琳嗎?你真的認識那個超級大明星?」毛靜怡掩嘴訝道。

  「裘伊!換人換人,我也要跟海琳說話!」趙品賜整個人跳到半空中。

  「等一下啦!抱歉,這裡很吵,我到外頭講話。」

  「這麼熱鬧啊?看來你也過得不錯,這樣我就放心了。」海琳說道。

  「生活還過得去,只是換了一個可能會讓妳很驚訝的工作。」裘伊站在街燈下,苦笑道。

  「有機會你一定要好好說給我聽。裘伊,明天有空嗎?」海琳道。

  「有是有啦,不過妳不是在上海嗎?」

  「演唱會是昨天,我今天一早放假回來,這次有兩天的假期,我想跟你見個面。」

  裘伊微笑道:「當然好啊,我們有一陣子沒見面了呢。」

  「是啊,以前天天都在一起,還是第一次分開這麼久,我好想你喔。」

  「這種話要是讓萬文姊聽到了可是沒完沒了,我到現在都還記得她鋒利如刀的視線,好恐怖啊。」

  「萬文姐還在上海啦,不用擔心,明天中午,我們約東區吃飯。」

  「那裡是鬧區耶,妳沒問題嗎?」

  裘伊親眼見試過海琳歌迷的狂熱程度,擔心她出現在熱鬧地區恐怕會造成暴動。

  「放心啦,我素顏的話他們認不出來的。」海琳倒是顯得信心滿滿。

  次日,豔陽高照的正午時分,路上行人紛紛閃躲熱辣的陽光,被稱為台北時尚中心的東區更是氣溫高漲,就連打扮入時的型男辣妹也難敵酷熱,大量汗水濕潤了衣衫。

  裘伊戴著太陽眼鏡,站在捷運出口等候海琳,像他這樣俊美的少年,隨便怎麼穿都有獨特的風格。今天他挑了一件古著牛仔褲,配上簡便的白襯衫,光是十分鐘內就有兩名女孩前來搭訕。

  這種情形裘伊早就司空見慣,他只會害羞微笑、搖手拒絕,但這樣的表情反而更讓女孩兒們揪心不已。

  裘伊心想:「要是她們知道我的職業是大體美容師的話,應該會立刻倒退三步,轉身手刀狂奔吧。不知道海琳會怎麼想?會不會跟一般人一樣覺得這職業恐怖或是穢氣呢?」

  裘伊想著想著,竟擔憂了起來。

  「不,她不會的,因為她可是海琳啊!」

  一隻小手輕輕拍了裘伊的肩膀,他轉頭看去,眼前那微彎的眼角、略微缺乏水份的肌膚、顴骨上的點點雀斑,都是過去只有裘伊才看得到的面容。

  「好久不見!」

  「海……瓊琳,好久不見了!」裘伊差點脫口而出海琳兩個字,連忙改口。

  戴著棒球帽的海琳興奮雀躍,像個小女孩般拉著裘伊的手,「哇,兩個多月不見,你變得更帥了耶,最近是不是碰上什麼好事啊?」

  「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吧,這裡人多。」裘伊靦覥笑道。

  裘伊帶著海琳來到一間巷弄裡的小咖啡館,一推開門就能聞到濃濃的咖啡豆香氣。店內客人不多,是兩人能夠盡情暢聊的好地方。

  海琳把棒球帽拿下來,今天的她輕裝赴約,不只素顏外出,身上也沒有多餘的裝飾品。

  與過去不同的是,過去的海琳不懂時尚,也缺乏自信,畏畏縮縮的模樣非常不起眼。

  但現在的她已是轟動兩岸三地的大明星,就算不化妝,舉手投足間還是散發出巨星風采。

  沒有人比裘伊更明白海琳的改變,他覺得有點感動,竟不自覺紅了眼眶。

  「咦,你怎麼啦?」

  「哈,沒事,我在想妳真的很厲害,現在已經是天後級的人物了。」

  「什麼天後啊!沒事把人叫老了,你很壞耶,我才剛起步而已,還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況且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啊。沒有天才化妝師裘伊,又怎麼會有流行歌手海琳的誕生呢?」

  「好啦,我們難得見一次面,別再互誇了,我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裘伊笑道。

  海琳笑語盈盈,漂亮的瞳孔注視著裘伊,「你的精神看起來比之前好,整個人感覺很俐落,是不是交女朋友啦?如果是的話,我會很傷心的喔!」放眼全亞洲,除了裘伊之外,或許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有幸讓海琳說出這種話。

  裘伊雙頰一紅,胡亂搖手道:「哪有,我一直都沒交女朋友啊!而且妳傷心什麼啊?妳是大明星耶,我哪配得上妳。」

  「嘻,開玩笑的啦,出國之後我一直很擔心你,家裡情況還好吧?」

  「託妳的福,我和媽媽都很好,而且我換工作了。」

  「真的啊?什麼樣的工作,還是化妝師嗎?」

  裘伊苦笑,低聲說道:「是化妝師沒錯,只不過……是替屍體化妝。」

  「屍體!」海琳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掩著嘴。

  她一聲驚呼引來店內其他客人的注目,海琳連忙伏低身子躲在盆栽後方。

  裘伊向海琳解釋了成為大體化妝師的前因後果,以及前陣子碰上的諸多恐怖事件與驚險經歷。

  他敘述生動,海琳聽得臉色慘白,彷彿身歷其境。

  「天啊,太……太難想像了,我們家裘伊竟然去幫屍體化妝?我的天,我快要昏倒了。」海琳抱著頭喃喃自語,有點驚嚇過度的樣子。

  裘伊正色道:「海琳,正因為是妳,我才說出實話,因為我不想對妳有所隱瞞。」

  海琳深深吸了口氣,抓著裘伊的手說:「我們是好朋友,不管你想做什麼,我都一定會支持你。所以,裘伊,要加油喔!」

  裘伊欣慰的笑著,如同他所預測的,海琳就是海琳,跟其他人不一樣。

  兩人閒聊一陣,海琳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她從包包裡拿出一本香港的八卦週刊放在桌上,神祕兮兮的問道:「話說回來,前一陣子我也碰到不可思議的怪事耶。」

  裘伊問道:「怪事?靈異事件嗎?」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我在香港宣傳的時候,有一次在電視台的休息室等待上台,那時候我坐在化妝鏡前看雜誌,不經意抬頭竟然看見一個女生從我背後走過去。」

  「不是工作人員嗎?」

  海琳想來心有餘悸,臉色微微發白,「好像不是喔,因為那時候房間裡只有我和萬文姊及另一個確認出場順序的現場工作人員而已,門是關著的,我沒有聽見開關門的聲音。況且,萬文姊跟工作人員都沒看見那個女生啊。」

  海琳輕吐一口氣,「後來工作人員告訴我,那間休息室常常發生靈異現象,已經有不少人看過那個女生了。大約在半年多以前,有個女模特兒被發現陳屍在休息室裡。唉唷,一想到我就覺得好毛喔……想不到真的會看到鬼。」

  真實的靈異事件總是令人膽顫心驚,洋溢著溫暖陽光的午後咖啡館氣氛為之一變。

  相對於海琳的恐懼,裘伊倒是顯得不慌不忙,光是這兩個月內他見鬼的次數就不下十次,平常與冷冰冰的屍體朝夕相處,裘伊的心臟早已被訓練得無比強韌。

  海琳翻開八卦雜誌,指著其中一篇小道消息,「香港的八卦雜誌有報導這件事,你看看。」

  裘伊接過雜誌,映入眼簾的是一行斗大的標題,招搖的紅色文字橫跨版面:

  二線小模刺眼自殺,死狀淒慘!為情?為錢?

  報導內頁並大剌剌的刊出女模屍體被發現時的照片,只在臉部重要部位做馬賽克處理,煽動程度十足。女模坐在化妝鏡前,身體後靠,仰著頭,滿身是血。

  兩把尖銳的拆信刀刺穿她的眼球,直達後腦,死狀之慘,世間少見。

  裘伊知道眼睛是靈魂之窗,也是人身上最為脆弱的部位。人類天生具有防衛眼球的本能,哪怕是天外突來一顆飛球,或是行進時仆倒的瞬間,我們都會不自覺地閉上眼睛,那便是保護眼球的反應。

  人的本能會抗拒傷害眼球,尤其是眼球前方出現尖銳物體的時候,心中反抗恐懼的程度會無限增幅擴大。而她竟是以雙刀刺眼而死,可想而知,當時女模死意有多麼堅決。

  「這張照片真的很血腥,剛看到的時候讓我兩天吃不下飯。」海琳吐著舌頭,做了噁心的表情。

  翻開另一頁,文字記載了案情發展及相關後續報導,刺眼自殺的女模名為費璇,半年前曾因為捲入大明星的緋聞事件而短暫爆紅了一陣子,她外型漂亮,敢脫敢秀,媒體本推測她會是下一個香港性感女神,想不到卻在電視台的休息室裡香消玉殞。

  「咦?這照片……」裘伊指著一張費璇生前拍攝的性感照片,她僅著薄紗替業者代言,隱約若現的玉腿和酥胸惹人眼目。豔麗的妝容與冷冽的視線更是透出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但那僅僅是一張翻拍的照片而已。

  海琳用手指戳著裘伊的臉頰,「你好色,看到這種煽情的照片就提高注意力了,裘伊是個色鬼!」

  「不是啦!這張照片不大對勁,這個女孩子,她的妝怪怪的。」裘伊「嗚哇」一聲,連忙撇清。

  「妳仔細看,費璇的妝雖然豔麗,眼眉的線條都勾勒得非常流利,但是這不是正常的鏡頭彩妝。」裘伊吞了口口水,神情怪異,「她的彩妝裡隱藏了一種手法,或許沒有人發現,但我看得出來……不會錯的,她臉上的妝是屍妝。」

  此事太過詭異,海琳怔了半晌,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

  「屍……妝?可那時她還是活人啊……為什麼會上屍妝呢?」

  裘伊搖頭,「我也不清楚,但妳不覺得她的妝給人一種冷豔迷魅的感覺嗎?光是看著這張照片心裡就大受震撼,明明只是張照片,但這種毫不協調、彷彿從照片中抽離的存在感又是怎麼回事?」

  海琳訝道:「真的耶,看久了好不舒服喔。我在香港的時候聽過一個傳聞,費璇突然爆紅可能是有高人指點。」

  裘伊皺眉道:「類似養小鬼那樣的手段?」

  世界上不管哪一個國家,演藝圈都是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地方,藝人們為了爭取曝光會無所不用其極,尤其是擁有神祕信仰的東南亞,有著千奇百怪的邪道及傳說,藝人養小鬼改運更是司空見慣。

  「總之,整件事情讓我覺得恐怖到不行,我看見費璇的影子之後,萬文姊高燒三天不退,我也上吐下瀉,差點沒辦法開演唱會。」

  海琳重新戴上帽子,像小狗般上半身趴在桌上縮成一團,「這次回來除了休息以外,一方面也要找高人問一下事情,萬文姊超迷信的。」

  裘伊想起自己的遭遇,苦笑道:「這世上還真的有許多事情不由得妳不信,至少我是親身經歷過了。海琳,妳自己千萬要小心。」

  「我知道,但其實我更擔心你。」

  裘伊笑道:「不需要擔心我,我可是個妝鬼師呢。」

  海琳奇道:「妝鬼師?那是什麼?」

  裘伊伸出纖細秀美的雙手,在海琳面前攤開,「顧名思義就是替鬼化妝的化妝師,前幾次的事件中,我發現自己的化妝技術能夠淨化鬼魂的怨氣,這雙手似乎還蘊藏著許多尚未察覺的力量。上天給了我這份力量,我就有使命去完成那些只有我才能辦得到的事情。」

  「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是現在的裘伊感覺很有自信,非常迷人喔。」海琳笑吟吟的說。

  裘伊赧道:「妳別糗我了,今後如果碰到危險的話,不管妳在哪裡,都立刻與我聯絡好嗎?」

  「你對我真好。」

  「我們是好朋友嘛。」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