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後,辦公室內,沈千藍擰起裘伊的耳朵。

  「你還真會給我找麻煩,現在該怎麼辦才好,放到冰櫃裡嗎?」

  茉莉被他們放在沙發上,就連沈千藍也從沒見過這種肌肉柔軟富有彈性,冰冷卻不僵硬的屍體。

  「等等,我想替她化妝。」裘伊凝視著茉莉,夢囈似的說著。

  沈千藍失聲道:「你替她化妝幹嘛?她又沒有家屬會替她辦喪事,況且這女孩的樣子根本不需要化妝吧!」

  裘伊不顧沈千藍的勸阻,執意拿起粉撲及口紅,對身為一個彩妝師的裘伊來說,五官精緻的茉莉簡直就是最棒的化妝素材。

  沈千藍斥罵道:「我不管你了,要是出了什麼事,後果自行負責,不幹我的事!」她氣沖沖的躲回布簾後方的棺材睡覺。

  裘伊輕輕撫摸茉莉雪白的臉龐。

  「原來妳叫茉莉啊,是不是因為身上帶有茉莉花香味的關係呢?妳是從那個水缸裡逃出來的對吧?我一見到妳的時候就明白了,當初把妳藏在那個恐怖地下室的人是誰啊?竟然為妳取了睡美人的外號,還蠻貼切的呢。」

  「現在我要替妳化妝囉,雖然我不知道妳離開這個世界多久,但是還是希望妳能從此安息,不再受人打擾了。這裡是個安全的地方,千藍雖然嘴巴壞了點,其實是個非常好的人,妳可以安心的待在這裡。」

  裘伊一邊和茉莉說話,一邊替她上底妝,裘伊認為茉莉五官雖然完美,臉龐卻缺乏血色,沒有血色的肌膚無法營造出晶瑩通透的視覺觀感。

  從海琳身邊離開之後,裘伊已有許久不曾湧起如此想要替一個女孩化妝的熱切情感,海琳的外貌雖然不完美,卻是最適合化妝的五官,而眼前的茉莉,一個完美無瑕的女孩,卻是具冰冷的死屍。

  所謂化妝,便是讓一個不完美的人能夠臻至完美境界的魔法,海琳經由化妝變得完美,彌補了她唯一的缺憾。

  茉莉也是如此,倘若她能睜開眼睛,能說能笑,就是個完美的女孩。

  這時,裘伊已經替茉莉擦完淡淡的腮紅,女孩的氣色登時一變,白裡透紅的臉頰看起來生氣蓬勃。

  「睡美人,雖然我不是妳的王子,但我可是能讓妳睡得更香甜的魔法師喔!我的名字是裘伊,是負責化妝的禮儀師,不過也有人叫我妝鬼師就是了。」

  擦眼影的時候,裘伊並不使用道具,而是用自己的手指沾了些許顏色,如翱翔於大海上的海鷗一般,往茉莉的眼皮上平順的滑過。

  「不管什麼時候看你替屍體化妝,都讓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沈千藍捺不住好奇心,竟然又跑出來偷看。

  「剛才很明顯的還是一具屍體,現在看起來卻是個睡著的女孩了。」

  「是啊,所以她才是睡美人啊。」

  眉筆在指尖轉了轉,那是裘伊的習慣動作。

  只有在替人化妝的時候,少年才會顯得意氣昂揚,渾身散發出迷人的風采。

  沈千藍俏臉微紅,在心內暗道:「這混蛋娘娘腔,竟然能那麼帥氣!」

  最後的步驟是上唇彩,裘伊調配了最適合她的淡粉唇色,唇筆抹過如同棉花糖般柔嫩的唇。

  裘伊是個畫家,最後一筆櫻花般燦爛的粉紅色,勾勒出一幅無可挑惕的名畫。

  「好了,完成!」裘伊回頭笑道。

  沈千藍突然哇哇大叫:「靠靠靠靠!」

  「靠?」

  「靠北啦,她睜開眼睛了!」

  「我幫李佳如化妝的時候她也曾經睜開眼睛,沒什麼好驚訝的吧?」裘伊奇道。

  「她她她坐起來啦──」

  裘伊猛然轉頭,只見茉莉已經坐直身體,唯一能夠遮掩胴體的雨衣也隨之滑落。

  絕美的女孩張開雙臂,輕輕擁抱著裘伊。

  「謝……謝,裘伊。」那是一道稚嫩但略顯僵硬的聲調。

  裘伊硬是把頭又轉過來,沈千藍頓時聽見喀的一聲脆響。

  「她叫我名字耶,哈哈。」裘伊嘴角不自禁的抽動。

  「千藍,給茉莉一條毛毯好嗎?她沒穿衣服耶。還有……我的脖子扭到了。」

  「白痴!這是現在該擔心的事嗎?死人活過來了!」

  「謝……謝。」

  「嗚啊,她又說話了……到底是死的還是活的啊?裘伊,快探她鼻息!」

  「報告!沒有呼吸,而且很冰!」

  「喔喔,原來還是死的……靠!見鬼啦──」

  沉眠許久的睡美人終於張開眼睛,並且擁抱了她的王子。

  暑假的第一天晚上,沈氏禮儀公司內亂成一團,為了一個彷若重生的女孩,毫無經驗的少年和少女像無頭馬車般橫衝直撞,鬼吼鬼叫。

  翻箱倒櫃找衣服給茉莉穿的時候,沈千藍忍不住哈哈大笑。

  她越笑越大聲,到最後捧著肚子躺在地上翻滾。

  辦公室裡多了一個活人,一個死人竟能讓她這麼開心,已經好久沒有那麼熱鬧了。

  茉莉天真的望著慌亂的兩人,竟咯咯笑了,就像一朵從福馬林池內的無數死屍中綻放的白色茉莉花。

  裘伊替茉莉畫的並不是屍妝,打從一開始他就把茉莉當成活人來化妝,所謂畫龍還須點睛,替茉莉找回生氣的同時,女孩就這麼醒過來了。

  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原因,但茉莉確實醒了,雖然她沒有呼吸,體溫依然冰冷,但她能說能笑,就像個普通的女孩子一樣。

  茉莉換上沈千藍的運動服,濕潤的大眼睛望著兩人。

  沈千藍拉開椅子坐在茉莉面前自我介紹:「我叫千藍,沈千藍,是這裡的老大。」

  「是這裡的老大,老大。」茉莉像剛學說話的鸚鵡一般重複著她說的話。

  「很好,以後妳就叫我老大吧。至於那個白痴,妳可以叫他娘娘腔。」

  「娘娘腔。」

  「喂!不要亂教她沒有用的話啊。我是裘伊,裘──伊──」

  茉莉微微歪頭,露出困惑的表情:「裘伊,娘娘腔。」

  「哇哈哈哈,茉莉妳是天才啊,沒錯,他就是娘、娘、腔!」沈千藍再度笑倒在地。

  學了幾句話,剛醒來不久的茉莉打了一個呵欠,眼皮又慢慢闔上。

  「啊,她又死了。」

  「是睡著了吧?」

  「哎呀,不管啦,反正這女孩就先留在這裡。你身上臭死了,還不回家洗澡?」沈千藍捏著鼻子說道。

  裘伊拉起衣服一聞,差點沒暈過去,一整晚情況混亂無比,讓他壓根忘了自己曾跳進髒臭的河水中,又和噁心的腐屍纏鬥一晚。

  「我馬上就回去,茉莉就拜託妳了。」

  沈千藍啐道:「放心啦,死人不會跑掉的。」

  裘伊掛念母親的狀況,匆匆忙忙趕到家,時間是十點四十二分。

  裘伊心想,按理來說,母親今天傍晚看見的應是披著麻布袋的茉莉無誤。

  而殯儀館那對情侶撞見的河畔幽靈,肯定是追著茉莉,從地下福馬林池而來的男性腐屍。強烈的怨氣化成恐怖的詛咒之力,讓無辜的情侶檔接連暴斃死亡。

  裘伊拉開紗門,客廳沒有開燈,只有神桌上的燭燈散發紅色光芒。

  室內籠罩在一片詭異的紅色暗影中,裘伊覺得有點奇怪,平常這時候母親應該還沒就寢才對。

  「媽,我回來了。」

  家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回應。

  「睡了嗎,還這麼早耶?」

  裘伊脫鞋進房,伸手在牆壁上摸索著電燈開關。

  客廳老舊的日光燈總要閃爍數十下才能完全開啟,小時候裘伊都會等待燈光完全點亮才敢走進自己在裡面的房間。

  客廳尾端的走道連接著母親和他的房間,最裡頭則是廚房的流理台。

  啪喳、啪喳。

  日光燈以熟悉的節奏閃爍著。

  明暗交錯之間,裘伊突然看見一塊黑影從流理台前閃過!

  裘伊瞬間頭皮發麻,那片黑影看起來像是……披著孝麻的飛頭。

  「媽!」裘伊慘叫一聲,沒命的衝向母親的房間。

  「媽!妳在嗎?」門是鎖上的,代表裘雅現在正在房內。

  裘伊把門敲得桌球響,裡頭傳出裘雅細微的聲音:「裘伊?怎麼了?我現在就開門。」

  叮。

  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終於完全點亮,室內一片光明,裘伊嗅到了身旁的福馬林溶液的臭味。

  「別、別開門!先別開門!」他連忙反向緊拉著門。

  「到底是怎麼了,不知道為什麼今天覺得很累,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那就好,沒事了。媽,妳再回去睡吧。」裘伊試圖讓自己的語氣鎮定下來,就算那顆血肉模糊的飛頭緊鄰他的耳際,他也不願讓裘雅感到恐懼。

  「真是個奇怪的孩子,晚餐在冰箱裡,肚子餓的話自己熱來吃喔。」

  「好──」

  裘伊放開門把,緩步後退,一路退到快到客廳。

  飛頭惡狠狠的瞪視著他,散發出來的怨氣跟河畔的男腐屍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呼──啊──嘎。」飛頭無法言語,只能傳出瘖啞的哀鳴。

  裘伊拚命喘息,化妝箱放在辦公室裡,此刻懷裡只有一支口紅,根本無法立刻消除飛頭的怨氣。

  「不要緊張……不要緊張……一定有辦法的。」裘伊心想。

  飛頭圍繞著裘伊旋轉,而被裘伊看成孝麻的東西卻是那張乾扁的人皮。

  他心內發毛,此時已是退無可退,又不能大聲嚷嚷,裘伊陷入孤立無援的處境,沒有人會來救他。

  「呼──啊──嘎!」飛頭的聲音明顯兇猛了起來,表情也更加猙獰嚇人,他猛然張開腐爛的嘴朝裘伊咬下。

  裘伊急忙側身一閃,差點被他咬中耳朵,飛頭口中吐著森森白煙,牙關喀喀作響。

  「如果你是要找睡美人的話,她不在這裡,況且她也早已不是睡美人了!」裘伊說道。

  「嘎──」飛頭像是受了刺激,於空中上下晃動,發出咕嚕嚕的異音。

  就在這時候,裘伊將手中的口紅一轉,用力插進飛頭的右眼中。

  他在心內大喊:「如果我真的是妝鬼師,真的有不可思議的力量的話,拜託讓奇蹟發生吧!」

  他並沒有替飛頭化妝,但是口紅刺進的右眼中卻冒出嗤嗤白煙,飛頭發出驚人慘叫,瘋狂飛舞起來。

  「我在這裡!」裘伊跑到窗邊,對飛頭大喊。

  「喀啊──」受創的飛頭勢若瘋虎,高速衝向裘伊!

  這時,裘伊一把拉開窗子,飛頭便這麼撞了出去。

  恐怖的飛頭一離開室內,裘伊立即關窗上鎖,只見飛頭還浮在窗外,以陰森的視線看著他。

  「裘伊,剛才在吵什麼啊?」裘雅打開房門,睡眼惺忪的說道。

  裘伊連忙搖手:「沒事沒事,剛才外面有野狗在亂叫而已。」幸好他還擋著窗戶,否則裘雅要是看見飛頭,怕不嚇暈了才怪。

  「這野狗的叫聲還真奇怪……呼啊,我回去睡了,你也快點睡覺吧,別玩太晚了。」

  「嗯!」

  那天晚上,飛頭始終守在窗戶外想要伺機進入客廳,裘伊一整晚守在客廳,完全不敢鬆懈。

  黎明到來之際,裘伊才猛然醒來,窗外的飛頭已經不知去向,耳裡只聽得見清晨的清脆鳥鳴。

  裘伊無力的躺在地上,打了個超級大呵欠:「我的天,真的是……累死人了。」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