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虞中應該睡死了吧……。』走出飯店的時候我心想


  其實拋下他自己一個人去,我是有點不安的。


  看他今天回來的時候那種臉色,卻又不肯跟我說究竟
發生了什麼事,我實在很好奇,那個叫做Miki的女孩是個
什麼樣的人。


  從這張照片裡,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是個吃人不吐
骨頭的美女。


  那種眼神,我看的多了,就像緊盯著獵物的蟒蛇,從
那血盆大口中貪婪的吐信。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虞中應該睡死了吧……。』走出飯店的時候我心想



  其實拋下他自己一個人去,我是有點不安的。


  看他今天回來的時候那種臉色,卻又不肯跟我說究竟
發生了什麼事,我實在很好奇,那個叫做Miki的女孩是個
什麼樣的人。


  從這張照片裡,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是個吃人不吐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虞中應該睡死了吧……。』走出飯店的時候我心想



  其實拋下他自己一個人去,我是有點不安的。


  看他今天回來的時候那種臉色,卻又不肯跟我說究竟
發生了什麼事,我實在很好奇,那個叫做Miki的女孩是個
什麼樣的人。


  從這張照片裡,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是個吃人不吐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在令人惱怒的慍熱和劇烈頭痛中醒來,幾道陽光從
破窗中射入,投在牆壁上形成了金色的光柱。


  房裡的其他地方還是為黑暗所佔據,不同的是吊在天
花板上的那顆老舊鎢絲燈已經熄滅。


  我環顧四周,這骯髒邋遢的屋裡只剩我一個人,Miki
和那對陌生男女一早便不知所蹤。


  耳洞裡依舊嗡嗡作響,頭疼的程度彷彿有隻蟲子在腦
殼下胡鑽亂竄,或者是像異形即將破腦而出似的。


  我的衣服凌亂的丟在一旁,渾身的臭汗讓我察覺自己
現在還是一絲不掛,某種狂烈羞恥感湧上心頭,我不敢回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在令人惱怒的慍熱和劇烈頭痛中醒來,幾道陽光從
破窗中射入,投在牆壁上形成了金色的光柱。


  房裡的其他地方還是為黑暗所佔據,不同的是吊在天
花板上的那顆老舊鎢絲燈已經熄滅。


  我環顧四周,這骯髒邋遢的屋裡只剩我一個人,Miki
和那對陌生男女一早便不知所蹤。


  耳洞裡依舊嗡嗡作響,頭疼的程度彷彿有隻蟲子在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我在令人惱怒的慍熱和劇烈頭痛中醒來,幾道陽光從
破窗中射入,投在牆壁上形成了金色的光柱。


  房裡的其他地方還是為黑暗所佔據,不同的是吊在天
花板上的那顆老舊鎢絲燈已經熄滅。


  我環顧四周,這骯髒邋遢的屋裡只剩我一個人,Miki
和那對陌生男女一早便不知所蹤。


  耳洞裡依舊嗡嗡作響,頭疼的程度彷彿有隻蟲子在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左思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她脹紅著臉轉身離開月池


  我攤在椅背上,懊惱著我的口不擇言,我的本意並非
如此,卻因愚蠢的嫉妒心而脫口而出了那些話。


  我又叫了一大杯酒,像是欲以冰涼酒意沖洗那份難耐
的羞恥般的猛灌。


  我根本不敢起身追她,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和她沒有
相干的陌生人,根本沒有過問左思感情生活的立場。


  時間越晚,那些壓力沈重的日本上班族們醉醺醺的離
開這裡,準備趕搭最後一班電車回家。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左思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她脹紅著臉轉身離開月池



  我攤在椅背上,懊惱著我的口不擇言,我的本意並非
如此,卻因愚蠢的嫉妒心而脫口而出了那些話。


  我又叫了一大杯酒,像是欲以冰涼酒意沖洗那份難耐
的羞恥般的猛灌。


  我根本不敢起身追她,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和她沒有
相干的陌生人,根本沒有過問左思感情生活的立場。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左思的怒火一發不可收拾,她脹紅著臉轉身離開月池



  我攤在椅背上,懊惱著我的口不擇言,我的本意並非
如此,卻因愚蠢的嫉妒心而脫口而出了那些話。


  我又叫了一大杯酒,像是欲以冰涼酒意沖洗那份難耐
的羞恥般的猛灌。


  我根本不敢起身追她,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和她沒有
相干的陌生人,根本沒有過問左思感情生活的立場。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妳去過東京嗎?我有工作要忙可顧不到妳,迷了路
我不管喔。」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途中,我對左思說。


  「你別逗了,你才去過一次,東京我這幾年像在跑廚
房一樣熟呢。」


  我忘了左思是個自由撰稿記者,在台灣哈日文化風潮
盛行的這幾年,她因為工作需要幾乎是每一兩個月就去一
趟日本。


  「所以我不用關心妳就是了,非常好。」我的心裡有
些忐忑,不知該如何面對外貌和以前差異甚大的她。


  所以我用乾啞的聲調和她對話,那其間的不自然,連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妳去過東京嗎?我有工作要忙可顧不到妳,迷了路
我不管喔。」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途中,我對左思說。


  「你別逗了,你才去過一次,東京我這幾年像在跑廚
房一樣熟呢。」


  我忘了左思是個自由撰稿記者,在台灣哈日文化風潮
盛行的這幾年,她因為工作需要幾乎是每一兩個月就去一
趟日本。


  「所以我不用關心妳就是了,非常好。」我的心裡有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妳去過東京嗎?我有工作要忙可顧不到妳,迷了路
我不管喔。」飛往東京成田機場的途中,我對左思說。


  「你別逗了,你才去過一次,東京我這幾年像在跑廚
房一樣熟呢。」


  我忘了左思是個自由撰稿記者,在台灣哈日文化風潮
盛行的這幾年,她因為工作需要幾乎是每一兩個月就去一
趟日本。


  「所以我不用關心妳就是了,非常好。」我的心裡有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原本那隻。


新的這隻。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本那隻。


新的這隻。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件事情,無疑是我人生中過於震撼的幾件事之一。


  在海產店同伴的喧鬧之中,我根本無心飲酒作樂,腦
子裡不斷的回想起Yuki曾經和我說過的那些話。


  我藉故離開了人滿為患的海產店,在那裡我根本無法
靜下心來思考。


  新聞報導中,Yuki被敘述成了一個獨居的單身女子,
除了身份是那間大公司的高階主管外,其餘一切背景都被
略過不提。


  至少我所知道的那些事,沒有被報導出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那件事情,無疑是我人生中過於震撼的幾件事之一。


  在海產店同伴的喧鬧之中,我根本無心飲酒作樂,腦
子裡不斷的回想起Yuki曾經和我說過的那些話。


  我藉故離開了人滿為患的海產店,在那裡我根本無法
靜下心來思考。


  新聞報導中,Yuki被敘述成了一個獨居的單身女子,
除了身份是那間大公司的高階主管外,其餘一切背景都被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件事情,無疑是我人生中過於震撼的幾件事之一。


  在海產店同伴的喧鬧之中,我根本無心飲酒作樂,腦
子裡不斷的回想起Yuki曾經和我說過的那些話。


  我藉故離開了人滿為患的海產店,在那裡我根本無法
靜下心來思考。


  新聞報導中,Yuki被敘述成了一個獨居的單身女子,
除了身份是那間大公司的高階主管外,其餘一切背景都被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說窪內強暴過妳?」她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措手
不及,慾望全消。


  「若真的是這樣,妳還能和他有說有笑,老實說我不
太相信。」我眼神呆滯的望著她,Yuki狀似平靜的點起一
隻煙,以纖長的手指夾著。


  「不論是真是假,我應該不用取得你的認同才是。反
過來說,我應該感謝窪內,是他讓我有這間豪華公寓可住
。」


  「窪內是個著名的運動選手,只要我向小報記者披露
他強暴我的事實,他的運動生涯就從此毀於一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妳說窪內強暴過妳?」她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措手
不及,慾望全消。


  「若真的是這樣,妳還能和他有說有笑,老實說我不
太相信。」我眼神呆滯的望著她,Yuki狀似平靜的點起一
隻煙,以纖長的手指夾著。


  「不論是真是假,我應該不用取得你的認同才是。反
過來說,我應該感謝窪內,是他讓我有這間豪華公寓可住
。」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妳說窪內強暴過妳?」她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措手
不及,慾望全消。


  「若真的是這樣,妳還能和他有說有笑,老實說我不
太相信。」我眼神呆滯的望著她,Yuki狀似平靜的點起一
隻煙,以纖長的手指夾著。


  「不論是真是假,我應該不用取得你的認同才是。反
過來說,我應該感謝窪內,是他讓我有這間豪華公寓可住
。」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