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屍閉著眼的神情天真無瑕,雖然赤身裸體,兩人心中卻是絲毫沒有綺念遐想。在他們眼前的女孩好比一尊完美的藝術雕像,而沒有人會對雕像產生遐念。

  裘伊腳上已經癒合的傷口隱隱作痛,他直覺這具少女的屍體或許就是原本存放在地下福馬林池那神祕小房間裡的大水缸內,因為自己被沾有水缸內液體的玻璃碎片劃傷了,所以才能聽見她的聲音。

  「好吧,那麼這一具漂亮的女屍美眉跟後面的那一灘爛肉你打算怎麼辦?」

  「屍體當然是交到殯儀館去冰存,但我想千藍一定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因為這是一件沒有報酬的工作。」

  「就當做功德也不行?」

  裘伊搖頭:「千藍是個金錢至上主義者,心中沒有神也沒有佛,又哪來的功德?」

  「她一定是個不管在多麼嚴苛環境裡都活得下去的女人。」趙品賜嘆道。

  「同意。」

  裘伊從化妝箱內取出手機與沈千藍聯絡,趙品賜又是一番讚嘆,這小子的化妝箱不過就是二十公分見方,竟然能裝得下那麼多東西。

  「你是小叮噹啊!」他暗暗說了一聲。

  電話還沒接通,裘伊卻放下手機,視線直看著河堤步道的另一端。

  「起霧了。」

  「是燒垃圾的煙吧?」趙品賜說道。

  「不覺得風有點涼嗎?」裘伊搓了搓手臂:「有人來了。」

  「哪邊?我什麼都沒看到。」

  裘伊手指前方瀰漫的白茫霧氣,低聲說道:「是貝菈醫生。」

  一個穿著醫師白袍的女人緩步走了過來,趙品賜倒抽一口涼氣,驚道:「八里濱的怪人!裘伊,她她她——」

  「她不是鬼,是人。」裘伊說道。

  「一個正常的活人出場還會有這樣的特效嗎?光是突然起霧這件事就代表她有問題了!」趙品賜死活也不肯相信貝菈是個活人。

  他一直認為,那個女人應該是介於活人與死人之間的某種特殊存在。

  從遠方而來的夜風吹散了霧氣,揚起貝菈的衣襬,她壓著被吹亂的長髮,對裘伊等人微笑。

  「好久不見。」

  「醫生,妳怎麼會在這裡?」

  「為了那個女孩而來,我遍尋不著她的蹤影,想不到竟是被藏在殯儀館的地下福馬林池裡。」

  「妳也看到那一則新聞了?」

  貝菈動作僵硬的點頭,她任何不協調的表情與動作都讓趙品賜恐懼萬分。

  「而且,我也聽到河畔幽靈的風聲,我想應該是她。裘伊,你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聽見她的聲音。這女孩……向我求救。」

  「什麼?」貝菈顯得有點驚訝:「茉莉她……醒了?」

  「茉莉?是她的名字嗎?醒了又是什麼意思?她不是一具屍體嗎?而且我以為她叫睡美人?」裘伊回頭看著躺在地上的女孩屍體。

  「睡美人……當初把她藏起來的人這麼叫她嗎?呵呵,真是個諷刺的稱呼。」

  貝菈輕舒一口氣,緩緩說道:「是的,她是一具死屍,不折不扣的死屍。這麼說,茉莉是自行移動到河畔來的,簡直不可思議,究竟是誰讓她醒過來?」

  裘伊越聽越慌,急忙問道:「等一下啦,我聽不懂妳的意思。為什麼屍體會醒來,她不是死了嗎?」

  「孩子,這件事說來話長,既然你聽得見茉莉的聲音,也許你和她有緣。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女孩的名字正如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茉莉花香氣,裘伊覺得再適合也不過。

  他點頭道:「我會把她送到殯儀館的,當然會幫她化妝整理。」

  貝菈突然睜大眼睛,眼白內滿是血絲,她雙手緊抓著裘伊的肩膀,把裘伊嚇了一跳。

  她的身上瀰漫著濃濃的消毒水味,趙品賜衝過來想拉開貝菈,大吼道:「妳想對裘伊做什麼!」

  「千萬別把茉莉送回殯儀館,拜託你把她藏起來!否則,那群人一定會找到她的。」

  「從剛才開始我就聽不懂妳在說什麼,我警告妳快點放開裘伊,否則就算是女人我也照打喔!」趙品賜掄起拳頭威嚇著她。

  貝菈鬆開雙手:「抱……抱歉,我太激動了。裘伊,請你幫我這個忙,茉莉……那孩子不會想回去那個冷冰冰的地方的。」

  「那一群人是誰?」裘伊問道。

  「對不起,我不能透露太多,但那群人有錢有勢,要是被他們知道茉莉的下落,會引發無法收拾的後果。」

  趙品賜始終維護著裘伊:「妳是不是瘋了?既然那群人很難對付,還把這燙手山芋丟給裘伊,這不是害他嗎?」

  「對不起,對不起。但是現在只有你能幫我了。」貝菈由衷懇求著。

  「品賜,別這樣。她是靜怡的救命恩人。」

  裘伊思考片刻,竟然點頭允諾:「我明白了。不過,我也有一個要求。」

  「錢的方面絕不是問題。」貝菈說道。

  「我不要錢,我只希望以後妳能把所有說不出口的祕密都誠實的告訴我。」

  「啥?你不是開玩笑吧?你不是很缺錢嗎,你發燒了吧,腦袋沒問題?」趙品賜哇哇大叫。

  貝菈展顏一笑:「我的車在外面,把兩具屍體都搬走,還有那輛機車,別在現場遺留任何證據。」

  貝菈駛來一輛廂型車,裘伊先是把茉莉搬進車內,接下來是腐臭噁心的男屍。

  「座椅下面有屍袋,那具支離破碎的男屍用屍袋裝起來。」貝菈指示道。

  裘伊對趙品賜投以求助眼神,光憑他一百六十五公分的瘦弱身材,實在是扛不動那具高大的屍體。

  「我靠!裘伊,我現在開始覺得認識你很倒楣了,被殭屍追殺就算了,現在還要搬屍體,來一整套的啊?我看我也去沈氏禮儀公司上班好了。」趙品賜苦笑道。

  兩人戴上塑膠手套,如果要趙品賜空手搬腐肉,恐怕會立刻把一整天吃的東西全吐在裘伊臉上。

  不久前兩人搏命扳倒的男屍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原地,臉部的化妝因不斷滲出的屍水而糊成一片,趙品賜皺起眉頭:「媽啊,這是怎樣,蛋糕摔爛也沒這麼慘。喂,裘伊,他應該不會再動了吧。」

  「我應該已經消除他身上的怨氣,不會再動了。」裘伊說道。

  兩人費盡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將男屍放進屍袋內,正準備拉起拉鍊的時候,裘伊咦了一聲。

  「幹嘛?別嚇人喔!」

  「不是……他的肚子怎麼……怎麼空了?」裘伊奇道。

  男屍的腹部裂成兩片,向外翻開,裡頭空空如也,所有的內臟早在那一晚就被他拋進池子裡,原本應該容納臟器的地方藏了另一個男人的頭顱。

  那是裘伊親眼看見的,但現在,那顆男人頭顱卻不翼而飛。

  裘伊背脊一陣發涼,他猛然想起。

  他雖藉由妝鬼師的力量消除了眼前這具屍體的怨氣,倘若腹腔內的頭顱也是帶有強烈怨氣的個體的話……。

  他還沒有替那顆頭顱化妝。

  裘伊不敢再想,咻的一聲用力拉起拉鍊,與趙品賜合力搬屍體上車。

  趙品賜扶起車頭已經撞爛的機車,哀怨地說道:「幸好還能發動,要是讓我推車回家的話就跟你絕交。」

  「我會想辦法賠你的。」裘伊雙手合十低頭說道。

  「不用了啦,你又沒錢,這台破車,早該換了。」趙品賜搖搖頭,騎著機車噗嚕嚕的走了。

  貝菈從駕駛座探出頭來:「我們該離開了,裘伊,請你帶路吧。」

  沈氏禮儀公司。

  裘伊將前因後果詳述說明之後,沈千藍猛搓著自己的一頭金髮,不耐煩的說:「他媽的,妳當我這裡是停屍間,還是垃圾場?少女的屍體?別開玩笑了,冰櫃很耗電的耶。」

  「千藍,我想幫幫她。」裘伊懇求著。

  「喔,拜託別用那種眼神看我,你是討食物的小狗是吧?」沈千藍哀號一聲。

  「總之先把她搬進來吧,那個……妳是叫貝菈對吧?另一具臭得要命的屍體我可不負責喔。」

  貝菈微微欠身:「妳幫我這個忙,也是幫大小姐一個大忙,我要對沈小姐致上最誠摯的謝意。」

  「這件事跟衛青華又有什麼關係?」

  「對不起,請恕我還無法向你們一一說明。」貝菈欠身道歉,姿態放得極低。

  沈千藍揮揮手:「算了,妳也救過靜怡一命,這次算扯平吧。不過妳給我聽清楚了,收留她是為了裘伊,可不是為了衛青華那個臭女人。沒事就快點離開,別站在門口嚇我的客人。」

  面對沈千藍惡毒的言語,貝菈不以為意,她知道這女孩嘴上不饒人,卻擁有一顆柔軟的心。

  「我明白,那麼,再會了。」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發售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