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炎夏之魅

夏日。

依舊炎熱的天氣,藍得過分了點的晴空,吵鬧的蟬鳴聲,以及癱軟在教室裡,眼前出現海市蜃樓現象的學生們。

「所謂的五代十國,是指中國歷史上唐末到宋初的一段分裂割據時期。短短的七十三年間,群雄並起,共有五個自命炎黃體系道統傳承,卻無法收拾破碎局面的朝代出現。」歷史老師站在台前,揮汗如雨的抄寫著筆記。

高達三十五度的氣溫讓裘伊想睡也睡不著,前胸後背都被汗水浸濕,光是一個早上就灌了兩千CC的水。

「再這樣烤下去就要變人乾啦,為什麼還不放暑假啊!」坐在前面的趙品賜回頭抱怨。

裘伊拿手帕猛擦汗,低聲回道:「誰叫咱們學校省錢不肯開冷氣呢,看著那兩台冷氣閒置在那邊,真的有夠浪費。」

「這種天氣還唸個屁書,就是要去海邊玩啊,陽光、沙灘、美女!我們是高中生耶,不是應該享受大好青春嗎,卻困在這裡等著變人乾,這樣對嗎?」

「您真有閒情逸致,這種抱怨請跟校長說去,看他老人家會不會大發慈悲,來個全校白沙灣一日遊。」裘伊乾笑兩聲。

趙品賜似乎想到好點子,一臉狗腿樣笑道:「對了,這個週末我們就去北海岸吧,怎麼樣?反正也快放暑假了,憑裘伊大爺的本事,應該能找到幾個正妹隨行吧?別忘了約上回看見的那個大美女啊!」

「你說千藍?我勸你最好別對她有興趣,不然可比被鬼纏上還恐怖。」裘伊苦笑。

「千藍千藍,嘖嘖,想不到我們的裘伊已經跟人家發展出可以只叫名字的親密關係了,你這根本就是見色忘友,狼心狗肺,忘恩負義,五代十國!」

「成語別亂用好嗎?」裘伊白了他一眼:「我跟千藍只是員工與雇主的關係,而且是她要我這麼叫她的。」

趙品賜喔的一聲:「所以,你已經正式到那邊上班了?叫什麼公司來著?」

「沈氏禮儀公司。」

「禮儀公司……禮儀公司……嗯嗯。喂!那不就是葬儀社?」趙品賜突然起身大叫,引來老師和全班同學的注目。

裘伊連忙摀著他的嘴,硬是把他按回座位上。

「趙品賜,你剛說什麼葬儀社?」年邁的歷史老師挪動花白的眼鏡問道。

趙品賜一臉愕然,神情僵硬的乾笑著:「老師,不是啦。我剛是說章魚燒啦。我突然想吃章魚燒,不小心叫太大聲了啦。」

「葬儀社跟章魚燒,也差太多了吧。」一旁同學竊笑。

歷史老師嘆了口氣,慢條斯理的說:「同學們,我知道天氣很熱,老師也一樣難過,但是現在想吃的東西,應該是刨冰才對吧?」

歷史老師獨特的反應引來全班同學的哄堂大笑,趙品賜坐回位子上,緊張兮兮的說:「好險,他耳朵聽不清楚。」

「我看他是看你太白痴不想理你吧!」裘伊暗暗搥了趙品賜一拳。

過去,他是時尚前衛,如同花蝴蝶般在演藝圈大美女之間遊走的天才彩妝師。

李佳如事件之後,裘伊明白了自己的能力與必須肩負的責任,他千變萬化的彩妝不但能讓活人改變外貌,增強自信,也能讓死人以最完美的姿態迎接另一段人生,甚至消除怨魂的怨氣。

裘伊深信這是份有意義的工作,再加上迫於經濟壓力,他決定到沈氏禮儀公司工作。不過,唯獨在葬儀社上班這件事情,他不想讓班上的同學知道。

「好吧,我會問問千藍能不能去,但她想不想去我可不能保證喔。」

趙品賜一聽到裘伊答應,眼神都亮了起來:「那就這麼決定了,訂民宿交給我,咱們禮拜六早上出發。」

「好啦好啦,老師又在看你了,趕快轉過去啦。」裘伊拿書擋著臉,嘟囔道。

傍晚六點,裘伊準時抵達沈氏禮儀公司,通常這個時間沈千藍一定躺在棺材裡睡大覺,裘伊知道只要有工作必須出勤的時候,處理完屍體後她幾乎都熬夜到天亮再直接到大學上課。

裘伊走到布簾後方的黑色棺材旁,心想,這具棺材不管什麼時候看都是這麼陰森。但是側躺在裡頭呼呼大睡的女孩又是一臉幸福樣,睡得十分香甜。

「千藍,我帶便當過來了,該起床了吧。」裘伊輕輕搖動她的肩膀

「嗚……裘伊,幾點了?」沈千藍的長髮披在臉上,嘟著小嘴問道。

「六點半,快點起來吃飯。」

「讓我再睡一下啦……。」

「不──行──」裘伊硬是把她拉起來,睡眼惺忪的沈千藍全身無力,纖腰柔若無骨,整個人癱在他胸前。

「看來她真的很累。這也難怪,每天日夜顛倒,又幾乎都睡在公司,躺在硬邦邦的棺材裡怎麼會睡得好?這種生活誰撐得住啊?」裘伊自語。

好一陣子過後,沈千藍才重新睜開眼睛,大大的打了個呵欠,順手接過便當,連眼睛都還沒完全張開就開始吃飯。

「哇……連洗個臉都懶,這個女人實在有夠邋遢。」這句話裘伊當然不敢說出口,只在心內暗道。

睡得滿臉油光的沈千藍察覺到裘伊奇特的目光,凶巴巴的道:「有什麼好看的,專心吃你的飯,噎死活該。」

「哪,千藍。妳……想不想去海邊玩?」裘伊埋頭猛吃便當,突然冒出這句話。

「海邊?幹嘛……小弟弟,你是在約我嗎?」沈千藍對裘伊拋了一個毫無魅力的媚眼,痴痴的笑著。

「我同學約的啦,他說什麼夏天就是應該衝海邊,叫我找『美女』一起參加。」裘伊刻意強調那兩個字。

「這樣啊,那當然少不了我一份啦。」沈千藍眼睛一亮,連忙放下吃到一半的便當,跑到布簾後方去翻箱倒櫃。

過了一會,她抱著一個乾癟的充氣海豚走出來,眼眉帶俏的笑著:「這傢伙買了這麼多年,終於能派上用場啦!」

裘伊心內暗笑,果然用上美女兩個字就騙得沈千藍心花怒放,她平常雖然是個與死亡為伍的收屍人,畢竟還是個正值青春年少的十九歲少女,無法抗拒陽光和沙灘的誘惑。

「什麼時候出發?」沈千藍喜孜孜的問著。

「週六早上,搭火車去。」

沈千藍笑道:「搭火車多麻煩,天氣這麼好就是應該開車兜風,我開車就好了。」

「千藍,妳有車嗎?」裘伊疑惑著,他從來沒見過沈千藍開車。

「我自己是沒車,但是公司有車啊。」沈千藍突然賊兮兮的勾著裘伊的頸子:「嘿嘿,少年,感謝我吧,崇拜我吧。我再找個正妹同學一起去,讓你們兩個宅男眼睛吃吃冰淇淋。」

柔軟的胸部不斷碰觸裘伊的臉頰,讓他羞得面紅耳赤,急道:「快放開我啦,熱死了!」

沈千藍爽朗大笑,自從裘伊來到這裡,清冷的辦公室內多了一絲人氣,有個說話的對象,讓她每天都期盼著晚上裘伊提著便當出現在公司門口的身影。

父親死後,沈千藍一個人承擔了太多的責任,個性好強的她咬牙忍耐,從不對旁人訴苦。

那時裘伊還不知道,易怒性格底下的她,其實只是個單純且愛笑的女孩子。

週六清晨,蒼空深藍透亮,北部濱海公路上一台漆黑的葬儀車疾駛而過。

從陽金公路方向過來的重機車隊,戴著墨鏡,瀟灑帥氣的這群人張大了嘴,目不轉睛的看著這台奇特的車子,還以為是哪裡有人家出殯了。

更讓他們訝異的是,駕駛座的窗是開著的,坐在裡頭的駕駛是個同樣戴著墨鏡,穿著粉紅色無袖背心的金髮美女。

葬儀車車速極快,短暫的交會,他們只看見車身上貼著幾個白字,「沈氏禮儀公司」。

車內,氣氛異常凝重。

除了開車的沈千藍以外,後座的人們則顯得尷尬不已,四個人八隻眼睛根本不知道該放哪裡好。

裘伊表情古怪,趙品賜的目光則是不斷在另外兩位女孩臉上游移,一臉豬哥樣。

「千藍……拜託,哪有人開葬儀車到海邊玩啊。」裘伊承受不住後座眾人的沉默,開口說道。

「你要求很多耶,我就只有這台車,不然你出車啊。」沈千藍啐了一聲:「況且……要載那個白痴女人,開葬儀車剛剛好啦!」

裘伊作夢也想不到一趟快樂的海濱之旅竟會在剛開始的第一個小時就體驗到如此火爆的場面。

沈千藍口中的「白痴女人」指的是坐在裘伊正對面,面容白皙,笑容甜美,黑髮如瀑的古典美人。

一個小時前,裘伊與趙品賜到公司集合時,就看見沈千藍拉長一張臭臉,悶不吭聲,而她身旁站了一位讓趙品賜差點窒息的美女。

「那個……對不起喔。我想她不是有惡意的,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對吧。」裘伊對古典美人苦笑道。

古典美人水亮瞳眸閃了幾下,輕笑道:「沒關係的,是我硬要跟來,惹得大家不開心真是抱歉。」

另一個女孩說道:「青華,不是妳的錯啦,誰叫毓秀突然說不能來,況且大家都是同學,小藍也不是真的排斥妳,她只是因為毓秀爽約有點不爽而已。」

那女孩轉頭對裘伊說道:「我是毛靜怡,這位水水是衛青華,我們都是小藍的同班同學喔。」

如果說衛青華像一盒甜美清涼的牛奶冰淇淋,那麼毛靜怡就像是巧克力口味的冰棒,小麥色的健康肌膚與衛青華白裡透紅的膚色形成強烈對比。

「說到海邊,就是我出馬的時候了。」毛靜怡笑道:「我很擅長衝浪喔,如果你們想學的話,我可以免費教學。」

趙品賜忙不迭的搶話:「我叫趙品賜,也是這小子的同班同學,這次想不到能跟三個大美女一起出來玩,真是太幸福了,請多指教!」

「嘻,你嘴巴好甜,不怕生螞蟻啊。」衛青華一笑。

沈千藍立即猛搓手臂:「媽啊,妳是八點檔偶像劇看太多嗎?這句話才噁心得會生螞蟻吧。」

「千藍!」裘伊和毛靜怡異口同聲制止沈千藍,兩人不由得相視一笑。

一個多小時車程,在趙品賜指引之下,一路上了山,又繞了半個小時,穿越隧道後前方視野豁然開朗,月牙型的白色海灣出現在眾人眼前,少年和少女們齊聲讚嘆:「好美喔。」

趙品賜得意不已:「這可是我的私人景點,北海岸很難找到這麼漂亮的沙灘了。」

「想不到你一臉呆樣,還蠻厲害的嘛,我常常到北海岸衝浪也不知道有這種地方耶。」毛靜怡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這邊地方雖然小了點,人卻不像福隆那麼多,民宿我已經預定好了,等一下我們放完行李就直奔沙灘吧。」

裘伊舉手問道:「品賜,你訂幾間房啊?」

「廢話,那當然是一間大通鋪啦,哈哈哈。」這小子彷彿奸計得逞,笑得非常開心。

沈千藍說道:「靜怡,妳不用怕,要是那兩隻豬哥敢做出什麼奇怪的舉動,我就剁了他們,直接收屍!」

裘伊猛吞了口唾液,他知道沈千藍說到做到,若是心懷不軌,絕對有可能被碎屍萬段。

「千藍姊姊,我們哪敢啊,哈哈。」

聽見趙品賜不知死活的調笑話語,裘伊心內為他捏把冷汗,並在胸口畫了十字架,願天主保佑他能活著回台北。

古意盎然的木造民宿是海灣附近蔚為風潮的建築風格,有別於台灣其他地區清一色的藍白色地中海風,裘伊等人抵達的民宿以高價進口檜木打造,質樸的原木顏色,處處都可嗅到芬芳的木頭香氣。

門口高掛著形狀不規則的木匾,寫著「快意居」三個字,以南洋風格打造的建築物旁還種植了充滿熱帶氣息的棕櫚樹。

裘伊大開眼界,不禁盤算著民宿的價格,他的手頭可不像其他人那麼寬裕。

 

殺人導演s  

新一季妝鬼師已經上架~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