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義文不是眾人眼中的資優生,他是個鐵石心腸的惡魔。
裘伊不斷思索著,兩人話中提到的那個失蹤的學姊究竟是誰?難道會是自己曾替她化過妝的周雅筑嗎?
「因為被那兩人強暴,又沒有人相信她所說的話,最後選擇逃離學校嗎?不……不是這樣的。」一股強烈的寒顫竄上背脊,裘伊腦中閃過第一次見到沈千藍時她說的一句話。
舊校舍裡有女鬼在抓交替。
而抓交替的女鬼不是李佳如……她只是其中一個犧牲者罷了。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對了,先報警!」裘伊手忙腳亂拿出手機,110三個數字才按了兩個,他突然停止動作。
「警察不會相信我的話,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他們肯定會選擇相信鍾義文。一定得找信得過我的人……」裘伊思忖道。
他腦中閃過一位警官的面容,那個與沈千藍熟識已久,且慣於處理屍體的刑警──袁俊良。
但裘伊根本不知道他的聯絡方式,只好再撥一次電話給沈千藍。
電話彼端傳來沈千藍的歡呼聲:「裘伊!你想來我公司上班了嗎?」
「不是啦,沈小姐,我想請問一下袁俊良警官的聯絡方式。」
「臭小鬼!我說過叫我千藍吧?而且你找俊良那個智障要幹嘛?」
裘伊把剛才聽見的談話內容詳述一遍,沈千藍唔了一聲:「果然有內幕,想不到資優生是個變態啊,他這種人長大以後一定是超級智慧型罪犯,這種人心狠手辣,比鬼還可怕。」
「要是被阿木他們知道我在一旁偷聽的話,我肯定會被他們打死,所以必須找信得過的人才行。」
沈千藍笑道:「你放心,俊良他自以為是懸疑警匪片裡的英雄主角,他最喜歡處理詭異離奇的案子,以前他還真的解決過許多誇張的血腥案件。碰見這種事情找他就對了,不管他是在睡覺還是在大便都會飛奔過去。」
裘伊立刻撥了電話給袁俊良,深夜將近十二點,對方還是精神抖擻的接起電話。裘伊嘖嘖稱奇,電話中的刑警顯得非常興奮,和沈千藍敘述的一模一樣。
袁俊良立即開車趕到河堤邊接裘伊,為了不打草驚蛇,他開的是自己的轎車。
轎車緩慢沿著河岸小道離開,袁俊良咋舌於案情急轉直下的發展,表情看上去竟有些興奮。
「如果你沒聽錯的話,這可是如假包換的懸案,你們的學校不簡單啊,竟能養出那種心狠手辣,冷靜無情的怪物。」
裘伊喟嘆道:「誰也想不到鍾義文會是那種人,李佳如要是知道他的真面目的話,絕對不會喜歡上他,更不會為了他而上吊自殺。」
離開河畔社區,轎車逐漸加速,映照在車窗上的街燈飛也似的後退,裘伊靜靜的看著自己的倒影,心內百感交集。
「警察先生,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袁俊良哈的一笑:「當然是去你的學校啊。」
「去我的學校?」
袁俊良點頭,輕聲說道:「不良少年的心防很容易攻破,他是那種會害怕報應的人。但是資優生就沒那麼容易了,極度自我中心的人不信鬼神,凡事以自己的利益為優先,況且他聰明狡詐,城府極深,很有可能會反咬不良少年一口,把所有犯罪行為都推到他身上。
「所以,我們得先找到證據才行。」
「證據?」裘伊不解。
「沒錯,就是他們犯案的證據。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一棟舊校舍有四層樓對吧?」袁俊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裘伊現在回想起來,鍾義文的確像是那種類型的人,親眼見到李佳如的屍體還能無動無衷,並矯情的前去參加她的告別式騙取他人的同情信任。
鍾義文走的每一步棋都精準計算過,他早就為了脫罪做好最佳的準備。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作夢也料不到會在阿木找他出來訴苦的時候湊巧碰見替李佳如化完最後一次妝,正在回家路上的裘伊。
「這就叫做天理昭彰,報應不爽。裘伊,老天爺讓你聽見他們的祕密談話,就是要你替那些死去的女孩們討一個公道。」袁俊良神色嚴肅,若是平常,對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說些諸如報應、天理、因果輪迴之類的論述,保證會被當成怪叔叔並嗤之以鼻。
裘伊默默的聽著,短短幾天內,他經歷了一般人終其一生都不會遭遇的怪異事件,親眼見證了死亡,痛苦的天人交戰後,裘伊漸漸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
這世界上,有些事情除了他以外,沒有人能夠完成。
再度回到舊校舍,裘伊心裡忐忑不安,主因是他幾乎能夠確定舊校舍裡躲著一個等著抓交替的女鬼。
女學生斷頸命殞當夜,所有人都看見出現在二樓的朦朧身影。
至於那是誰,裘伊不敢確定。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