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伊,不用擔心啦,是我邀你來的,況且你還帶了那麼多美女來,這趟就讓我請客。」趙品賜深知裘伊的情況,走進民宿時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眾人魚貫脫鞋進入冷氣開放的一樓大廳,裘伊回頭一看,衛青華站在門口,仰頭望著招牌。

  「妳不進來啊?」裘伊好意問道。

  「喔……好,馬上來。」衛青華如夢初醒,甜甜一笑。

  裘伊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女孩,一路上他絞盡腦汁,卻想不起來究竟曾在哪裡看過。有可能是某個網路美女的相簿,又或許是她溫文的氣質與海琳相似,導致於形象重疊了。

  房間是一個十坪大小的通鋪,附有電視、冰箱和茶幾,枕頭和棉被都堆在牆角,趙品賜心情愉悅,一進房就躺在冰涼的木質地板上滾來滾去,女孩們則輪流到廁所換上泳衣。

  裘伊從背包裡拿出小型的化妝箱,取出一個水藍色的小瓶子。

  「那是什麼,印度神油嗎?裘伊,想不到你一臉文質彬彬,竟然是個大野狼啊。」

  「什麼印度神油,擦你臉上看會不會變硬。白痴喔,這是防曬乳啦,是我用化妝水跟市面上的產品自己調和的特製品,不但能夠防曬,還有滋潤肌膚的功效。」裘伊啐了一口。

  趙品賜坐起身,望著他最好的朋友:「真不可思議,你整天研究化妝品,又這麼懂女生的心思,為什麼我卻不覺得你很娘啊。」

  裘伊笑道:「因為這是我的工作,而我非常喜愛我的工作吧。」

  「大家對你的印象都是錯的,我要跟大家說裘伊一點都不娘,而且還很色。」

  浴室的門喀的一聲開啟,沈千藍腰際圍著一條水藍色的沙龍裙,裙身顏色漸層,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是千變萬化的藍。

  三個女孩各有優點,沈千藍高挑修長,衛青華白皙動人,毛靜怡熱力四射。

  趙品賜看得頭都暈了,有種置身天堂的錯覺。

  「你們還不去換衣服?」沈千藍說道。

  「我們都穿海灘褲,只要脫上衣就可以啦,記得先擦防曬。」裘伊把特製防曬乳液遞到她手裡。

  「你想替我擦啊?」沈千藍神祕一笑,裘伊連忙否認:「我可不想被剁掉,妳們自己擦,這是我特調的,比一般市售的都有效。」他一把扯起心花怒放的趙品賜,兩人扛著陽傘逃難似的跑了。

  毛靜怡用手肘頂了沈千藍一下,揶揄道:「那個小帥哥是你新男朋友啊,超美型耶,就像日本藝人一樣,可惜就是矮了點。」

  「妳哪一顆腦袋的記憶裡我曾經交過男友啊?」沈千藍作勢要抓毛靜怡,對方嬌笑著跳開。

  「我只有一顆腦袋啦!」

  「他是我的員工,新來的大體化妝師,而且非常厲害,是名符其實的天才。」沈千藍說道。

  毛靜怡喔的一聲:「能被心高氣傲的沈千藍認定為天才,那就真的是個天才了。」

  她嘆了一聲:「其實妳很受歡迎的,長得高又漂亮,只是渾身帶刺,沒人敢接近妳罷了。那個小哥很厲害啊,能夠突破妳的心防。」

  「去去去,說什麼瘋話,我哪有心防,心裡有座銅牆鐵壁的人是她吧。」沈千藍不客氣的伸手指向衛青華。

  「明明是學校裡人氣最旺的女王,大可抬頭挺胸,卻總是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假惺惺,看了就噁心。」

  衛青華微笑道:「千藍,我很想跟妳打好關係,為什麼妳總是要針對我呢?」這玻璃般透明的女孩,就算遭到惡言譏諷,依然保持著溫柔的笑容。

  「唉,算了,我比不上妳啦。反正我就是脾氣暴躁的瘋女人!」沈千藍彎腰一把抓起她的充氣海豚,快步往沙灘走去。

  「千藍,等一下啦!」毛靜怡叫道。

  耀眼的豔陽天,無疑是個下海遊玩的好天氣,海灘上也應景的擠滿了玩水的年輕人們,裘伊插好陽傘,一轉頭趙品賜已經迫不及待的跑到前頭搭訕去了。

  裘伊苦笑搖頭,李佳如死後,他其實消沉了好一陣子,現在終於又回復他好色的本性,見到美女就血氣上衝。

  裘伊躺在海灘巾上,兩隻腳掌露在陽傘外頭,燙得他連忙縮腳。

  「小朋友,你們是生面孔啊,第一次來八里濱嗎?」一張黝黑的臉孔出現在裘伊面前,他連忙起身,一看是個穿著紅泳褲的壯碩男子。

  「對啊,從來不知道福隆旁邊有這種好地方,是朋友帶我來的。」裘伊點頭道。

  「當然,八里濱這地方連地圖上都找不到,你得開衛星地圖才有。你的朋友是內行人,咱們這裡以前是漁村,海產特別有名,玩完水別忘了去吃海鮮。」

  男人露出一口白牙,笑道:「我是海灘的救生員兼導覽員老劉,白天都在海灘上巡邏,有什麼問題儘管來問我。」

  裘伊左右張望,奇道:「你說八里濱以前是漁村,可是這一片沙岸這麼漂亮,也沒看見船舶停靠的碼頭,那漁獲要從哪裡上岸啊?」

  老劉哈哈大笑:「你倒是第一個問我這種問題的人,其實這裡很久以前是被一片黑色的礁岩所覆蓋,而且這裡海底的地形陡峭,明明你看到腳下還是岩石,往前一步卻踩不到底,水深落差甚至可以到二十公尺以上。

  這裡的漁民啊,是開著小舢板到遠一點的海域撒網,然後由岸上的人們用力把魚網拖回來。漁網裡抓到的不管什麼東西都能賣錢,沒辦法,我們這貧窮的小村落沒有大船,也就只能這樣了。」

  裘伊聽得嘖嘖稱奇,又問道:「那為什麼這裡會變成沙岸呢?」

  「只能說是天意吧。近十年來,每年的颱風越來越強,海水倒灌已經變成了常態,而那些從海底捲起來的沙土,一次次的堆疊起來,就在我們不知不覺間變成這麼漂亮的沙灘了。」老劉仰頭朝蒼空一望,裘伊看不見他漆黑太陽眼鏡底下的眼神。

  「反正──既然來了,也就不用深究這些問題了啦。下水別游太遠,離岸邊大概一百公尺就是深水區,很容易溺水的喔。」老劉臨走前不忘提醒,他哈哈大笑道:「不過有我老劉在這,絕不會讓任何人被水鬼抓去的啦,哈哈哈!」他搖搖擺擺,哼著獨特的小調漫步離開。

  裘伊還在思考他的話中含意,突然間臉頰一冰,他哇的大叫,只見沈千藍皺著眉頭:「什麼啊,幫你帶飲料來,竟然嚇成這樣,一點誠意都沒有。我看你不要喝好了,去吃沙!」

  「裘伊好像你養的小狗喔,這麼乖又這麼可愛。」毛靜怡用力搓著裘伊的頭髮,毫不在意親密的肢體接觸。

  「對了,剛才有個救生員特地來告知這裡的水深落差很大喔,游泳的時候要小心一點,別離岸邊太遠。」裘伊說道。

  「靜怡聽到沒,別自以為泳技超群,要是溺水我可救不了妳,我只能幫妳收屍而已。」

  「我呸──百無禁忌百無禁忌,妳這女人別動不動就提到工作的事好不好,搭葬儀車來已經夠嗆了,別再觸我霉頭了啦。」毛靜怡氣得跺腳。

  「咦?另外一位……衛青華呢?」裘伊問道。

  「可能怕曬黑,還在擦你特製的防曬乳液,動作慢吞吞的,等她擦好太陽都下山了。」沈千藍嘟囔道。

  毛靜怡微微一笑,抓著她帶來的衝浪板:「你們小倆口就在這恩愛吧,我要去衝浪,不想當電燈泡。」

  「靜怡!」沈千藍作勢要打她,毛靜怡笑著閃開,動作輕快地往前跑了幾步,一躍跳進蔚藍的海水裡。

  小麥色肌膚的女孩一入水裡,就像重獲自由的人魚,掩不住愉悅的心情,高聲歡呼著。裘伊心想,所謂如魚得水,就是在形容她現在這個樣子吧,說不定她前世真的是條魚。

  裘伊突然舉手向遠方揮了揮,鼓起勇氣外出搭訕的趙品賜顯然是連戰皆墨,一臉垂頭喪氣的回來,但神情有些詭異,還不時回頭張望。

  「媽啊,在海角那邊遇到怪人。」趙品賜眼睛上吊,以詭異的語氣說道。

  「這種大熱天,太陽這麼大耶,竟然有個女人還穿著白袍大衣,她在海角那邊的平房進進出出,我只是經過而已,她竟然站在階梯上對我鬼笑。幹,恐怖死了,搭訕失敗還遇到怪人,我怎麼這麼衰。」他大聲抱怨道。

  「你確定是人嗎?」裘伊笑道。

  「靠北啊,日正當中、陽光普照,你告訴我哪一國的鬼會跑出來曬太陽!」

  「好像沒有喔。」裘伊不以為意,和沈千藍一起笑開了。

  「啊──你們兩個竟然不相信我,混蛋啊啊啊,我要去找靜怡姊姊玩!」趙品賜大吼一聲,往海裡拔足狂奔。

  衛青華慢條斯理的來到海灘,沈千藍一見到她就拉長了臉悶不吭聲,裘伊夾在兩人之間,氣氛一時尷尬難解。

  裘伊想說點什麼,腦子卻像空轉的洗衣機,不管怎麼轉,就是想不到話題。

  反倒是衛青華先和他搭上話:「裘伊,聽說你是很厲害的彩妝師?」

  「也沒有多厲害啦,而且我已經沒在那個圈子做事了。」裘伊搔著頭。

  「真可惜,其實我聽過你的名字。擅長魔法妝容的裘伊,對吧?」衛青華溫文一笑。

  裘伊大感驚訝,沒在演藝圈後台待過的人,不可能會聽過這個名稱,他轉過身,深深凝視著肌膚白皙的女孩。

  「我想起來了,妳是JUJU雜誌的專屬模特兒!難怪我一直覺得好像在哪兒看過妳。」

  「你真厲害,被你看出來了。」

  「哇靠,有夠噁的,衛青華妳別假了好不好,怎麼不順便說妳還是個家財萬貫的千金大小姐,平常上課都有賓利轎車接送,考試還都全校第一名?」沈千藍猛搓手臂,忍不住又爆出惡言。

  「千藍!別這樣,好好相處嘛。」裘伊一把抓著她的手,事出突然,沈千藍竟安靜了下來。

  衛青華呵的一聲:「看來千藍真的很討厭我,那我不打擾你們了,抱歉喔。」

  望著女孩離去的背影,裘伊覺得有點歉疚,他不明白為什麼沈千藍要發這麼大脾氣,就算兩人不對盤,在這種場合下也應該忍一忍。

  「手握夠了沒?」沈千藍冷冷甩開裘伊的手,也起身離開。

2018577842563b.jpg  

【妝鬼師OMEGA】02靈幻少女 預購中
金石堂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577842563&lid=search&actid=wise

博客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99396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