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伊想起他見過這個女孩,李佳如上吊自殺的那個午後,她宛如模特兒般的身段在一群警察中特別顯眼。

「靠!小太妹,我是警察伯伯耶,說話放尊重點喔。」名為袁俊良的刑警似乎認識高挑的女孩。

金髮女孩狠狠瞪了他一眼:「再說一次小太妹,下次我就幫你收屍。」

「潑婦、凶婆娘、河東獅、肖查某,我一口氣講完了,妳又能奈我何哈哈哈。」袁俊良邊跳邊笑,動作靈活的閃避金髮女孩的拳擊。

金髮女孩動作趕不上精於柔道的袁俊良,不想自討沒趣,鋒銳的眼神於是看向坐在地上的裘伊。

「喂,小鬼。」

裘伊渾身一震,結巴說道:「是……是!」

「你最好小心點,這兩天去廟裡求個護身符,否則別怪我沒警告你。」

「護身符,為什麼?」

啪!極度緊張的裘伊又捏破了一顆氣泡。

凶惡的女孩斜飛細眉:「那是什麼聲音?」

「是……氣泡紙。」裘伊從實招來,從口袋中拿出已經捏得破破爛爛的氣泡紙。

想不到女孩竟笑了:「你幹嘛那麼緊張,只不過是可能會被鬼跟而已啊。」

「什麼?被鬼跟……」裘伊整個人跳了起來,嚇得臉色蒼白,顫抖不已。

「喂!你是男生還女生啊?有沒有卵蛋啊你,別跟小女生一樣膽小好不好。」金髮女孩毫不客氣的一掌往裘伊肩膀拍去,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好痛好痛!」裘伊俊俏的臉蛋皺得跟苦瓜似的,

女孩一臉狐疑的捏著他的臉頰,仔細端詳:「你真的是男生嗎?還是故意男扮女裝?」

「偶、偶真多速男生啦……嗚嗚。」連話都說不太出來的裘伊窘迫不已,拚命掙扎。

「哼,你別想騙我!」女孩冷不防的伸手往裘伊胯下一探!

袁俊良在一旁見到如此殘酷的光景也是感同身受,那是每個男人都能深切體會的痛。

「啊娘維,這下不能生了。」

裘伊放聲慘叫,女孩滿臉通紅:「我真的以為你是女扮男裝的女孩子……靠,你也長得太漂亮了吧?」

袁俊良笑道:「重點不是那個吧,妳抓著人家的小兄弟耶。」

女孩連忙放手,裘伊痛不欲生地蹲下身,眼角泛現淚光。

另一邊,舊校舍內傳來呼喚金髮女孩的聲音,她輕嘆了一聲,遞給裘伊一張名片:「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的名字叫沈千藍,以後你碰到什麼沒辦法解決的問題就來找我,算是我的賠罪。還有,不准學袁俊良那個白痴叫我小太妹。」

裘伊忍著痛,眼角餘光覷見白色的名片上只有簡潔的兩行字:

沈氏禮儀公司  總經理

沈千藍

沈千藍挪動長腿,快步走進舊校舍裡,一邊喊道:「不要吵啦,馬上就來了!」

「小弟,你還好吧?正中要害耶,我看了都覺得痛。」袁俊良忍俊不住,伸手把裘伊拉起來。

「警察先生,她……她是什麼人啊?」女孩毫不修飾的言行舉止,又總是在一般人絕對不敢靠近的死亡現場出沒,讓裘伊打從心底覺得她是個非常不可思議的人。

「那個小太妹啊,她就是所謂的『收屍人』,一般遇到很難處理的屍體的時候就會請他們出動。啊,很難處理的屍體意思是怨氣很重,像是自殺他殺、或是跳樓上吊這種。如果不請專業人士來處理的話,普通人很容易被鬼纏上,就像你一樣。」袁俊良娓娓道來。

「我真的會被鬼跟嗎?天啊……太可怕了吧。」裘伊一臉委靡的說。

「說不定小太妹看你長得帥捉弄你罷了,不用太在意。話說回來,你是不是知道女孩自殺的內情?」

裘伊於是把整件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袁俊良快速抄在筆記本上。

「所以說,今天自殺的女孩有可能是被前一位女孩的鬼魂誘導到學校來自殺的,嗯嗯。」

眼前的刑警從剛才開始就盡說些怪力亂神的話,讓裘伊困擾不已,與其說他是警察,倒不如說他更像個舞符搖鈴的師公。

袁俊良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好了!我知道筆錄怎麼寫了,你可以回家了。」

裘伊一頭霧水,他突然驚覺,方才惶然不安的情緒被這兩個瘋瘋癲癲的人一鬧居然穩定下來,至少雙腿不再發抖了。

此時,沈千藍已經收拾好女孩的屍體,讓醫護人員抬上救護車,慢條斯理的從陰森的教室中走出。

裘伊呆呆的望著沈千藍所在的方向,視線微微向上。

沈千藍仰頭一看,又不耐煩的揮手說道:「咦,你還沒走啊?快點回去,不要待在這裡。」

同時,袁俊良搭著裘伊的肩膀,半強迫的帶他離開校園:「我開警車送你回去吧,不要再看了。」

裘伊坐進警車後座,還痴痴的往舊校舍的方向望著,因為,當沈千藍走出教室的時候,二樓走廊突然出現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那裡的女孩,用她漠然的雙眼向下觀望。

那天晚上,在場的每個工作人員都看見了那個女孩。

披著血淋淋的長髮,面容陰鷙的怨靈。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