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任憑裘伊擦抹妝點的海琳,那模樣就像躺在棺木裡的李佳如一般死氣沉沉。技巧高超的化妝技術,能讓死人看起來與活人毫無二致。

其中的差別只在於,死人不會睜開眼睛。

海琳的臉龐是那麼的冰冷,按摩之後依然毫無起色,明明還活著,卻像是死人一樣。

裘伊突然一驚,心想:「我在想什麼啊?海琳是活人啊,她還在呼吸呢。」

拍攝工作開始的那一剎那,海琳恢復了青春活力,一點都看不出她根本沒睡好。

這就是專業的藝人,超凡的敬業精神。

攝影時間耗費了三個小時,裘伊一直站在旁邊默默看著海琳。她在阿年的鏡頭前擺出各種嫵媚、俏皮、可愛的姿勢,每一個微笑都能讓粉絲尖叫昏倒。

攝影空檔,裘伊急急忙忙幫海琳補妝,海琳察覺了他的異狀,伸手在裘伊肩膀輕輕一捏:「裘伊,我們是好朋友對吧?」

裘伊點頭:「只要妳把我當朋友的話,那我們就是好朋友。」

「這話也太無情了吧?所謂的朋友關係,不是單方面認定的吧?就算我把裘伊當好朋友,你又是怎麼想的呢?」

「我……我很喜歡海琳,擔任妳彩妝師的這段日子,或許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了。」裘伊囁嚅說道。

「裘伊,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我心中這份感激永遠都不會改變的。你不但是海琳的好朋友,也是余瓊琳的好朋友。」余瓊琳是海琳的本名,這也意味著,於公於私,她都非常重視裘伊。

「所以啊,就算以後我們不能繼續合作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依然不會改變。」

海琳的一席話讓裘伊的心激盪萬分,這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察覺了裘伊不敢說出口的煩惱,以最溫柔的方式化解裘伊的心結。

「嘻,以後回台灣我會找你去逛夜市啦。」海琳悄聲說道,這個約定可不能讓萬文聽見。

拍攝工作終於告一段落,海琳又匆忙的趕赴下一個行程,裘伊離開攝影棚時已是傍晚時分。

西斜的夕陽在每個人身後拖出長長的倒影,攝影棚外的餐食攤販排了長長一隊人龍,大多是附近的大學生。

裘伊提著化妝箱穿過人群,幾個排隊買晚餐的女孩不時對長相俊美的他頻送秋波,私下討論著:「那個男生好帥喔,是不是藝人啊?」

裘伊苦笑暗想:「海琳才剛離開不久呢,要是被他們發現海琳現身街頭的話,豈不是要引起暴動了嗎?」

街燈開始逐盞點亮,巷弄前方橫貫著一條主要幹道,裘伊想要走到那條路上搭公車回家。

城市的晚霞如同罩著官紗的美人,極度媚惑的豔紅令人目眩神迷,難以自己。

一隊行人匆忙的穿越十字路口,在那其中有個女孩特別顯眼。

只有她的步調與別人不同,低著頭,不疾不徐的走著。

女孩蒼白的側臉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顯得格格不入,裘伊幾乎無法喘息,因為那個女孩穿著成明高中的制服,不論是蓋著側臉頰的中長髮還是略微駝背的姿勢,都像極了那個女孩子。

裘伊早上才去參加過她的喪禮。

裘伊瞪大眼睛,啞著嗓子喃喃自語:「那是……李佳如?」

酷似李佳如的女孩混在人群裡,轉瞬從裘伊眼前消失,行人穿越號誌轉成紅燈,裘伊顧不得路口車輛往來頻繁,快步跟了上去。

女孩腳步看似緩慢,背影卻不斷出現在更前方的人群裡,不論裘伊如何提氣追趕,始終跟她保持著一段距離。走過一個個路口,身旁的建築景色越來越熟悉,再彎過一條巷子就是裘伊平日上學的路線。

此刻夜幕已經籠罩了大地,神祕女孩靜靜的站在路口,依舊低著頭,駝著背,她正在等待裘伊。

剛才追得上氣不接下氣,此刻女孩不動了,反倒讓裘伊有些畏縮不前,如果是他看錯倒還好,若那女孩真的是李佳如……裘伊一陣悚然,難道屍體從棺材裡爬出來了?

女孩移動腳步,往校門口走去,週日晚上學校裡當然沒有人,放眼望去,每一間教室都是一片漆黑,平時人聲鼎沸的學校一到夜裡便讓人感覺詭異陰森,從空曠清冷的校庭看向每天都會經過的穿堂,裘伊手臂上爬滿雞皮疙瘩。

現在的學校就像一座規模龐大的鬼屋,平常有人走動的校舍都如此嚇人,更別提荒蕪破敗又發生過自殺案件的舊校舍了。

皎潔月光下,女孩站在舊校舍外的黃色封鎖線內側等待著,裘伊雙腿發顫,內心天人交戰,不曉得該不該跟著她進去。

女孩毫不猶豫地轉身走進舊校舍一樓左手邊第一間教室。

裘伊心中一跳。

那是李佳如上吊自殺的教室。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