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裘伊睡過頭,遲到了半個小時。

才八點半,校園裡卻擠滿各大電視台的SNG車與媒體記者,他們都為了同一個目的而來。

一旁圍觀的好事學生甚至起鬨替今晚的晚報頭條下了一個標語——

驚愕!校園詛咒,接連不斷的女學生自殺事件。

校方想盡辦法阻擋媒體進入校園,整個學校就像水般沸騰了起來,包括老師在內,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心思開始第一堂課。

趙品賜靠著窗,看著那些隨著瞎起鬨的學生們,不忿說道:「死了人還那麼高興,真想看看他們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無情的成分。」

「品賜,昨夜我夢見李佳如。」裘伊有氣無力的說。

「夢裡我為她上妝,她很開心,但最後臉頰卻腐爛了,她告訴我,還想讓我為她化一次妝。」

「這是作惡夢,還是李佳如託夢給你?」

「我不曉得,但是我已經快受不了了。」

趙品賜從沒見過裘伊這麼沮喪的樣子,想說些什麼為他打氣,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裘伊從口袋裡拿出氣泡紙放在桌上,一張紙片從口袋裡掉了出來。他彎腰拾起,發現那是昨天沈千藍遞給他的名片。

碰到什麼沒辦法處理的事情就來找我。」裘伊想起她說過的話。

或許像她那種專業人士能夠解決自己所碰見的難題吧,裘伊心想。

於是,裘伊按照名片上的號碼,戰戰兢兢的撥了一通電話過去。

「喂,沈氏禮儀公司。」聽起來像是剛睡醒般死氣沉沉的聲音。

「那個……請問是沈千藍小姐嗎?」

「你誰?為什麼有我的電話,想要做什麼?」沈千藍不改惡毒口氣,嚇得裘伊頓了半天才敢接話。

「我的名字是裘伊,是昨天晚上被妳抓到……那個……的男生。」裘伊講到這裡,臉頰瞬間泛起紅潮,一旁的趙品賜大感疑惑,不明白他在害羞什麼。

「喔──是你啊,被鬼壓了嗎?」電話那頭的沈千藍居然噗哧笑了一聲。

她那輕鬆的態度讓裘伊覺得緊張萬分、憂愁難解的自己像個白痴。

訴說完昨夜託夢的內容,沈千藍的聲音逐漸清晰:「我明白了,今天你下課之後過來我公司一趟,我幫你處理這件事。」

「真的?」裘伊大喜,想不到會這麼順利。

沈千藍呼啊一聲:「廢話,我都說要幫你處理了,還疑問個屁!我要睡美容覺去了,到晚上之前別再打電話來吵我,否則就殺了你。」

 

第三章收屍女王

裘伊沒想過自己真的會有機會來到這個地方。

市立殯儀館外,俗稱「葬儀街」的民權東路一段一帶。

一般人印象中,殯儀館不像醫院是個迎生送死的場所,在這裡只有離別,只有哀傷而沒有喜悅。只要走進館區內,站在一間間區隔整齊的告別式會場就會深刻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殯儀館是最後為親人好友送別的地方,離開這裡,就意味著再也見不到那個人了。

沈氏禮儀公司則是位在人潮紊沓,車水馬龍的小巷弄中──一條明明人潮洶湧,兩側商店櫥窗裡擺放的卻盡是些牌位、棺材、骨灰罈的怪異小巷。

沈千藍公司倒是與其他歷史悠久、光是站在外頭就令人發毛的葬儀店鋪不同,沈氏禮儀公司窗明几淨,低調而時尚的裝潢風格讓裘伊稍微安心了點。

「幸好不是門口就擺著大棺材的那種店,誰知道棺材裡有沒有躺人啊。」裘伊心想。

他推門進入,公司看起來規模不小,裡頭卻沒有半個員工,所有的燈都開著,辦公室內靜悄悄的,裘伊也不敢大聲嚷嚷,壓低聲音問道:「有人在嗎?我找沈千藍小姐,請問──有人在嗎?」

裘伊等了半晌,依舊沒有任何人回應,現在是晚餐時間,或許沈千藍外出用餐了。

他心中隱約泛起一絲異樣的感覺,這麼大一間公司辦公室裡沒有人,說是外出

用餐,門又沒鎖。況且沈千藍與他約好晚上七點見面,裘伊準時抵達,她就算臨時有事要忙,也應該交代一下員工,知會他一聲吧。

喀。

狹長的辦公室深處傳來一聲輕響,聽起來像是敲擊木頭產生的共鳴聲。

裘伊心頭一跳,鬼鬼祟祟的探頭探腦:「沈小姐是妳嗎?我是裘伊,今天早上打電話給妳的人。」

辦公室後方掛著一張布簾,將長方形的室內空間隔成兩個區塊,剛才那聲響很明顯來自布簾後方。

雖說辦公室嶄新潔淨的裝潢不會令人心生恐懼,但畢竟還是間葬儀公司,裘伊嚥了口唾液,好奇的將布簾掀開一角。

他萬萬沒想到布簾後方竟擺放著一具通體漆黑的棺木,上蓋橫倒在一旁,他退了兩步,感到毛骨悚然。

「剛才的聲音……是從棺材裡發出的?」

喀。

又是一聲輕響,這次裘伊聽得清楚明白,棺木裡肯定有什麼東西。

他嚇得頭髮直豎,哇哇大叫:「鬼……鬧鬼了鬧鬼了!鬼啊──」

一道蒼白的人影倏地從棺木內坐起,僵硬而死白的臉孔正對著裘伊。

「殭屍復活啦!」裘伊鬼吼鬼叫。

任何人看見冷硬的棺木裡突然彈出什麼東西,都會下意識的出現這種反應——

轉身拔腿就跑。

膽子不大的裘伊自然也這麼做了,若是在空曠的地方當然沒什麼問題,不過他忘了自己還站在人家的辦公室裡,才一轉身就撞到辦公桌桌角,猶如被人一拳打中腹部般,痛得他哀號不斷。

「唔……好吵喔。你是誰啊?」裘伊口中的「殭屍」揉著眼睛,兀自不停的打呵欠。

「沈……沈千藍?」裘伊皺著眉頭,撫著肚子,這才發現棺材裡躺的哪裡是什麼殭屍,而是個如花似玉的美女兼沈氏禮儀公司的總經理。

沈千藍睡得迷迷糊糊,尚且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她把長腿從棺材裡跨出,跌跌撞撞的跳了幾步。

「喔,是你喔,這麼快就七點啦……呼啊。」

沈千藍突然睜大眼睛,以驚人的速度扭頭看向掛在牆上的鐘。

「晚上七點!靠,我又睡過頭了,下午的課一口氣全蹺了啊!完了完了……要是企管學被當的話肯定會被那個女人恥笑一輩子。」她臉上浮現裘伊從沒見過的表情。

性格凶惡的女收屍人也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樣,會擔心害怕,會偷懶蹺課……。

蹺課?

沈千藍嘆了口氣,睡意早已一掃而空,她大力揉著蓬鬆的金髮,以極為難看的姿勢蹲在裘伊面前:「小鬼,你為什麼不早點來叫我起床?還有,你一直盯著我看是什麼意思,欠揍嗎?」

裘伊低著頭,滿臉通紅的說道:「妳快點把衣服穿起來啦。」

「沒看過人家穿運動型內衣喔,又不是全裸,害羞什麼。」沈千藍斥道。

她轉頭起身,僅著清涼背心和貼身熱褲,姣好身材一覽無遺。她走到黑色棺材旁,彎腰打開冰箱,取了兩罐飲料,拋了一罐到裘伊手裡。

「你真的很膽小,一點都沒男生的樣子,拜託你振作點,不然等下怎麼辦事啊?」

「一般來說,只有死人才會在棺材裡睡覺吧!」

「天氣熱,棺材涼啊,只有我一個人在公司裡,開冷氣多浪費。不相信的話你可以躺看看,超好睡的呢。」沈千藍哈哈笑道。

「其他員工呢?辦公桌都乾乾淨淨的,是都下班了嗎?」裘伊問道。

「沒有其他員工啦,這間公司只有我一個人。」

「一個人?」

「說不定還有幾隻鬼啦,只是我看不到,哈哈哈。」她拉上布簾,笑聲令人發寒。

對女生很有一套的裘伊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百無禁忌的豪爽女孩,反而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和她相處。

「所謂巾幗不讓鬚眉或許指的就是像沈千藍這種人吧。」裘伊突然想起國文課上學到的成語。

「讓你久等啦,我們去處理你的夢魘吧。」布簾刷的一聲拉開,沈千藍已經換上簡便的襯衫和長褲,俐落的打扮和昨夜髒兮兮的樣子截然不同。

紫幕輕垂的台北街頭,行人一如往常的繁忙,沈千藍輕鬆自在的走在裘伊前方,輕聲哼著歌,看起來心情不差。途經燈光明亮的便利商店,裘伊瞥見電視螢幕上正播放著海琳的新曲MV,不禁心頭一酸。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