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學期開始,媽媽必須上早班,每天一大清早就得出門,也就是說,她沒有時間為我做便當了。

早上出門必定會看見放在桌上的餐費,我必須自行解決中餐和晚餐。

這天中午,尚儀依舊被圍繞在以她為核心組成的小團體內,根本沒空理我。

我就像一條被棄養的流浪狗,百般無奈的離開教室,前往福利社買麵包果腹。

中午的福利社是戰場。

除了開學典禮之外,或許只有在這裡才能同時看見這麼多學生。

看著販售麵包的阿姨從裡頭拋出麵包,底下萬頭鑽動的樣子,實在很像在國父紀念館的池塘投飼料餵金魚的情景。

我們都是一條條的金魚,被困在這個小池子裡,游不出大人們設下的空間限制。

看那些人瘋狂搶麵包的樣子,我站在人群外圍,深深嘆了口氣。

「光看就飽了,還吃什麼中餐呢。」

我打算去販賣機投一罐飲料,剩下的餐費就當私房錢存起來吧。

站在販賣機前猶豫了片刻,突然間一隻手從旁伸過來把我拉到樓梯間。

「嘻。」銀鈴般的笑聲。「買麵包這麼可憐,沒便當可以吃?」

「學姐。」我說。

「誰是你學姐。」她雙手叉腰,瞪著我。

「語旂。」

「乖。第一次中午在福利社看到你耶。」語旂又露出那眼角微彎的好看淺笑。

「這學期開始,我媽不能幫我帶便當了,所以我得自己買。」

語旂拍拍我的肩膀:「好可憐,看來你這個新手是買不到麵包了,這裡可是殺戮戰場,只有高手能夠生存下來,看我的吧。」

言下之意,她是在這戰場中買麵包的高手?

只見語旂二話不說衝進人群,善用她纖細的身段左扭右閃,沒兩三下就擠到最前方去。

她高舉手中的鈔票,麵包阿姨便丟了四個麵包到她手中。

語旂臉不紅氣不喘的回到我身旁,分給我兩個麵包,隨後拉著我的手說:「走,一起吃中飯。」

也不等我回應,語旂興沖沖的往上走,一連爬了幾層樓,我被帶到從未到過的頂樓。

陰暗的樓梯間內,語旂也不管自己穿的是裙子,突然飛起一腳踢開了斑駁鏽蝕的鐵門。

陽光迎面而來,微風清爽,帶著草木的香氣。

我們身處的是背倚山勢的舊校棟,無垠的碧綠包圍著我們,我轉了一圈,忍不住睜大眼睛,讚嘆著這從未見過的美麗景色。

語旂的短髮被風吹的輕靈飄動,沐浴在微風裡的她,神情寧靜而溫和。

「你們去年九月才來學校,所以可能不知道,五月的時候,學校這裡是會下雪的喔。」

「五月下雪?竇娥冤?」我是有聽沒有懂。

語旂笑說:「竇娥冤是六月雪吧。看來你真的不知道五月雪的意義,不過沒關係,這是我們學校的傳統,想當年我剛來的時候也不曉得。」

國中地理就教過,台灣位屬亞熱帶,年中多雨,氣候溫和。

而下雪的條件一是要夠冷,二是水氣充足。

台灣不是不會下雪,但僅限於高山上,合歡山就是個著名的賞雪景點。

今年冬天雖然比往年冷,也還未達到下雪的標準,更何況是即將邁入夏天的五月?

語旂和我找了個地方坐下,我啃著她買來的麵包,低著頭不敢多看她一眼。

她也許大我一歲,也許大我六個月。

十六歲的她,思考模式卻比我成熟的多。

她總是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不管什麼事情都在掌握中似的,不像我,只要一超過風險值就會亂了方寸。

擁抱夢想的她跟害怕暗戀被發現的我。

種種比較讓我不禁自慚形穢,覺得丟臉斃了。

她見我吃完麵包卻不說話,低著頭喃喃自語,突然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塵,然後走到樓梯間去。

語旂在樓梯間藏了一把木吉他,而她把吉他交到我手上。

「既然你沒事做,唱歌給我聽吧。」

我楞住了。

這是什麼出人意表的舉動?

我真的不明白她的思維模式,有點任性,卻能在最細微的地方展露她善解人意的一面。有點嬌氣,卻能用溫和的笑容軟化人心。

「妳從哪裡變出吉他來的?」

「我偷偷藏在樓梯間的啦,有時候我會自己一個人來這裡練琴,這裡很安靜,又不會打擾到別人。總覺得望著開闊天空的時候,會特別想彈吉他。」

她催促著我:「快啦,我麵包還沒吃完,一邊聽你唱歌一邊吃喔。」

我接過吉他:「聽我唱歌妳可能會吃不下。」

「還沒聽過怎麼知道,就算聽了會想吐,也要先聽過才會吐啊。」

我苦笑:「倒是沒那麼難聽。」

我清了清喉嚨,緩慢撥動琴弦,這把陳舊的木吉他手感很好,就像小時候老爸教我彈琴時,掌心總能感受到木質的溫潤。

握著琴頸,我就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那是一種自然天生的慣性,無數次的彈奏,建構出了神經性的反射動作。

想歌,只需要三秒鐘。

我開始彈奏。

這是一首經過改編為吉他獨奏的版本,Eagles Love will keep us alive

很多人都聽過這個經典樂團的不朽名曲「加州旅館」,卻不曉得他們其他的抒情歌一樣出色。

我不懂歌詞內容,更不曾嘗試去懂它。

這輕柔的曲調已足夠讓我沉浸於歌曲的情緒之中,我用略微低沉的聲音小聲的哼著。

語旂閉上眼睛,放下手中的麵包,微微搖晃著腦袋,似乎很享受這首柔和的小調。

微冷的風吹得樹葉沙沙作響,與我的琴聲共鳴,唱著唱著,我已渾然忘我,被歌曲中蘊含的意境捕捉,那首歌,我唱得很過癮。

一曲奏畢,語旂為我鼓掌,臉上盡是豔羨的表情。

「我的天啊!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我陶醉了!」女孩雪白的雙頰染上一層紅暈,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她的稱讚讓我難為情,從來沒有女孩如此真誠的稱讚過我。

但豔羨之後,取而代之的是略微黯然的神色。

「你真的很過分,吉他彈得這麼好,心卻不在音樂上,這樣叫我們這些拚命努力練習,卻遠遠追不上你的普通人情何以堪?」

「但是,你的歌是唱給自己聽的。」她又補了一句。

鐘聲響起。

語旂跑到樓梯口,轉身對我釋放她美麗的笑容。

「如果有一天,你能唱歌給我聽,說不定我會喜歡上你。」

她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的陰暗裡,留下像根傻木頭的我,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music_art_2019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9.27《【戀愛季】初夏之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