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深夜,大廈,騎樓。

  都市叢林之間,光和影起了化學變化,流逝的時間在這裡停滯,人們搖搖晃晃的從一間間的PUB、舞廳走出,他們臉上各自掛著不同的表情,霓虹的顏色在臉上忽明忽滅。

  這是令人嘆為觀止的都市生態,睡眠在這裡是最不被需要的東西。放眼全世界,每一個繁華的大都市都是如此,東京、香港、紐約、上海,還有台北。

  陰暗的街角腳步聲輕響,有個穿著黑色風衣的男人緩步經過吵鬧正酣的夜店門口,抬頭望了粉紅色的招牌一眼,不屑的笑了。

  「糜爛放縱的人們,顛倒日夜的狂歡,倒行逆施,燃燒生命,真是一群愚昧的蠢貨,這裡可是幽魂聚集的場所啊。」

  幾個手臂上紋著張牙舞爪的刺青的酒客蹲在路旁抽菸閒聊,那人的輕聲自語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其中一人霍地站起,走到黑風衣男人面前,歪著頭看他。

  刺青男的表情凶惡,叼著菸半晌沒說話,擠眉弄眼威嚇著眼前的風衣男。

  他的同伴隨即靠攏上來,這些流連於夜店的年輕人是都市的游離份子,他們自詡為邊緣人,並以此自豪之,遊走於各種界線之上,不管是法律,或是生命。

  血氣方剛的他們不管什麼事情都想以暴力解決。這回,眼前的風衣男子就是個自投羅網的獵物。

  「小子,你他媽的是傳教士是吧,啊?這麼晚了還出來傳教,可惜這裡沒有人信神明啦!」刺青男威嚇了半天,面容蒼白如雪的男人竟是不為所動,依舊面帶微笑。

  風衣男子笑道:「看看你們汙穢的面容,猙獰的眼眉,醜惡且不堪入目,沒有一個地方能稱得上具有美感。」

  刺青男聽得一頭霧水,回頭問道:「這是什麼意思?」

  「他說你長得醜啦!」刺青男的同伴一陣鬨堂大笑。

  「幹!你找死!」刺青男勃然大怒,揮動粗壯的手臂,一拳打在風衣男子瘦弱的臉頰上。

  刺青男自豪的拳擊確確實實擊中對方的臉,但他卻覺得奇怪,為什麼像是打在一塊橡皮上似的,拳頭前端毫無觸感。

  「被這拳打到,牙齒應該會掉三顆。」

  「我覺得是五顆。」

  「那來打賭吧,兩杯啤酒!」

  後方的同夥還在起鬨,卻沒有人發現刺青男額頭上滲出大量不尋常的汗珠,夜裡氣候涼爽,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汗出如漿。

  「我告訴你吧,夜店這種陰氣聚集的場所,常常有無數冤魂等著索命。不相信的話,低頭看看自己的腳邊。」風衣男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盒,拈了些許粉末灑出。

  說也奇怪,刺青男頓時覺得腳邊寒氣逼人,就像緊貼著一塊冰似的,他抱著狐疑的心態低頭看去。

  他的腳邊,有一團粉紅色的物體噁心的蠕動著,肉團上生出了小小的手腳,抓著刺青男的褲管試圖往上攀爬。

  這一看,把他嚇得魂不附體,鬼吼鬼叫道:「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黏著我的腳?」

  風衣男一揚妖豔的眼眉,細聲細氣的笑著,「不尊重他人的生命,不尊重自己的生命,甚至不尊重自己創造出來的生命,你們這些傢伙簡直就是人渣。那是嬰靈啊!是過去被你創造出來,又狠心殺害、尚未來得及出世的孩子們啊!」

  風衣男一拍他的肩膀,「現在它們來找你索命了,而你卻渾然未覺,不是蠢人又是什麼?」

  剎那間,粉紅色的肉團上迸裂出數十道裂口,腥臭血液橫流,紅色的肉縫中出現的是令人膽顫心寒的眼睛,稚嫩但怨恨的視線直逼刺青男,他嚇得喘不過氣,坐倒在地上拚命拍打自己的左腳。

  「幹!什麼東西啦!為什麼會有眼睛?不要看我,不要看我啊──」

  刺青男突如其來的怪異舉動嚇壞了同伴們,在他們眼裡,刺青男的腿上什麼東西都沒有,而他卻發瘋似的拍打、猛搥,甚至撕裂自己的褲管。

  「沒有用的,嬰靈的怨氣非比尋常,接下來你就會被怨氣侵蝕,承受撕心裂肺的痛楚,慢慢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風衣男子雖然話說得緩慢,卻著著實實的刺進刺青男的心裡,方才的威勢蕩然無存,跪在地上懇求他原本想要痛揍一頓再洗劫財物的對象,「你一定有辦法幫我對不對?拜託你救救我,這些東西纏著我,它們……它們爬上來了啊!」

  風衣男子嘆了口氣,「未能出世的孩子們在你眼裡只是一堆『東西』嗎?不珍惜生命的廢物在人世間苟活著,而努力想抓住生命流逝軌跡的可憐人們卻迎接死亡,這世間是多麼不公平!」

  「先生!你會救我對吧?」刺青男不顧同伴勸阻,不住磕頭,此時粉紅色的嬰靈肉團已經攀爬到他的頸邊,咯咯的笑著。

  風衣男子嘆了口氣,俯身在他耳邊說道:「救你?我為什麼要救你?像你這種人不是罪有應得嗎?」

  刺青男哭道:「你到底是誰……這些嬰靈是你帶來的對不對?」

  「我的名字叫做羅賓,是個妝鬼師。」風衣男子慢條斯理地說道。

  「妝……妝鬼師?」

  「所謂的妝鬼師就是能用奇妙的化妝技術消除怨魂或死屍怨氣的專家。」名為羅賓的男子突然面泛驚人邪笑,「但也能反其道而行,讓死怨之氣加速膨脹擴大,就像這個樣子。」

  他手中瞬間多了兩支畫筆,柔軟的白色鬃毛像是繪製傳統山水畫時使用的幼羊毫。羅賓的畫筆前端幻化出五色光芒,在嬰靈肉團身上刷刷幾下,繪出了如同刺青般凶惡的圖騰。

  肉團上登時冒出幾張幼小的臉蛋,眼睛鼻子嘴巴一應俱全,它們是糾結在一起的含恨之魂,身上的怨氣被羅賓增幅加強,幻化成了更駭人的形貌。

  嬰靈肉團散出一縷深黑色的怨氣,化為實體鑽入刺青男的嘴中,他的臉上瞬間青筋暴露,眼球充血。

  刺青男的同伴怒吼衝上,揪著羅賓的領子大罵:「你對他做了什麼!想死嗎?」

  「你們該注意的是他,嬰靈的怨氣攻心,他也沒剩多久可以活了。」

  「嬰靈?」

  咯咯、哈哈、呵呵呵。

  嘻嘻哈哈哈哈、嘻哈哈哈!

  淒涼的街道上響起了無數孩童輕靈的笑聲,眾人毛骨悚然,想不到真碰上了靈異現象,哪裡還管得了同伴的死活,立刻一鬨而散。

  刺青男跪在地上,背脊不住抽動,他的臉部肌膚底下浮凸出無數的小小手印,彷彿想從裡頭撐破他的臉頰似的。皮膚肌肉連同神經一起斷裂,劇痛讓他發出殺豬般的喊叫,兩邊臉頰血淋淋一片,從破口中白森森的顴骨清晰可見。

  羅賓對血腥場面絲毫無動於衷,只是輕搖他金灰色的長髮,轉過身去,低吟似的自語:「現在你嘗到骨肉分離的滋味了。像你們這種人渣竟能苟活於世這麼久而未遭報應制裁,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奇蹟。」

  聽見慘叫聲從店裡慌忙跑出的酒客們,眼見刺青男吼叫聲漸漸微弱,躺在地上口吐白沫,頓時七嘴八舌地熱烈討論起來。

  一小時後,都市東邊、熱鬧繁華的鬧區,位於五十二樓的高級酒吧內,一身黑色風衣的羅賓站在大片落地窗前俯瞰著耀眼燦爛的夜景。

  一位穿著深紅色露背洋裝、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的美女緩緩來到他身旁。

  明眼人都知道,這位美女常常在螢光幕上露臉,是頂尖的模特兒之一,事業版圖橫跨伸展台、平面廣告與電影。

  名模薇思。

  「羅賓,想不到會在這兒遇到你。我聽說你離開台灣了?」

  「有點事要忙,所以趕回來了。」

  「我可是痴痴的等著你這個天才彩妝師幫我做造型的機會呢。」薇思道。

  羅賓一笑,「肯定有機會的……再過一陣子。」

  「怎麼今天這麼有空來酒吧喝酒?」薇思甜膩的嗓音就像化不開的麥芽糖。

  「因為我喜歡這個城市的夜晚。」羅賓望著玻璃帷幕外的燦爛夜景。

  「要說夜景,巴黎、紐約不是更美嗎?」薇思不解。

  「因為這裡是我的故鄉,我的家啊。」羅賓縱聲大笑,這間高級酒吧的客人都是政商名流,身價無不是天文數字的人物,如此安靜舒適的場所突然聽見一陣詭異的大笑,酒客們紛紛將視線投向羅賓。

  羅賓向那些上流社會的菁英人士們深深一鞠躬。

  「Welcome to Taipei,這個沒有希望的城市。」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