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室內的燈,我邀請Nico進入我的專屬領域,我的
屋子擺設簡單,桌椅和地板都收拾的一塵不染,應該雜亂
無章的衣服和雜物全都收進牆上的隱藏式收納櫃裡,讓坪
數不大的房間能夠騰出一點開放的感覺。


  「你的房間也太乾淨了吧,根本就不像男生的房間!
」日光燈將室內照的明亮之後Nico驚呼一聲。然後有些不
好意思的說著:「比我的房間還乾淨……太過份了吧。」


  「我有點潔癖,所以會習慣把房間收拾整齊,其實也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輕鬆的說。


  「請坐吧,喝咖啡還是茶?」我問Nico。


  「咖啡好了,可以醒酒,今晚好像喝太多了喔。」


  我進到廚房準備咖啡的同時,Nico開始將塑膠袋裡的
零食和微波餃子放到桌上,「妳可以開電視看啊。」我說



  自從偶爾被Nico的關門聲吵的失眠之後,我開始有自
己泡咖啡喝的習慣。不過我並不是連咖啡豆產地與泡咖啡
器具都要鑽研深究的咖啡狂,我的廚房裡連個看似專業的
虹吸式咖啡壺都沒有,只有簡單的即溶咖啡。


  我順手拿起放在廚房的遙控器打開電視,螢幕上閃出
的畫面是今晚節目的重播。我一直覺得,有第四台的好處
便是永遠不怕沒節目看,二十四小時重覆播送,就算錯過
了朝思暮想的日劇,也能熬夜將之補完。


  「你都看料理東西軍唷?」


  「是啊,可以學學怎麼做菜,當然做出來永遠都不是
那麼一回事就是了。」


  「已經很厲害啦,我家的廚房都積灰塵了,我是一個
依賴便利商店生活的女人吶。」Nico俏皮的嘆氣,我將咖
啡遞到她的面前,「怕燙的話有冰塊可以加。」


  雖然我們是鄰居,卻是今晚才剛剛認識,顯然Nico對
於進來我的房間這件事情還有些忸怩,客套地不太自然。


  也許是酒有些醒了,現在的她看起來竟沒有在夜店初
見的冷豔,感覺就像鄰家女孩般的平和。


  「如果阿查知道我跟妳是鄰居的話應該會嚇死吧。」


  「你跟他真的是好兄弟,沒講兩句話就提到他。」


  「沒辦法,我現在只有他這個朋友了,不提一下我會
寂寞啊。」我笑說。


  Nico撲哧笑了,「最好是有這麼可憐。那現在你是不
是多了一個朋友啦?」


  她的微笑像溫暖的陽光,不著痕跡的侵入我的內心陰
暗處,而我正努力抵抗。


  「慶祝我多了一個朋友,乾杯。」我舉起杯子和Nico
碰了一下,玻璃杯敲出清脆的聲響。


  我啐了口咖啡,隨即罵了一聲:「幹!好燙。」我忘
了我的咖啡沒加冰塊,剛泡好的溫度還燙的嚇人。


  「你真的很好笑。」這時候的Nico臉上卻沒有笑,他
看著我緩緩說著。


  「你今天對我有沒有非份之想,要老實說喔。」她明
亮的眼裡藏著一絲狡詰,似乎想從我嘴中問出什麼端倪。


  我當然不甘示弱,立即加以反擊:「老實說,還真的
有。」要讓女人開心,就順著她們的話說。


  「我覺得妳和羅莎、小栗給人的感覺不同,一開始覺
得有點難以親近的感覺。」這不是客套話,只是七分真三
分假。


  Nico雙手捧著溫熱的咖啡杯,以溫和的目光注視著我



  「喔~,然後呢?」


  「妳覺得阿查那傢伙幫我們約女生出來玩,我們難道
會只想喝個酒就算了嗎?我們是男人耶,用下半身思考的
動物耶。」


  「所以說,會有非分之想也是相當合理的。」到目前
為止,我說的都是實話。


  「你真的很敢講,不怕我聽了會不高興喔。」Nico疑
惑問著。


  「妳敢問我就敢講啊,反正又不會怎樣。」我兩手一
攤,把問題丟還給她。


  「妳們男人心裡老是想那些色色的事,難怪會交不到
女朋友。我說我今天去玩純粹只是想要開心,喝個酒而已
。」Nico故做正經表情嚴肅,她眼角洩露出來的柔媚卻替
她自己刺破了這個謊言。


  我哈哈大笑,「妳怎麼說,我怎麼信。」


  「肚子餓不餓,要吃零食嗎?」Nico微笑問我。


  我突的放下咖啡杯,在她的耳際輕聲說:「其實我一
點都不餓。」


  我在她的頸邊吐氣,一邊緩緩的說:「妳是一個很美
的女人,讓我驚豔無比。」


  Nico似乎閉著眼睛,呢喃似的回應:「還有呢,繼續
說……。」


  「妳身上的香味讓我沈醉,比起今晚喝的烈酒,這芳
香的酒精濃度要高上太多了。」


  Nico突然爆笑出來,轉過頭來看著我:「哇塞你超噁
心的,這些話哪裡學來的啊,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咧。



  我沒想到她會無的放矢的發難,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妳可以當我在唬爛沒關係,不過我說的內容有80%
是實話。」


  「很賊喔你,如果我說你在唬爛,那不就承認我自己
沒你說的那麼美,那麼香?」Nico此刻嬌酣的嗓音跟剛見
到她的時候簡直判若兩人。


  她小巧的臉蛋上有顆痣,小小的像灰塵般點在眼角,
讓她笑起來的時候,微彎眼角特別明顯。


  我聳聳肩,故做無奈狀:「妳自己說噁心,我說不下
去了,到此為止。哈哈。」


  我和Nico的鼻尖僅有幾公分的距離,幾乎能夠聞到她
吐息間殘留的酒味,這種感覺讓我心神蕩漾,難以自制。


  「不說了?」Nico的聲音慵懶。


  「嗯,不說了。」我吻上Nico的唇,抱著她的纖腰,
火熱的一吻。


  恣意摩娑著她細弱的臂膀,我的手掌一張,便可緊握
Nico的上臂。


  我的鼻尖在Nico的頸邊遊移,她享受著若有似無的觸
碰,嘴裡隱約含糊的說著:「你不怕以後我不理你了啊?



  「不怕。」我吐出喉嚨裡最深處的熱氣,往Nico的臉
上拂去。Nico迷濛著眼,臉頰上的汗毛濕潤,從一開始不
情願的抗拒,漸漸開始主動回應我舌尖的探索勾引。


  我們緊擁著相吻,吸取彼此身上的氣味,這種味道加
速促進腦內嗎啡的分泌,就像吸了鴉片,使人意亂情迷。


  我輕啄著Nico閃亮纖長的睫毛,點在她的雙眼皮上方
,這個動作使她微微睜開了眼,看著我。


  一絲帶著不服輸的倔強眼神像是在說:「我怎能如此
輕易讓你攻陷。」她嘟著嘴不說話,但是那對美目中的光
彩使我折服,我笑說:「也許我不應該泡咖啡,我們應該
再喝杯酒才對。」


  「你這個賊頭。」Nico笑了,纏繞於肩上的僵硬感也
放鬆不少。


  她輕輕的挪了身子,主動偎在我的懷裡,「我是第一
次。」


  「第一次?」並不是出於驚訝的反問,我的聲調低沈
,無意識的重複著她的話。


  「第一次一夜情。」她淡淡的說。


  聽到她這麼說,讓我覺得有些傷感,我們常在暗火搖
曳的夜裡看不清自己,男女在特定的場合裡四處散發著賀
爾蒙,就像發情期的動物尋找伴侶。


  一夜情只是種排遣寂寞的手段,Nico的話中含意,是
否代表了明天醒來之後,我們依舊是陌生的鄰居,今晚所
發生的一切全都代表不了什麼。


  我知道這是遊戲規則,也早就習以為常,藕斷絲連才
是破壞平衡的大忌,但是我究竟難以釋懷。難道除了肉慾
的性交之外,不是情侶的男女之間,就不能有更進一層的
心靈交流嗎?


  我的上半身如此理性的思考著,下半身卻那樣狂野的
衝動著。


  理性與野性之間的矛盾衝擊,無比難熬,這種衝突,
每一分一秒都在持續上演。


  「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Nico看我定格了幾十秒,
擔心的問著。


  「沒什麼。」我笑說。


  我想起前幾天阿查對我說的那句話:「到手的肥肉你
也拿去丟,你腦袋是不是長蛆啊?」


  現在我的眼前就擺著一塊美味可口的肥肉,一個冷豔
美貌朱唇半張的美人兒,我該不該拿去丟?


  我正猶豫之際,Nico沒有看出我臉上的表情複雜變異
,她使著猶如白玉雕成的手指開始解我的鈕釦。


  矜持理性並且富有自制力是我對她的第一印象,我驚
訝的是她竟如此主動踏破我的矛盾衝擊。


  Nico的舉動開始擠壓我的思考空間,心裡衝撞的那一
塊平衡,也逐漸傾斜失控。


  她像變了個人似的,在我的耳邊絮絮低語:「你在想
什麼,是你讓我變成這樣的喔,你要負責任。」

  她輕笑的聲音,像一陣追逐著雨的風,靈巧的鑽入我
的心裡,飄逸輕亮。


  Nico指尖在我的喉間探索,調皮的壓了一下喉結,我
不禁咳嗽出聲。然後她側著頭張口用最輕微的力道咬著喉
間皮膚的那一塊凸起,濕潤無比的噬咬讓我感覺窒息,渾
身發熱。


  我替Nico脫去她還來不及脫下的風衣外套,順手擱在
一旁,風衣底下是件黑色的一字領連身洋裝,胸前掛了銀
色黑色鑲嵌的錫片掛飾,這是她在Mass Pond店裡的穿著



  洋裝下擺的長度只到大腿上段一些,恰恰是一條迷你
裙的長度,黑色的布料襯著Nico乳白色的腿部膚色,看起
來光芒耀眼。


  「你這人連眼睛都很色。」低八度的嬌酣更讓人無法
抗拒,我的眼裡著了魔,慾望開始焚燒。


  她眼神裡流露出的柔弱似水讓人迷戀,我幾乎要以為
我懷裡的這個女孩,就是我一生最愛的人。我無法將自己
從那種愛情突然來襲的浪潮中抽離,只能混沌不知的隨波
逐流。


  貪婪的吸吮她的嘴唇,嘗著她嘴裡的唾液,都覺得略
帶甜味,Nico無異是個迷人的女孩,我甚至不知道她這樣
的主動是否別有用心,就瘋狂的跳入陷阱。


  我試圖拉開連身洋裝背後的的拉鍊,張開手臂攏住的
卻是紙片般纖薄的軀體。「妳好瘦。」我驚訝的說。


  她用鼻子哼了一聲,「現在才發現,莫非是我看起來
很胖?」


  「不,只是我不知道妳的身體這麼輕,像風箏似的。



  「好爛的比喻。」解開了布料的束縛,Nico趴在我的
身上,禁不住情慾鼓動脈搏,微微的喘著氣。我的手在她
光滑的背上寫字,讓她癢的直笑,不斷扭動水蛇般的腰身



  Nico與我胸膛相接,我的胸口感受著她的柔嫩,彼此
相互磨蹭。


  我們在停滯的時間裡瘋狂的相愛,用僅僅六個小時的
相識,構築愛欲的藉口。


  我回應著她火熱的吻,撩起Nico滿身性感,她將長腿
跨在我的腰間,若有似無的緩緩移動著。


  還沒卸下她的最後一道防線,卻已經能夠感覺濕潤的
氣味。


  方才的咖啡發揮了作用,深夜兩點,我還不想睡。我
看著Nico,將她的容貌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腦海裡


  然後,進入她的身體。


  Nico悶哼一聲,無法控制的弓起身子,她蹙著細眉似
乎感覺疼痛。


  我停下動作,在她耳畔咬著:「痛?」


  「繼續。」


  她搖搖頭,用極端細微的聲音說。


  我聽見Nico身體裡需索聲音,像洶湧巨浪席捲海岸,
無法抗衡的癡迷執妄。


  隨著我的動作逐漸加快,她的身體也泛現紅潮,高高
舉起,然後重重落下。Nico痛苦的扭曲身體,臉上的表情
狀似哀嚎,那聲音聽起來像哭,又像夜裡孤獨的啜泣。


  我分不清楚她眼角晶瑩剔透的水滴究竟是淚珠還是汗
水,只是在此刻我們互取所需,得到片刻的安慰而已。


  深紫色的絨布沙發染上了她身體的濕潤,那一塊顏色
顯的更為深沈。


  我看著枕在我臂彎裡的Nico,心裡說不出的五味雜陳
,咖啡因讓我的腦子無比清醒,然而在慾望消退之後,我
的上半身才開始運轉思考。


  她的臉蛋還是粉嫩的紅著,我知道她還沒睡,卻閉眼
假裝疲累。


  或許明天過後一切就歸零重來,她依舊會在深夜裡將
門撞的乒砰山響,而我依舊會夜夜驚醒,繼續失眠。


  只是,真的就是重來那麼簡單嗎?


  我望著天花板,在壁緣散射出的溫暖燈光浸淫下,沈
沈睡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51 的頭像
D51

D51嗜咖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ingerlite
  • 有看有推!<br />
    <br />
    怎麼感覺有股淡淡的憂傷
  • 推啊...有種難以言喻的悲歡離合...<br />
    予取予求...若有似無的愛...
  • zaaiuorl
  • D大每次都寫的很不情願但又都是下半身思考<br />
    真的很哀傷阿
  • KK
  • 推 ... 好文<br />
    <br />
    看D大的文章常常是讓人感覺有種說不出的傷 ...<br />
    莫非 .... 呵呵<br />
  • iamd51
  • 因為我是多愁善感的時代青年....(我自己先吐)
  • Blue
  • 真的超有感覺的~~~屌ㄚ!
  • 陳大明
  • 感覺真是悲哀無奈<br />
    <br />
    雖說是做愛卻多了那麼點寂寞<br />
    <br />
  • evvony
  • 還是最喜歡D大的文章!^_^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