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3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年可以說是台灣的金屬年,除了本土樂團閃靈在英國大放異彩外。
D51非常喜歡的樂團『Dragonforce』也在五月即將來台進行演出。

  去年有騰雲樂團來訪,我因工作關係沒看到,可今年的Dragonforce
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的。

  1999年成軍的Dragonforce,原名Dragonheart,後來才改成Dragonforce。

  歐洲重金樂團以龍為名的不勝枚舉,但是近年來異軍突起的就要數他
們這個團獨占鰲頭。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今年可以說是台灣的金屬年,除了本土樂團閃靈在英國大放異彩外。
D51非常喜歡的樂團『Dragonforce』也在五月即將來台進行演出。

  去年有騰雲樂團來訪,我因工作關係沒看到,可今年的Dragonforce
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的。

  1999年成軍的Dragonforce,原名Dragonheart,後來才改成Dragonforce。

  歐洲重金樂團以龍為名的不勝枚舉,但是近年來異軍突起的就要數他
們這個團獨占鰲頭。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可以說是台灣的金屬年,除了本土樂團閃靈在英國大放異彩外。
D51非常喜歡的樂團『Dragonforce』也在五月即將來台進行演出。

  去年有騰雲樂團來訪,我因工作關係沒看到,可今年的Dragonforce
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的。

  1999年成軍的Dragonforce,原名Dragonheart,後來才改成Dragonforce。

  歐洲重金樂團以龍為名的不勝枚舉,但是近年來異軍突起的就要數他
們這個團獨占鰲頭。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補上背景音樂--小野麗莎--聽見你在呼喚我

  -------------------------------------------------------

  玲子,是她的綽號。

  這女孩的名字裡面,並沒有玲這個字。
  但是她很喜歡大家叫她玲子,她認為這有點東洋的浪漫。

  久而久之,玲子這個綽號如影隨形的跟著她。

  取代了她的本名,取代了她的靈魂。

  -------------------------------------------------------


  我坐在窗邊聽著烈風咆哮,千里之外吹襲而來的海風
吹彎了海灘上的椰子樹,趕著天頂的雲,聚合飄散。


  阿若正在洗澡,浴室裡傳來悉悉疏疏的水聲,今天在
豔陽下玩了整日,我們四個人都有點脫水的症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補上背景音樂--小野麗莎--聽見你在呼喚我

  -------------------------------------------------------

  玲子,是她的綽號。

  這女孩的名字裡面,並沒有玲這個字。
  但是她很喜歡大家叫她玲子,她認為這有點東洋的浪漫。

  久而久之,玲子這個綽號如影隨形的跟著她。

  取代了她的本名,取代了她的靈魂。

  -------------------------------------------------------


  我坐在窗邊聽著烈風咆哮,千里之外吹襲而來的海風
吹彎了海灘上的椰子樹,趕著天頂的雲,聚合飄散。


  阿若正在洗澡,浴室裡傳來悉悉疏疏的水聲,今天在
豔陽下玩了整日,我們四個人都有點脫水的症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補上背景音樂--小野麗莎--聽見你在呼喚我

  -------------------------------------------------------

  玲子,是她的綽號。

  這女孩的名字裡面,並沒有玲這個字。
  但是她很喜歡大家叫她玲子,她認為這有點東洋的浪漫。

  久而久之,玲子這個綽號如影隨形的跟著她。

  取代了她的本名,取代了她的靈魂。

  -------------------------------------------------------


  我坐在窗邊聽著烈風咆哮,千里之外吹襲而來的海風
吹彎了海灘上的椰子樹,趕著天頂的雲,聚合飄散。


  阿若正在洗澡,浴室裡傳來悉悉疏疏的水聲,今天在
豔陽下玩了整日,我們四個人都有點脫水的症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阿若提著她的橘紅色旅行袋站在
我的門外,扣扣敲了門。她請了兩天假,包括著禮拜六日
共有四天連假,對從不缺勤的阿若來說,請假好像是輕而
易舉的事。


  她說,連PUB老闆都拜託她找時間休息一下。


  「我今天要睡你家。」一開門,就見到她臉上滿溢甜
甜笑意。


  「我怕我爬不起來嘛。」阿若撒嬌似的,拎著行李袋
鑽過我的身旁。


  關上門,「我的房間很冷喔。」我說。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阿若提著她的橘紅色旅行袋站在
我的門外,扣扣敲了門。她請了兩天假,包括著禮拜六日
共有四天連假,對從不缺勤的阿若來說,請假好像是輕而
易舉的事。


  她說,連PUB老闆都拜託她找時間休息一下。


  「我今天要睡你家。」一開門,就見到她臉上滿溢甜
甜笑意。


  「我怕我爬不起來嘛。」阿若撒嬌似的,拎著行李袋
鑽過我的身旁。


  關上門,「我的房間很冷喔。」我說。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阿若提著她的橘紅色旅行袋站在
我的門外,扣扣敲了門。她請了兩天假,包括著禮拜六日
共有四天連假,對從不缺勤的阿若來說,請假好像是輕而
易舉的事。


  她說,連PUB老闆都拜託她找時間休息一下。


  「我今天要睡你家。」一開門,就見到她臉上滿溢甜
甜笑意。


  「我怕我爬不起來嘛。」阿若撒嬌似的,拎著行李袋
鑽過我的身旁。


  關上門,「我的房間很冷喔。」我說。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禮拜五要去墾丁,妳的假沒問題吧?」阿若煮了
一杯咖啡給我,不似她個性的甜美,反倒有種難以入喉的
酸澀。


  阿若懶洋洋的躺在我身旁,「沒問題啊,要開車下去
嗎?」


  「當然是坐飛機下去囉,開車多累,又浪費時間。我
們到墾丁再租車就行了。」


  「我知道了,我會把假安排好。」阿若起身拉開百葉
窗,瞇著眼抵抗早晨刺眼的光芒。


  一夜沒睡的疲累已經衝破極限,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下禮拜五要去墾丁,妳的假沒問題吧?」阿若煮了
一杯咖啡給我,不似她個性的甜美,反倒有種難以入喉的
酸澀。


  阿若懶洋洋的躺在我身旁,「沒問題啊,要開車下去
嗎?」


  「當然是坐飛機下去囉,開車多累,又浪費時間。我
們到墾丁再租車就行了。」


  「我知道了,我會把假安排好。」阿若起身拉開百葉
窗,瞇著眼抵抗早晨刺眼的光芒。


  一夜沒睡的疲累已經衝破極限,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下禮拜五要去墾丁,妳的假沒問題吧?」阿若煮了
一杯咖啡給我,不似她個性的甜美,反倒有種難以入喉的
酸澀。


  阿若懶洋洋的躺在我身旁,「沒問題啊,要開車下去
嗎?」


  「當然是坐飛機下去囉,開車多累,又浪費時間。我
們到墾丁再租車就行了。」


  「我知道了,我會把假安排好。」阿若起身拉開百葉
窗,瞇著眼抵抗早晨刺眼的光芒。


  一夜沒睡的疲累已經衝破極限,我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下班就賴在阿若家裏,有時彈彈
吉他自娛,有時摸索著她的蘋果電腦怎麼使用。


  我每天下班到達阿若家大約都在八點左右,正好碰上
了她要出門開店營業的時間。


  所以她總是開了門讓我滾進去,便一身俐落的上班去
了。


  就算沒有說到話也沒關係,在這裡我感受到種其他地
方難以所求的安適感。我替她清洗每日堆積的衣物,捲起
袖子打掃房間,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垃圾下樓等待清潔車來
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下班就賴在阿若家裏,有時彈彈
吉他自娛,有時摸索著她的蘋果電腦怎麼使用。


  我每天下班到達阿若家大約都在八點左右,正好碰上
了她要出門開店營業的時間。


  所以她總是開了門讓我滾進去,便一身俐落的上班去
了。


  就算沒有說到話也沒關係,在這裡我感受到種其他地
方難以所求的安適感。我替她清洗每日堆積的衣物,捲起
袖子打掃房間,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垃圾下樓等待清潔車來
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下班就賴在阿若家裏,有時彈彈
吉他自娛,有時摸索著她的蘋果電腦怎麼使用。


  我每天下班到達阿若家大約都在八點左右,正好碰上
了她要出門開店營業的時間。


  所以她總是開了門讓我滾進去,便一身俐落的上班去
了。


  就算沒有說到話也沒關係,在這裡我感受到種其他地
方難以所求的安適感。我替她清洗每日堆積的衣物,捲起
袖子打掃房間,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垃圾下樓等待清潔車來
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下班就賴在阿若家裏,有時彈彈
吉他自娛,有時摸索著她的蘋果電腦怎麼使用。


  我每天下班到達阿若家大約都在八點左右,正好碰上
了她要出門開店營業的時間。


  所以她總是開了門讓我滾進去,便一身俐落的上班去
了。


  就算沒有說到話也沒關係,在這裡我感受到種其他地
方難以所求的安適感。我替她清洗每日堆積的衣物,捲起
袖子打掃房間,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垃圾下樓等待清潔車來
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連續一個禮拜,我一下班就賴在阿若家裏,有時彈彈
吉他自娛,有時摸索著她的蘋果電腦怎麼使用。


  我每天下班到達阿若家大約都在八點左右,正好碰上
了她要出門開店營業的時間。


  所以她總是開了門讓我滾進去,便一身俐落的上班去
了。


  就算沒有說到話也沒關係,在這裡我感受到種其他地
方難以所求的安適感。我替她清洗每日堆積的衣物,捲起
袖子打掃房間,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垃圾下樓等待清潔車來
到。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在阿若的床上,她靠著
我的頭這樣問著。


  那晚,我們直待到酒保要關店趕人才離開,踏著蹣跚
的腳步在不夜的台北街頭嘻笑。雖然醉了,卻一點兒也不
想睡,亙古永恆的夜色為我們停止了時間,讓我們淒迷的
美麗的共舞。


  我第二次站在阿若家樓下,這個神秘的小巷子經過了
這麼多年,沒什麼改變。不過樓邊的車少了,街道拓寬不
少。


  攙扶著阿若上樓,她粘著我撒嬌:「不要回去了啦,
陪我睡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在阿若的床上,她靠著
我的頭這樣問著。


  那晚,我們直待到酒保要關店趕人才離開,踏著蹣跚
的腳步在不夜的台北街頭嘻笑。雖然醉了,卻一點兒也不
想睡,亙古永恆的夜色為我們停止了時間,讓我們淒迷的
美麗的共舞。


  我第二次站在阿若家樓下,這個神秘的小巷子經過了
這麼多年,沒什麼改變。不過樓邊的車少了,街道拓寬不
少。


  攙扶著阿若上樓,她粘著我撒嬌:「不要回去了啦,
陪我睡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覺得我是個怎樣的人?』在阿若的床上,她靠著
我的頭這樣問著。


  那晚,我們直待到酒保要關店趕人才離開,踏著蹣跚
的腳步在不夜的台北街頭嘻笑。雖然醉了,卻一點兒也不
想睡,亙古永恆的夜色為我們停止了時間,讓我們淒迷的
美麗的共舞。


  我第二次站在阿若家樓下,這個神秘的小巷子經過了
這麼多年,沒什麼改變。不過樓邊的車少了,街道拓寬不
少。


  攙扶著阿若上樓,她粘著我撒嬌:「不要回去了啦,
陪我睡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