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中午,天色為之一變,以驚人速度聚集的漆黑雨雲籠罩了八里濱,當厚重的雲層裡迸現白光時,海灘上的遊客紛紛收拾行李快步回到民宿避雨。

  裘伊把海灘布捲起,右手夾著陽傘,吃力的往快意居走去。

  「他們都跑到哪裡去了,也不會來幫忙收拾。品賜那傢伙,該不會跟靜怡一起飄到不知名的海島去了吧?」裘伊抱怨著,回到民宿,他把沾了沙的陽傘和充氣海豚放在外頭,扭開自來水沖洗腳上的沙。

  拉開木門,正好在大廳的民宿老闆說道:「很掃興的西北雨對吧,這季節總是這樣,幸好雨勢來得快去得也快。下午雨停了你們就可以再去玩。」

  「請問,我的朋友們都還沒回來嗎?」

  「你們是住二樓的嘛,好像沒看到耶。」老闆遞了一條乾毛巾到裘伊手裡。

  裘伊謝過老闆,獨自上樓,通鋪房間的門是鎖著的。

  「果然沒人回來,要下大雨了,待在海邊應該很危險吧?」裘伊心想。

  他拿出鑰匙開門,門把發出喀的輕響,裡頭突然爆出一聲女孩的驚叫。

  「有人在?」裘伊跑進房裡,赫然看見沈千藍一臉愕然的站在浴室門口,全身上下只圍著一條浴巾,線條優美的長腿一覽無遺。她剛沖完澡,身上冒著熱氣,裘伊還嗅得到沐浴乳的香味。

  沈千藍用力拉緊浴巾下襬,惡狠狠的瞪著裘伊。由於她的身高超過一百七十公分,浴巾下襬只到大腿上緣,只差一步就要春光外洩。

  裘伊真有種命在旦夕的感覺,他連忙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已經回來了,真的不是故意偷看,我馬上出去!」

  「不用了,轉過去就好,我拿衣服進去換。」

  「好……好!」裘伊慌張失措,轉身面對門板,腰桿挺得老直。

  沈千藍噗的笑出聲:「又不是叫你罰站,緊張什麼,我換好啦。」

  「其他人都還沒回來?」

  「衛青華在一樓大廳,我想她應該是不想跟我待在同一個房間裡。你同學和靜怡可能待會就進來了,突然下那麼大的雨,浪應該會變大。」沈千藍看著水氣朦朧的窗說。

  「喔……那我去找品賜跟靜怡好了,我有點擔心。」裘伊說道。

  「你也不想跟我待在同一個房間裡嗎,為什麼不把頭轉過來?因為我是個討人厭的女孩?」她有氣無力的說著,情緒似乎相當低落。

  「不是的,我只是不懂,為什麼妳會如此針對衛青華,彷彿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我真的不喜歡這樣。」

  「她是個表裡不一的女人,雖然給人一副溫順柔和的感覺,其實城府很深。啊……不過我沒有證據,只是感覺而已。」

  她淡淡說道:「如果和她繼續深入交往下去的話,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裘伊默默的嗯了一聲,沒有對她的話多做回應。

  自從兩人相識以來,裘伊不曾有過這麼陌生的感覺,他一直以為沈千藍是個直來直往、講話口無遮攔、個性外放的好女孩。

  而這樣爽朗的女孩居然也有旁人不得而知的黑暗面。

  「咦。」沈千藍怪叫一聲:「那不是救生員嗎?他為什麼往海裡衝?」

  「什麼!」裘伊一驚,心中泛起不祥的預感。

  救生員在視線不良的滂沱大雨裡還冒險往海裡衝,只會有一個原因——

  肯定有人溺水了。

  第五章八里濱的詛咒

  裘伊心亂如麻,顧不得外頭的豪雨,與沈千藍一前一後往海灘衝去。

  遭受狂風暴雨侵襲的海水浴場早已空無一人,雷聲隆隆作響,白光耀眼令人心頭一窒。

  救生員老劉奮不顧身的跳進波濤洶湧的海浪中,拚命揮動雙手,無奈浪頭像噬人巨獸,饒是他泳技高超也無法活動自如。

  裘伊淋得渾身濕透,猛拉沈千藍的手,指著老劉前方叫道:「千藍!妳快看,那邊有一個人!」

  一個少年在白色的浪花裡載浮載沉,老劉花了不少時間才靠近他,先是將泳圈套進他的腋下,隨即半抱著他往回遊。

  兩人差點被巨浪吞食,看得裘伊和沈千藍心驚膽跳,老劉氣喘吁吁的把人拖上岸,裘伊跑過去一看,果不其然,是遲遲沒有回房間的趙品賜。

  趙品賜因為溺水導致呼吸停止,嘴唇凍成了深紫色,躺在沙灘上就像具死屍。

  老劉立即對他施以人工呼吸和心肺復甦術,裘伊急得跳腳,不知該如何是好。

  「品賜,你醒醒啊,拜託你醒醒啊!」裘伊忍不住大聲呼喚他的名字。

  幸虧在老劉的努力之下,趙品賜終於活轉過來,胸腹猛震了幾下,用力咳出一大口混有穢物的海水。

  裘伊發現那一灘黏稠的穢物裡,藏著一枚閃閃發亮的戒指。

  他拿起戒指左右端詳,沈千藍一看立即搶了過來。

  「這個是……靜怡的戒指。」

  這下連膽大包天,就算親眼見到鬼魂也無動於衷的沈千藍都露出駭異神情。

  趙品賜微微睜開眼睛,顫抖的手指著波濤洶湧的海面痛苦說道:「靜怡……被浪捲走了……咳咳咳。」

  沈千藍臉色發白,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表情:「你說什麼!」

  老劉瞪大眼睛,救回趙品賜已經讓他精疲力盡,居然還有一個女孩也被困在海裡?

  海面上水氣瀰漫,除了浪濤雨聲外,眾人聽不見其他的聲音。

  就算想救人,在不知道位置的情況下,真的是大海裡撈針。

  沈千藍身形一晃就要往海裡衝,裘伊當機立斷,由後方緊緊抱住她,大叫:「妳這是去送死!」

  「王八蛋,不要管我!我要去救靜怡!」沈千藍情緒激動,雙手用力一揮,手肘打中裘伊的眼角,裘伊吃痛悶哼,但雙手依然緊扣住不肯放開。

  「千藍!妳冷靜一點!靜怡精通水性,不會那麼容易就溺水,難道妳比靜怡還會游泳嗎?」狂暴雨勢中,裘伊聲嘶力竭的吼著,好不容易才讓沈千藍冷靜下來。

  深怕失去摯友的女孩抱著頭無助的蹲在地上:「不要……拜託不要,我最不想幫朋友收屍……靜怡……。」

  在場的人都知道,趙品賜是命大讓老劉看見了,但行蹤不明的靜怡肯定凶多吉少。

  ※

  房間裡,難言的低氣壓籠罩著眾人,誰也不願意見到這種情形。

  雨勢依舊驚人,民宿老闆替他們通報警察及海岸巡防隊,只盼能夠有一絲希望。

  趙品賜休息片刻後好不容易才能開口說話,沈千藍忙不迭的追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們為什麼沒有即時上岸?而且靜怡的戒指為什麼會在你肚子裡?」她的心情很差,導致口氣惡劣。

  趙品賜靠著牆角,欲振乏力的說:「一下雨,聽見廣播的時候我就準備上岸了,靜怡卻喜孜孜的說待會會有好浪,她要衝個過癮。誰知道這場雨來得又急又快,浪頭突然高了起來,我們被海浪沖得分不清楚上下左右。一下子被捲到離岸邊很遠的地方。

  那裡的海很深,靜怡緊緊抱著我,她的衝浪板有浮力,我們本來想藉著海浪的衝力慢慢回到岸邊。一開始很順利,可是……我們快到岸邊的時候,靜怡突然慘叫,說她的腳被漁網纏住了。

  我還來不及拉住靜怡,她整個人就被扯進水裡,那時候一股大浪打過來,我吃了一口海水,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把靜怡的戒指也吞進肚子裡了。」

  「你說漁網?」裘伊想起老劉早上說過的話,八里濱過去曾是個靠岸置拖網捕魚維生的村落。

  衛青華試圖安慰情緒失控的沈千藍,卻被她吼了回去。

  裘伊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一個人離開房間踱到民宿大廳,老闆告知他海巡隊已經出動搜救,現在只能靜待消息。

  大廳的電視上正播映著新聞快報:「今日下午,北部沿海八里濱海灘有一位女性遊客衝浪時遭大浪捲走,至今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聽見「生死未卜」四個字,裘伊渾身一震。

  衛青華輕輕拍了他的肩膀,柔聲說道:「靜怡不會有事的,你要對她有信心,她會回來的。」

  「可是……她為了救品賜……天啊,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裘伊捶胸頓足。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生死自有命數,該來的時候,誰也逃不過。」衛青華突然看向民宿大門,說著令人捉摸不透的話。

  「這……這是什麼意思?」裘伊不解。

  「裘伊,我們到那邊去坐。」衛青華二話不說,拉著裘伊的手走到一旁的沙發區,坐在大型盆栽後方。

  她低聲說道:「等一下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要鎮定一點。這件事情我只告訴你,其實我看得到那種東西。」

  「那種東西?」

  衛青華點頭,她伸手在右眼一按,取下一枚黑色的隱形眼鏡。

  裘伊大驚失色,這如同玻璃般透明的美麗女孩,右眼竟是與常人截然不同的碧藍色。

  「我的右眼瞳孔顏色跟別人不一樣。也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偶爾看得到一些不屬於這世界的東西。」

  裘伊冷汗直流,顫聲道:「你是說……鬼嗎?」

  想不到衛青華搖頭否認:「不是,我看得見的不是鬼魂,而是更奇怪的東西。今天早上剛到民宿的時候,我盯著招牌看了很久。因為那塊招牌被一張沾滿了青苔的網子給纏住了。」

  「漁網……。」

  「你們都沒看見對吧?那時我還搞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意思,現在想起來才恍然大悟。這間民宿,以前應該是捕魚人家的故居。」

  「換句話說,我看得見縈繞於世間,積累已久不肯散去的怨氣。」衛青華眼神真摯,看起來不像是在說謊。

  掛在大門旁的風鈴叮噹一響,衛青華猛吸一口氣,冷不防的趴到裘伊的大腿上,雙手緊抱住他的腰。

  「妳妳妳怎麼啦!」裘伊大驚失色。

  她低聲說道:「拜託不要出聲,她在找我。」

  「她?」裘伊疑惑道。

  微微轉頭,只見民宿大門敞開一半,聽得見外頭呼呼的風聲,卻不見任何人影。

  「沒人啊……」裘伊話還沒說完,一顆濕淋淋的女人頭顱突然從夾縫中探出,裘伊倒抽一口涼氣,連忙轉頭。

  光是剛才匆匆一眼就在裘伊心裡造成極為強烈的震撼,正走進民宿的那個女人留著濃密漆黑的長髮,水滴不斷從髮尾滑落,她的臉色極度蒼白,如果說衛青華的肌膚白皙而透亮,那女人的膚色便是類似堅硬的石膏一般死白。

  僵硬的臉部表情與不協調的肌肉動作,在在都讓那女人看起來像是一尊會自行活動的人造玩偶。

  「她是誰?」

  「她……她不是人啊……」衛青華背脊微微發抖,顯然非常懼怕詭異的女人。

  此刻大多數的旅客都在房裡休息,大廳陷入一陣令人發毛的寂靜之中,女人高跟鞋的聲音如同催命喪鐘,喀喀直響。

  裘伊聽見腳步聲逐漸往這裡靠近,他將衛青華緊緊摟在懷裡,不讓她的臉露出來。

  他不敢回頭看,強作鎮定,只求詭異的女人儘速離開。

  當衛青華說她不是人的時候,裘伊潛意識裡立刻同意了她的說法。

  因為,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那女人都不帶一絲生氣,就像他們平常工作時經手的死屍般冰冷。

  腳步聲緩緩朝顫抖的兩人靠近,裘伊心跳加速。

  當腳步聲停在大型盆栽後方時,裘伊只感覺心跳也隨之停止了。

  喀!

  喀喀!

  裘伊咿的一聲,濃縮到極限的恐懼感即將爆發。

  他知道,那是骨頭摩擦的聲音,只有在關節扭斷時才會發出的聲響。

  他不敢想像,站在身後的女人究竟用多麼恐怖的姿態看著他們。

  淒迷的雨夜,惶然無措的少年,失蹤的女孩。

  變調的海濱之旅,還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恐慌正等待著他們。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現正預購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