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晚,左思瞳孔中蘊藏的驚懼使我難以忘懷,體內另
一個人格的出現,使得向來直率的她承受了比我更多的精
神衝擊。


  我試圖解析這個狀況,所以我需要更多的資訊,關於
紅色烏鴉的資料。


  我在週末找上了小路,請他為我引薦,我必須去見DJ
阿克一面。


  阿克是一個在這城市的黑暗裡生活的人,或許他知道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那晚,左思瞳孔中蘊藏的驚懼使我難以忘懷,體內另
一個人格的出現,使得向來直率的她承受了比我更多的精
神衝擊。


  我試圖解析這個狀況,所以我需要更多的資訊,關於
紅色烏鴉的資料。


  我在週末找上了小路,請他為我引薦,我必須去見DJ
阿克一面。


  阿克是一個在這城市的黑暗裡生活的人,或許他知道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覺得事有蹊蹺,左思臉上展露出的,怎麼看也不是
一個善意的笑容。


  令人打從骨子裡顫抖的陰森詭笑,這種笑容讓我的心
像是被針刺了一下。如果她沒有和我一起去日本,現在的
她,也不會有如此的改變。


  那個男人,很顯然的就是左思口中所說,在英國碰到
的電子業高薪主管,已經有了家室卻還對她糾纏不休。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覺得事有蹊蹺,左思臉上展露出的,怎麼看也不是
一個善意的笑容。


  令人打從骨子裡顫抖的陰森詭笑,這種笑容讓我的心
像是被針刺了一下。如果她沒有和我一起去日本,現在的
她,也不會有如此的改變。


  那個男人,很顯然的就是左思口中所說,在英國碰到
的電子業高薪主管,已經有了家室卻還對她糾纏不休。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覺得事有蹊蹺,左思臉上展露出的,怎麼看也不是
一個善意的笑容。


  令人打從骨子裡顫抖的陰森詭笑,這種笑容讓我的心
像是被針刺了一下。如果她沒有和我一起去日本,現在的
她,也不會有如此的改變。


  那個男人,很顯然的就是左思口中所說,在英國碰到
的電子業高薪主管,已經有了家室卻還對她糾纏不休。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那天之後,左思和我陷入了異常難堪的尷尬之中,
下班後的深夜,我想拿起手機撥電話給她,卻每每在按下
通話鍵前放棄。


  她不願見我,而我像隻驚弓之鳥,怎樣也無法厚著臉
皮,持續死纏爛打。


  這種感覺像是心裡有個火爐,持續的燃起具有嗆鼻酸
味的煙,在鼻腔裡充盈著,只有我自己聞的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那天之後,左思和我陷入了異常難堪的尷尬之中,
下班後的深夜,我想拿起手機撥電話給她,卻每每在按下
通話鍵前放棄。


  她不願見我,而我像隻驚弓之鳥,怎樣也無法厚著臉
皮,持續死纏爛打。


  這種感覺像是心裡有個火爐,持續的燃起具有嗆鼻酸
味的煙,在鼻腔裡充盈著,只有我自己聞的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那天之後,左思和我陷入了異常難堪的尷尬之中,
下班後的深夜,我想拿起手機撥電話給她,卻每每在按下
通話鍵前放棄。


  她不願見我,而我像隻驚弓之鳥,怎樣也無法厚著臉
皮,持續死纏爛打。


  這種感覺像是心裡有個火爐,持續的燃起具有嗆鼻酸
味的煙,在鼻腔裡充盈著,只有我自己聞的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左思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領著我走進了地下室,
才踏進這個空間,我就感覺到飄著粉香的熱氣撲面而來。


  階梯一直向下延伸,這間PUB 的設計者將空間設計成
為挑高開放的巨大廣場,正對樓梯的那一面牆以巨大的螢
幕播放著街頭熱舞的影片。


  小路的朋友,也是邀我們前來的那位DJ阿克,站在特
別為他搭建高達三公尺的舞台上努力帶動著氣氛。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左思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領著我走進了地下室,
才踏進這個空間,我就感覺到飄著粉香的熱氣撲面而來。


  階梯一直向下延伸,這間PUB 的設計者將空間設計成
為挑高開放的巨大廣場,正對樓梯的那一面牆以巨大的螢
幕播放著街頭熱舞的影片。


  小路的朋友,也是邀我們前來的那位DJ阿克,站在特
別為他搭建高達三公尺的舞台上努力帶動著氣氛。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左思似乎沒有聽到我說的話,領著我走進了地下室,
才踏進這個空間,我就感覺到飄著粉香的熱氣撲面而來。


  階梯一直向下延伸,這間PUB 的設計者將空間設計成
為挑高開放的巨大廣場,正對樓梯的那一面牆以巨大的螢
幕播放著街頭熱舞的影片。


  小路的朋友,也是邀我們前來的那位DJ阿克,站在特
別為他搭建高達三公尺的舞台上努力帶動著氣氛。


  「你不去跟他打個招呼?」我回頭問小路。


  「別了吧,現在連你說話我都聽不清楚,更別提要讓
他注意到我了。」小路苦笑著大聲說。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個……兩個……三個……」


  我走過街角的公園,聽見稚嫩的童音哭泣著,缺乏維
護的小公園,兒童遊樂設施早已毀壞不堪使用,唯一可供
遊玩的只剩那個被設置在溜滑梯旁的砂坑。


  我聽見有個孩子哭的傷心,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
晚上十一點,怎麼會有小朋友在公園裡哭呢。


  一個看來只有五歲上下的小女孩跌坐在沙坑裡,不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一個……兩個……三個……」


  我走過街角的公園,聽見稚嫩的童音哭泣著,缺乏維
護的小公園,兒童遊樂設施早已毀壞不堪使用,唯一可供
遊玩的只剩那個被設置在溜滑梯旁的砂坑。


  我聽見有個孩子哭的傷心,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
晚上十一點,怎麼會有小朋友在公園裡哭呢。


  一個看來只有五歲上下的小女孩跌坐在沙坑裡,不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個……兩個……三個……」


  我走過街角的公園,聽見稚嫩的童音哭泣著,缺乏維
護的小公園,兒童遊樂設施早已毀壞不堪使用,唯一可供
遊玩的只剩那個被設置在溜滑梯旁的砂坑。


  我聽見有個孩子哭的傷心,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
晚上十一點,怎麼會有小朋友在公園裡哭呢。


  一個看來只有五歲上下的小女孩跌坐在沙坑裡,不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開玩笑吧小姐,都過了一個多禮拜了,眼睛怎麼
可能還是紅的。」


  「可能是昨晚沒睡好的緣故,眼球裡血絲過多吧。」
我打著哈哈自圓其說。


  左思一臉凝重表情,從橘黃色的小提包裡拿出了隨身
用的鏡子遞到我的手中。


  「你自己看吧,瞳孔的顏色怪恐怖的。」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妳開玩笑吧小姐,都過了一個多禮拜了,眼睛怎麼
可能還是紅的。」


  「可能是昨晚沒睡好的緣故,眼球裡血絲過多吧。」
我打著哈哈自圓其說。


  左思一臉凝重表情,從橘黃色的小提包裡拿出了隨身
用的鏡子遞到我的手中。


  「你自己看吧,瞳孔的顏色怪恐怖的。」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妳開玩笑吧小姐,都過了一個多禮拜了,眼睛怎麼
可能還是紅的。」


  「可能是昨晚沒睡好的緣故,眼球裡血絲過多吧。」
我打著哈哈自圓其說。


  左思一臉凝重表情,從橘黃色的小提包裡拿出了隨身
用的鏡子遞到我的手中。


  「你自己看吧,瞳孔的顏色怪恐怖的。」


  我接過鏡子一看,銀白色的鏡面映出兩點紅光,在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左思。」


  「嗯。」


  我看著媚眼半張的左思,試圖在這玫瑰色的瘋狂中找
到些許可以立足的平衡點。


  我害怕她那赤紅眼裡的露骨,像是隱藏在濕原的肉食
性動物,虎視眈眈的興奮感。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左思。」


  「嗯。」


  我看著媚眼半張的左思,試圖在這玫瑰色的瘋狂中找
到些許可以立足的平衡點。


  我害怕她那赤紅眼裡的露骨,像是隱藏在濕原的肉食
性動物,虎視眈眈的興奮感。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左思。」


  「嗯。」


  我看著媚眼半張的左思,試圖在這玫瑰色的瘋狂中找
到些許可以立足的平衡點。


  我害怕她那赤紅眼裡的露骨,像是隱藏在濕原的肉食
性動物,虎視眈眈的興奮感。


  如果她是戴了左思人皮面具的Miki,我也不會覺得絲
毫意外。


  「我是誰?」我問左思,看她是否還是那個傻傻的渴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