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不敢來。」一道沉穩有力的聲音響起,喧譁聲中,眾人呀然看向會場入口。
鍾義文穿著整齊的黑西裝,繫上黑領帶,特別拿下了眼鏡。
趙品賜啞口無言,只能憤怒的緊握拳頭。
鍾義文先是走到李佳如母親面前致哀,態度超齡而成熟,令人無法想像他和裘伊等人都還是個十七歲的孩子。
「我沒有想到拒絕佳如的追求會造成這種後果,伯母,我感到非常的抱歉。」鍾義文淡淡說道。
「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鍾義文,我明白佳如的死不能怪你,卻也是因你而起。唉,這只能怪她自己想不開,這孩子真是太笨了。」
「您能體諒是最好不過,請容我向佳如道別。」鍾義文轉身面向棺木,態度冷靜得嚇人。
裘伊在一旁不斷安撫趙品賜,在這種場合胡亂發洩情緒一點好處也沒有,只會讓自己難堪罷了。
儀式完成,鍾義文從西裝口袋內取出眼鏡戴上,緩步走出會場。
經過裘伊身旁時,他嘴巴動了幾下,只有裘伊聽得見那細微的話語。
「經過你化妝的女孩確實不錯,其實我差點就動心了。」
裘伊心中一跳,這話是什麼意思?鍾義文為什麼要對他說這句話,難道不只一個女孩向他告白?
裘伊回想今年他曾經在學校為幾個女生化過妝,除了李佳如之外,有一位三年級的學姊,一位是英文老師,還有一位是隔壁班的同年級生。
除了這四人以外,裘伊不曾為其他人化過妝,可以合理推測另外三人中還有人曾向鍾義文告白?
「英文老師已經結婚了,理應可以排除在外。隔壁班的同學據說也有男友,那麼比較可疑的對象只剩下那位三年級的學姊,周雅筑。」裘伊沉思道。
他想的出神,肩膀突然被人用力一拍,嚇了他一跳。
「你在想什麼,走了啦!」趙品賜不耐煩的道。
「喔……喔!」裘伊連忙跟上他的腳步。
裘伊一看手錶,現在沒有時間考慮太多,下午還有工作必須趕到攝影棚去。
與趙品賜匆忙道別,他搭乘公車來到某間專門為藝人拍攝雜誌封面的專業攝影棚,海琳等人尚未抵達,裘伊便開始準備待會會用到的化妝道具,與裘伊熟識的攝影師阿年走進化妝間,笑道:「少年,今天依然這麼努力工作啊。」
裘伊微笑道:「年哥,你別損我了,明知道我經濟情況不好,不努力不行啊。」
阿年三十出頭,是個年紀輕輕就在業界享有盛名的攝影師,瑰麗而浪漫的西洋古典攝影風格大受美女藝人喜愛,每有發片需求,就會委託他拍攝一系列的宣傳照。
阿年說道:「聽說海琳再不久就要去東京啦?」
「是啊,真是替她高興。」裘伊淡淡的說。
「那你怎麼辦,跟海琳去東京?」
裘伊輕輕搖頭:「我會留在台灣,總不能把媽媽丟在這兒,一個人跑到國外去吧?」
「說的也是,不如你來我攝影棚打工吧。我正缺個彩妝師,像你這樣的高手,我隨時都歡迎喔。」阿年知道裘伊的困境,立刻對他釋出善意。
「年哥,謝謝你。我會考慮的。」裘伊拿出眉筆放在桌上,無心去思考當前的問題,腦中盡是鍾義文令人不明就裡的話語。
兩人在攝影棚內默默進行準備工作,沒多久,海琳與經紀人風塵僕僕的趕到。
這陣子由於專輯大賣,潮水般湧入的工作使海琳應接不暇,她已經連續好幾天睡不到三個小時,就算非常敬業的海琳也感到疲累不堪。
海琳勉強擠出一個微笑,拿下帽子和太陽眼鏡,眼眶下方浮現一層深黑的眼圈。
工作超出海琳的負荷,一整天都陪著她的萬文也不遑多讓,忍不住打了個呵欠,說道:「時程有點延遲了,裘伊,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海琳前一個工作的妝還沒卸乾淨就趕到攝影棚來,讓裘伊看了直搖頭。
「不把妝卸乾淨是很傷皮膚的,海琳,妳都沒好好睡覺對吧?」
「這陣子比較忙,昨天日本的媒體還特別來採訪我呢。」海琳呼啊一聲,強打精神說道。
裘伊拿出卸妝綿,細心的替海琳拭去昨夜的粉底和腮紅,一邊說道:「我替你上妝這段時間,妳先閉著眼睛休息吧。忙到沒辦法睡覺,就算是鐵打的身體也受不了。」
海琳輕輕一笑:「你自己還不是一副很累的樣子,還敢說我。」
裘伊一驚,他不曉得自己看起來有這麼淒慘,李佳如自殺一事的確讓他心力交瘁,但他卻沒有那麼疲累的感覺。
「妳顧好自己就好了,來,閉上眼睛吧。」裘伊連忙說道。
裘伊替海琳進行臉部深層按摩的時候,女孩發出了細微的鼻息,似乎真的睡著了。
這一次的拍攝主題是「精靈」,裘伊必須替海琳設計出像西方奇幻世界中的精靈族般白皙無瑕、超脫自然的妝容。
關於彩妝,任何要求都難不倒裘伊,只不過當他拿著粉底上妝時,裘伊心裡浮現了異樣的感覺。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