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妝鬼師omega】01 殺人導演

【妝鬼師omega】01 殺人導演

作者:D51

封面繪圖:Izumi

上市日期:2013年9月12日
售價:220元
ISBN:9789862905685

◇9/5金石堂、博客來 網路書局 79折 預購

金石堂  ENTER
博客來  ENTER

◇9/12 各大書店、博客來皆有販售

◇7-11超商選點上架(非全省舖貨,請多跑幾家)

【首刷贈送妝鬼師裘伊X靈異檢察官駱予寒PV角色卡】

妝鬼師裘伊X靈異檢察官駱予寒 角色PV卡

特色

你還記得兩年前的「屠人實況」,
以及造成社會恐慌的連續殘殺案嗎?
「那個人」沒有死,更帶著無數的惡靈回來了……

睽違一年,全新傳說再開
妝鬼師 裘伊VS靈異檢察官 駱予寒
無雙華麗戰火,一觸即發!

小天后海琳的萬人演唱會,竟成為惡靈肆虐的血腥戰場!

內容簡介

場外偌大的液晶螢幕看板播放的是海琳的MV,華麗的舞曲,熱力四射的演出,令所有路過的行人仰首佇足。
,台下則是驚人的歡呼聲,眾人齊聲呼喊海琳的名字,砰的一聲巨響,舞台前方煙火綻放,火樹銀花,耀眼奪目。

巨型電子屏幕出現了海琳的倩影,她帶著舞群從天而降,接下來……

「是時候開始今晚的盛典了,一部經典的動作電影最後一幕需要的是什麼?是的,華麗而耀眼的爆炸。來吧!裘伊,打倒我,否則這裡的一萬五千人都會死!」

靈異檢察官X收屍日記X妝鬼師X殺人熱線
史無前例大亂鬥,絢爛酣戰極度精彩
________即將登場,絕對不能錯過!

作者簡介

D51
蒸汽火車頭,日本樂團,以上都不是。
過了而立之年,慢慢抓住人生方向的輕大叔。
加入明日工作室至今,寫了三十多本書,包含了各種靈異、驚悚、科幻、愛情各種類型。
天蠍座,但蠍尾已經沒有毒了。
非常沒有耐性,唯獨在寫作時,能專注意志力。
愛看動畫、漫畫、電影,特別是爆炸場面多的爽片。
嗜喝咖啡,喜歡自助旅行,尋找靈感,然後寫成小說。

部落格:http://iamd51.pixnet.net/blog
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iamd51

作者自序

我想,讀者們應該會很驚訝。
妝鬼師竟然出了第二部,而且還叫Omega。
Omega是希臘文,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符號Ω。這個字母,代表的是無限大,也象徵妝鬼師的故事,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且會無盡延伸下去。
寫這段自序的時候,我應該還沒公布這本書相關的任何訊息,還在保密狀態中。
別說我喜歡賣關子,其實我只是想給各位更大的驚喜。
2013年了,我們躲過了世界末日,生活還是一如往常,還在讀書的同學們照常上課,而我照常上班、寫稿。日子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唯一值得高興的是,下一次世界末日離我們還很遠。
小 說寫久了就會產生許多怪癖,不過這些古怪的習慣對提昇靈感發想倒是蠻有幫助,例如我在家裡沒辦法寫稿,一定要往咖啡廳跑。完稿前一天絕對會失眠,腦子裡會 不由自主出現多重結局,但是我只能選一種寫。苦無靈感的時候我會捧著一本還沒讀完的書,到廁所去沉思,因為躺在床上看的話,我兩分鐘就睡著了。我喜歡逛書 店,也喜歡買書,但買回來的書很少第一時間就讀完。因為光是在書店看到那許多蘊含創意和內涵的書名,我就忍不住想要寫作的衝動,會立刻打開電腦,進入創作 的世界裡。
除此之外,我還算是個正常人。
去年,我的第一部長篇作品《妝鬼師》順利完結,此後,許多讀者問我,妝鬼師會不會出第二部?但我總是用不確定來回應他們。
這個企劃我算是保密到家了,我的作品裡,有很多角色活在同一個世界觀底下。那就是我們所生活的這塊土地,這個時空。
打從《靈異檢察官系列》開始,三年過去了,我們的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故事裡的人們也經歷了無數冒險。在我心裡,不管是裘伊或是駱予寒都是活生生的人物,他們都在同一片天空下活著。
我連做夢都在想,能不能把這些角色集合起來,創造全新的故事?
所以我大膽的向編輯提議:「讓我寫一部角色大集合的作品吧!」
編輯爽快的答應了,於是這部作品才得以誕生。
在接下來即將展開的全新故事裡面,你們將會看到許多熟悉的角色登場一起奮戰,我寫得非常開心,也希望你們能看得開心。
這次請來了非常厲害的插畫家Izumi大人為本書繪製封面,也辛苦金喵編輯與美編大人花時間找來高手。
一本書能夠順利完成付梓,靠的是許多人的努力,感謝參與本書製作的所有人員。
當然,也萬分感謝購買本書的你。

目錄

第一章 死刑犯
第二章 釣魚
第三章 亡者的頌歌
第四章 灌靈術
第五章 與死靈共舞
第六章 催眠
第七章 殘酷的慈悲
第八章 沉默的反擊

精彩試閱

 

第一章 死刑犯

 

如果有人問,跟一群死刑犯關在一起是什麼樣的感覺?
那麼囚車裡少年死魚一般無神的雙眼,毫無生氣的表情應該可以回答他們的問題。
這輛開往監獄的囚車上載滿了死刑犯,會被國家宣判死刑的原因不外乎他們犯了難以彌補的過錯。
而這些過錯必須以自己的生命作為贖罪的代價。
蓄意殺人、擄人勒贖、販賣毒品等等……
這些死刑犯無一不是滿臉橫肉、眼神銳利的兇神惡煞,他們都對枯坐在一旁,面容白淨的少年感到興趣。
「少年仔,你犯了什麼罪?這麼年輕就被判死刑,一定有什麼原因吧?」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光頭佬開口問道。
「老廖,你還敢問他,裝什麼和氣啊?我記得這是第二次在死囚車上看到你了吧?」另一人哈哈大笑。
「第二次有什麼了不起,老子已經是第四次被判死刑了。」又一人跳出來說話。
第二次在死囚車上看到他的意思,就意味著,這兩人都被判了第二次的死刑。
而第四次的意義,已經不言而喻。
在這個國家,死刑定讞的囚犯也有可能因為表現良好而獲得重新開始第二次人生的機會。
不過,這幾人顯然並不珍惜國家的美意。
外頭下著滂沱大雨,低溫加上潮溼,囚車裡的死刑犯都冷得瑟縮發抖,他們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好不熱絡,少年卻全都聽不進耳裡。
這也難怪,對第一次被判死刑的人來說,想要釋懷接受一切似乎也沒那麼簡單。
他的名字叫傅仲明,兩年前,還是某所明星高中的學生。
而他被判處死刑的原因是,販毒。
現今是個講究人權的社會,因販毒被判處極刑已經是非常罕見的案例,連傅仲明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接受這麼嚴厲的制裁。
他只是個黑幫裡替人跑腿的小弟而已,偶爾幫人圍事拿點小費,自己也不曾碰過毒品,在小混混的圈子裡,他可以算是個行得正坐得端的模範生。
但是這樣的他,卻被判死刑了。
他回想起半年前,他替大哥送貨到一間汽車旅館給正在開轟趴的毒蟲們,一打開門所見到的景象,至今還是令他震撼不已。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不會知道人類的原始本能有多麼醜陋,嗑完藥的毒蟲們失去理性,不分男女,極盡淫穢之能事。
當天晚上,警察便逮捕了那群毒蟲,起出大量的海洛因及嗎啡、神仙水等毒品。
隔天,警察就找上門來,傅仲明還在熟睡中,就被五花大綁回警局。
他認了販賣毒品的罪,汽車旅館的監視器畫面拍得清清楚楚,他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但是他沒想到,進法院時栽在他頭上的是遠超過他所犯下的大罪。
那天,他不過只是送幾份搖頭丸過去罷了,但審判書上卻寫明了,他私藏並販賣超過一百公斤的一級毒品海洛因。
嫌犯傅仲明因罪行重大,判處死刑,並且收押禁見。
他被關在看守所一年,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他深知自己已經沒有希望,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會為他辯護。
傅仲明是個隔代教養的孩子,父母離異各自再婚後,他成為燙手山芋,從小學開始,就由外婆扶養長大。
最愛的外婆在他高二那年去世,失去至親,他也失去了繼續努力的理由。
畢竟,一個爹不疼娘不愛、從小就備受歧視的孩子,連唯一的依靠和希望都失卻,沒有人能奢求他還能獨自一個人努力活下去。
一年之後再審,依舊是宣告死刑,這時傅仲明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
可笑的是,在這個國家死刑並不是一種斬立決的刑罰,在來自國際社會的各種壓力之下,死刑犯多半會被關上十幾年,才能獲得一個痛快。
傅仲明不是笨蛋,他知道自己將會面臨什麼命運,就算運氣好沒死成,出獄時也是三四十歲的中年人了。
他心想,真到了那時候,或許自己還是會選擇自殺吧。
囚車裡那些經驗老到的罪犯聊得開心,回監獄就像回老家般輕鬆自在,但車上除了傅仲明以外,還有一個人不講話。
與其說他不講話,倒不如說,他不能講話。
囚車內靠近駕駛座的角落,有個罪犯被穿上防止精神病患自殘用的拘束衣,外頭還以鐵鍊捆得牢牢實實,包得跟木乃伊似的,連眼睛都被牢牢罩住。
傅仲明心裡好笑,他看起來就像表演逃脫魔術的魔術師似的。
說不定待會突然「砰」的一聲,那人就從囚車裡消失了。
下著雨的夜晚,什麼怪事都有可能發生。
傅仲明先是聽到「砰」的轟然巨響,一秒鐘後,他的世界隨之顛倒旋轉。
「有炸彈!」
天翻地覆之中,他聽見車內有人大喊。他的身體隨著車身滾動而左搖右擺,十幾個人跌成一團,撞得他鼻青臉腫。
整台囚車被炸得翻了幾圈,傅仲明後腦劇痛,他還來不及驚慌,又聽見外頭傳來急促的呼喊聲。
「有人劫囚!保護囚車!」
緊接著便是一陣驚人的駁火巨響,流彈打在囚車上的聲音,讓他有種正在看黑道電影的感覺。只不過現在他是電影中的演員,而且還是那種死不用錢的路人角色。
他嗅到了濃厚的血腥味,鮮血從他額頭淌下,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血,是壓在他身上那人胸口流出的血。
那人被流彈打中了,鮮血泉湧,悶哼不斷。
囚車內的死刑犯們死的死暈的暈,槍聲停息之後,傅仲明只感到一陣足以使人耳鳴的靜寂。
然後,他聽見了笑聲。
「哈哈……哈哈哈。」
是那個穿著拘束衣的怪人發出的聲音。
他外型本就詭異,聽見笑聲,更讓傅仲明一陣毛骨悚然。
因為……那是女人的聲音。
他從來不曾聽過令人如此喪膽的笑聲,彷彿除了瘋狂以外,不帶有一絲雜質,極為純粹的瘋狂。
囚車車門被人打開,寒風淒雨飄進車廂內,傅仲明不敢喘息,逆光之中,依稀能夠看見一個穿著風衣的男子,他的臉與手上都纏著大量繃帶。
方才一陣駁火,很明顯是警方輸了。
他開始發抖,因恐懼而顫抖著。
他有種感覺,不管是在車裡的那個怪人,還是正打開門的那個怪人。
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又或者,不是人。
繃帶男右手一揮,一道凜冽白光閃過,切斷了拘束衣女子身上的束縛,鐵鍊應聲而斷。
女子緩慢起身,跨越車內死刑犯的屍堆,站在車門口脫下頭套。
一頭烈燄般的紅色長髮傾瀉而出,縱使在漆黑夜裡,仍然極為耀眼。
她側著頭,朝車內的屍堆看了一眼,露出了狐媚的笑意。
那雙眼,帶著烈燄般的赤紅。
繃帶男沒有多說什麼,解放女人之後便立即轉身離開,紅髮女人跟在他身後,一男一女遁入夜色之中,迅速消失。
車內已然沒有任何氣息,除了他以外,剩餘的死刑犯似乎都受到槍彈波及而死亡。
傅仲明不曉得自己究竟是幸運還是不幸,他逃過了一個死劫,卻還得迎接另一個死亡。
他大可逃離囚車,改名換姓過新的生活,但是失去生存意志的他連逃跑的念頭也不曾萌生。他只想像現在這樣,靜靜的待在屍堆裡,然後迎接死亡。
也不知道在屍堆裡困了多久,雨還是下個不停,壓在他身上的屍體逐漸失去溫度。
遠處傳來警笛聲響,紅藍燈光閃爍,數台警車趕到現場,沒過多久,車門口出現了三道身影。
中間的身影較為矮小,看起來像是兩男一女。
右手邊那人聲音粗野,說道:「整車的人都死了,劫囚車的人下手還真不留情。」
左側的男人道:「我早說過讓我們來運送那個女人,你們刑事局辦事只會扯後腿,現在犯人跑了,叫我們怎麼跟上頭交代?」
「怪到我頭上來了?別忘了你以前也是刑事局的人,這樣說以前的老部下妥當嗎?」
「就是你們這些傢伙太不成材,才讓我沒辦法安心。」左側的男人深深嘆了口氣。
站在中間的女人走進翻覆的囚車內,對於滿車的屍體,她似乎一點兒也不害怕。
傅仲明努力挪動身軀,發出一聲咳嗽,希望能引起他們的注意。
「你們快來幫忙,還有人活著。」女人忙道。
兩個男人立即幫忙挪開屍體,終於看見滿身是血的傅仲明。
女人穿著黑絲襪的小腿曲線十分誘人,她對他微微一笑道:「你很幸運,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活下來。」
塊頭魁梧的男人解開傅仲明的手銬,像拎小雞般把他扛出囚車,冰冷雨水打在臉上,稍稍讓他的意識清明了些。
「小鬼,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一五一十的告訴我。」眼前的男人面容凶惡,額頭上留有傷口,看起來像是被槍擊過的痕跡。
「我不知道,轟的一聲響,車子翻過去,然後他們都死了。」
「轟的一聲響,難道是炸彈?」男人尋思。
另一個男人身穿整齊西裝,叼著菸,不同於魁梧大漢的剽悍,他顯露出的是如老狼般的深沉。
穿制服的警員替這兩男一女撐傘,看得出來他們都是長官級的人物。
女人則是穿著俐落的素雅套裝,一絲不苟的線條似乎能襯托出她的性格。
「這次運送『火眼』的行動應該是絕對機密,路線也事先換過幾次,已經如此謹慎了還是被人劫囚,看來對方也是不簡單的人物。」女人說道。
魁梧大漢說道:「你們對付過的有哪一個是簡單的人物?別鬧了,這次出包,我可要吃不少排頭,還是趕快幫我想想該怎麼找回『火眼』比較實在。」
他們口中的火眼,似乎就是繃帶男帶走的那個女人,她離開時的回眸一笑,傅仲明記憶猶新。
魁梧大漢深深一嘆:「原本想把她放在一般的死囚車裡掩人耳目,反而起了反效果,這回可真是吃了苦頭。」
女人噗哧一笑:「想不到鼎鼎大名的重案製造機也會嘆氣啊,放心吧,這件事我們會全力協助你們的。」
「有妳一句話,我就安心了。」
「不過我有個條件。」
「要請客吃飯絕對不是問題。」
「不是,我要借這個小朋友回去問點事情。」
「問口供的話我們來問就行了啊!」魁梧大漢疑惑道。
女人露出好看的微笑:「他現在驚魂未定,你們問不出什麼的,況且,這件事背後也許隱藏著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還是先借給我們吧。」
「那當然,檢察官大人一句話,我怎麼敢反對?」
女人又笑了:「我早卸下那個職務,也不在地檢署任職,你別再叫我檢察官了。」
魁梧大漢搖頭道:「我想,警界的人應該改不掉這個稱號吧,畢竟像妳這樣集美麗和幹練於一身,偵破那麼多起重案的女人,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第二個。」
穿西裝的男人突然插嘴:「小袁,她有男朋友,灌她迷湯也是沒用的。」
魁梧男人苦笑道:「學長,我袁俊良是什麼人,就算我有天大的膽也不敢灌靈異檢察官的迷湯啊!」
女人彎腰看著傅仲明,完美的瓜子臉蛋上綴著一對帶著堅定眼神的眸子,朝他微微一笑。
「基本上就是這樣,要麻煩你跟我回去了。」
她對傅仲明伸出右手,輕聲說道:「很高興認識你,我姓駱,駱予寒。」
「我……我叫傅仲明。」少年低著頭,不敢直視駱予寒真切的目光。
她知道自己是死刑犯,那眼神卻不把自己當死刑犯看待。
傅仲明已不知有多久,不曾感受過如此溫暖的視線。
駱予寒回頭問道:「袁警官,這些屍體該怎麼處理?」
袁俊良笑道:「放心,我認識一些這方面的專家。」
「這方面?」駱予寒露出不解的神情。
「收屍啊。講到收屍,沒有人比他們更厲害了。」
「原來如此,那就麻煩你聯絡了。」
駱予寒帶走了傅仲明,袁俊良則留在現場收拾善後,回頭看了一眼毀損的囚車,滿車的死囚屍體,他又深深嘆了口氣。
「究竟是誰這麼大膽劫死囚的囚車,他又是從哪裡得到囚車路線的訊息?」他一邊喃喃自語,邊拿出手機撥號。
電話一接通,袁俊良便哈哈大笑。
「喂,小太妹,感謝我吧,妳有錢賺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宮主linna
  • 哇~連予寒都出現囉!D大這次是大串連還是大集合呢?9/5預購很令人期待的^^
  • 蔡婷怡
  • 書裡面有親筆簽名~~~
    樂~~
    剛看完妝鬼師的夢煞千藍,就衝去金石堂買OMEGA殺人導演
    簽名是一本一本簽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