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女與琉璃色的死亡

接連幾天趙品賜的情緒都不大穩定,本來個性溫和的他變得暴躁易怒,還與阿木等不良少年發生了幾次口角衝突,固定與裘伊一同到校舍頂樓用餐的快樂時光也不復在。

裘伊看在眼裡雖然擔心,卻也無能為力。

沒想到李佳如的死會對趙品賜造成這麼大的影響,總是和李佳如針鋒相對,整天吵吵鬧鬧的他,說不定對那個女孩有好感。

一年前,在剛入學的大家都因陌生而顯得緊張的時候,趙品賜是第一個向他搭話的同學。他開朗活潑的個性讓裘伊很快適應身分從國中生轉換成高中生的那段時期。

趙品賜陪他一起在學校周邊探險,搜尋巷弄內美味的小吃攤,告訴他學校裡的八卦和小秘密。

而如今,他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裘伊同樣難過,但忙碌的生活逼得他沒有時間失落,唯一不同的是,那些女孩們不再追逐他了。好不容易恢復自由的校園生活,裘伊卻覺得不大習慣,幾天前還為了想要變漂亮而瘋狂盯哨的女孩們如今見到他就像見到瘟神似的,別說追逐了,根本是避之唯恐不及。

「會不會是我偷偷幫李佳如化妝,讓她們討厭了呢?」有時裘伊腦中會浮現這樣的想法。

有一次,他終於鼓起勇氣攔下一位女同學詢問。

「妳們到底是怎麼了?李佳如走了之後態度就異常奇怪,看見我像看見鬼似的。」

想不到那位女同學以發顫的語氣說道:「有人……有人說,被你化過妝的人就會死掉,像李佳如那樣……」

裘伊呆楞地站在原地,一時啼笑皆非,他化過妝的人何止上千個,如今卻傳出這種荒謬的傳聞,更令人傷心的是,有人相信了。

學校的難題暫且放在一邊,工作上還有個讓裘伊更為頭痛的問題。

時尚女王海琳的新單曲「夢想飛行」甫發售四天就在兩岸三地賣了將近五十萬張,在盜版猖獗,唱片市場景氣低迷的這個年頭,無疑是個驚人的超級紀錄。這樣的好成績更讓經紀人萬文篤定信念,要將海琳推向國際舞台,打造另一個台灣之光。

裘伊曾經對母親說過,若是海琳能到海外發展,他的工作機會也會跟著增加。

但那只不過是安慰母親的謊言罷了,裘伊明白自己沒有辦法跟隨海琳到海外工作,因為除了身為海琳的彩妝師,他還有個學生的身分。雖說學業根本不是裘伊在意的項目,但孝順的他卻不能放著母親不管。

世界雖大,卻只有他與母親相依為命,裘雅承受了那沒用父親留下的巨大傷害,不知嘗過多少辛酸血淚才把裘伊拉拔長大。若是隨著海琳出國,每一個工作檔期勢必都是半年起跳,裘伊考慮了很久,終於下了這個痛苦的決定。

是時候,跟海琳說再見了。

但是在那之前,他還是必須堅守崗位,在海琳離開台灣前,他都是海琳最棒的彩妝師。

李佳如死後數天,裘伊和趙品賜相約到她家裡上香致意,今天是她的告別式,李佳如的父母篤信天主教,女孩的告別式也是在社區的教堂中舉行。

氣溫高漲的星期日上午,趙品賜騎機車載裘伊來到李佳如所住的社區,位於民生東路末端的巷弄裡,一個樹蔭繚繞,寧靜祥和的居住區。

這裡的房價與裘伊所住的堤防邊相比簡直是天差地遠,生活品質的差異更是不在話下,機車才騎到巷口,遠遠就聽見教堂內播送著海琳的歌曲。

裘伊不禁鼻酸道:「原來李佳如也喜歡聽海琳的歌。」

為心愛的女兒播放她最愛的樂曲送別,是李佳如的父母最後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海琳的歌聲在腦中擴散開來,裘伊走進會場依序排隊,接受引導到了靈堂前。

一具雅緻的棺木放置於李佳如的照片下方,因感情問題而結束自己生命的女孩則安睡於鋪滿白色花瓣的棺木中,她雙目緊閉,面容祥和,感覺只要輕輕碰她一下,李佳如就會睜開眼睛似的。

李佳如的母親一身素黑,來到裘伊身旁向他一鞠躬,悲傷說道:「你就是裘伊吧?謝謝你來看佳如,她常在家裡跟我提起你是個漂亮的男孩子。」

裘伊連忙回禮:「伯母,那個……關於佳如的事,我真的很抱歉。」

李佳如的母親嘆道:「佳如離開之前,有一天她興高采烈的回家,抓著她爸爸問她看起來有沒有哪裡不一樣。唉,這孩子從小就一心想要變漂亮,而那天,她真的變美了。我們從來沒見過佳如那麼開心的樣子,這都要感謝你。

只是,對我們父母來說,不管孩子的外貌怎麼改變,她都是我們心中最美的寶貝啊。」講到傷心處,李佳如的父母又相擁而泣,哀傷的氣息感染了在場的同學們,三班的女生群中立時有人啜泣出聲。

裘伊紅著眼,向李佳如三鞠躬,望著她熟睡般的面容,低聲說道:「對不起,如果我沒有幫妳化妝就好了……都是我的錯。」

趙品賜突然間激動的揪著裘伊,大吼道:「不是你的錯!你讓她變美,讓她開心,你一點錯都沒有!錯的是鍾義文那個混蛋,他拒絕李佳如的告白,害她傷心自殺,竟然還不敢來見她最後一面,一定是作賊心虛!」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