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小魔法奏效了,接連幾天,裘伊的校園生活清靜無比,那些煩人的女孩們不再出現。這天的午休時間,裘伊和趙品賜躲在禁止進入的天台上吹風,無意間聊起這件事。
趙品賜蹲在水塔上,若有所思的說:「你不覺得很怪嗎?你幫那個恰查某化過妝之後,照理來說其他女生應該會更瘋狂的纏著你才對啊,為什麼她們都突然消失了?」
「別說得好像人家人間蒸發了似的,現在這樣才是我的正常生活啊。」裘伊躺在水泥平台上,神情怡然自得。
「的確,早上進校門的時候偶爾還會看見其中幾個人,不過李佳如倒是都沒出現過。」
裘伊一驚:「這麼說來,好像兩天沒看到她了。明明在隔壁班而已,不會是故意躲著我們吧?」
「怎麼,耳根子清閒久了反而懷念起她們的吵鬧了啊?」
「拜託──我又沒有自虐傾向,幹嘛沒事找自己麻煩!」裘伊笑道。
趙品賜突然說道:「聽說李佳如喜歡鍾義文。」
「那個全校第一名?」
私立成明綜合高中在這個城市裡雖然算不上是什麼好學校,但校內每個年級都設置了一個特進班,也就是由校方提供高額獎學金,吸引成績優秀的學生入學並將之編制成專攻國立大學的特殊班級。
兩人口中的鍾義文則是其中的佼佼者,被喻為成明高中創立以來,第一個有機會考上台大醫科的明日之星。斯文帥氣的鍾義文是朝會受獎的常客,在校內女生群中擁有超高人氣。
「難怪李佳如這麼想變漂亮,或許她想向鍾義文告白吧。」裘伊喃喃說道。
「唉,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趙品賜嘆道。
裘伊一怔:「誰是天鵝,誰是癩蛤蟆?」
「靠,你自己猜,不要問我。」趙品賜從水塔跳下,說道:「鍾義文是個書呆子,一心只想考台大,怎麼可能談戀愛。」
「所以說李佳如就算變漂亮也沒機會囉?」
「這種困難的問題,只有老天爺才能替你解答。」趙品賜雙手合十,朝深藍的天空拜了幾下。
鈴聲響起,下午第一節課就要開始,兩人慌慌張張的跑下樓梯,耳邊傳來了吵鬧的聲音。
「大家不睡午覺在做什麼?」趙品賜奇道,三樓走廊上許多學生圍在護欄邊,朝下面探頭觀望,不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一個曾經追逐過裘伊的女生迎面快步走來,裘伊認得她的長相,向她揮手問道:「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家都跑到外面來了?」
沒想到女學生一見裘伊竟然露出極度恐懼的神情,掩著嘴加速跑開。
裘伊一頭霧水,幾天前後遭受到的待遇簡直是天壤之別,他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同時,趙品賜一把將他拉到圍牆邊,叫道:「你看,中庭怎麼有警車,而且還那麼多人?」
緊鄰著舊校舍的校園中庭停了兩輛警車、一台救護車,大人們神情嚴肅的站在封鎖線外交談,任誰看了都知道有大事發生了。
「聽說有人在舊校舍上吊自殺耶。」
「媽啊,真的假的?是誰?」
「聽說是三班的李佳如,剛才我們班有人跑去旁邊偷聽到的,他們班導也在下面啊。」
聽見李佳如這個名字,裘伊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李佳如上吊……自殺?」裘伊失神般的自言自語,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剛才女同學害怕他的態度又是什麼意思?
還沒理出頭緒,裘伊發現自己已經往一樓中庭跑去。
「裘伊!」趙品賜也是震驚不已,緊跟在裘伊身後跑了下去。
舊校舍外圍,兩名警察站在封鎖線外頭,見裘伊氣急敗壞的衝過來,連忙伸手攔阻。
「同學你要幹什麼?裡面不能進去!」
「我……我……」裘伊一時語塞,他從來沒碰過這種情況,大腦皮質層內沒有足夠的經驗可供參考,整個人慌亂無比。
三班的班導王老師哭得淚流滿面,還需要警員的攙扶才能勉強站著。
「難道……真的是李佳如?為什麼,為什麼她會自殺?」裘伊跑到王老師面前問道。
王老師含淚點頭,她的情緒已經接近崩潰邊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舊校舍一樓的教室裡突然有個女人大喊:「把擔架準備好,遺體要出來了。」
「李佳如真的死了……」裘伊腦中嗡的一聲巨響,身穿白衣的醫護人員推著擔架進入教室,沒多久後,擔架上便多了一個淡綠色的大袋子。
裘伊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那種附有拉鍊,看起來像睡袋的東西。
一般俗稱為「屍袋」的東西。

2018576279254b.jpg     

購書連結:

金石堂

博客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