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阿若的話令人難以置信,如果是這樣的話,為甚麼小雁
從來沒向我訴苦,從沒說過關於她失戀的事情。

  我不是她的好朋友嗎?抑或是在她心中我從來不是那個
可以與她分享心情的人。

  「那個人,雁子喜歡的那個男生,記得是你們學校很出
風頭的人吧。」

  當年,在學校裡勢力較大,也頗受女生歡迎的人物除了
斬雞、包種茶、三班的郭老大之外,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一
個遠遠凌駕於他們之上的人物。

  「又是他!」我憤恨的想著。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若的話令人難以置信,如果是這樣的話,為甚麼小雁
從來沒向我訴苦,從沒說過關於她失戀的事情。

  我不是她的好朋友嗎?抑或是在她心中我從來不是那個
可以與她分享心情的人。

  「那個人,雁子喜歡的那個男生,記得是你們學校很出
風頭的人吧。」

  當年,在學校裡勢力較大,也頗受女生歡迎的人物除了
斬雞、包種茶、三班的郭老大之外,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一
個遠遠凌駕於他們之上的人物。

  「又是他!」我憤恨的想著。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若的話令人難以置信,如果是這樣的話,為甚麼小雁
從來沒向我訴苦,從沒說過關於她失戀的事情。

  我不是她的好朋友嗎?抑或是在她心中我從來不是那個
可以與她分享心情的人。

  「那個人,雁子喜歡的那個男生,記得是你們學校很出
風頭的人吧。」

  當年,在學校裡勢力較大,也頗受女生歡迎的人物除了
斬雞、包種茶、三班的郭老大之外,我所能想到的只剩下一
個遠遠凌駕於他們之上的人物。

  「又是他!」我憤恨的想著。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習慣忙碌到閒不下來,我想我恐懼著孤獨。

害怕那驟然襲來,漆黑色的壓迫感。
我以為堅強獨立的活著才是我的風格,卻忘了滴水穿石的道理。

『選擇白色的那人擁有你的另一個靈魂。』
某日看到的顏色心理測驗如是說。

我在白色的選項中填入一個名字。

本是無心插柳,卻意外發現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從此,我活在分裂的自我意識當中。
不斷的,不斷的窒息。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習慣忙碌到閒不下來,我想我恐懼著孤獨。

害怕那驟然襲來,漆黑色的壓迫感。
我以為堅強獨立的活著才是我的風格,卻忘了滴水穿石的道理。

『選擇白色的那人擁有你的另一個靈魂。』
某日看到的顏色心理測驗如是說。

我在白色的選項中填入一個名字。

本是無心插柳,卻意外發現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從此,我活在分裂的自我意識當中。
不斷的,不斷的窒息。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習慣忙碌到閒不下來,我想我恐懼著孤獨。

害怕那驟然襲來,漆黑色的壓迫感。
我以為堅強獨立的活著才是我的風格,卻忘了滴水穿石的道理。

『選擇白色的那人擁有你的另一個靈魂。』
某日看到的顏色心理測驗如是說。

我在白色的選項中填入一個名字。

本是無心插柳,卻意外發現自己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想法。

從此,我活在分裂的自我意識當中。
不斷的,不斷的窒息。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4 Wed 2007 08:06
  • 曾經


不知何時開始,我開始不期待陽光。

只有在燻黑的夜晚,能回到昏沉的世界裡。

每天早上醒來,就必須戴上假面具。

虛偽的陽光。

我已經無路可逃,妳知不知道。

不要再給我想像,那個對的人不會是我。

我只能繼續地與洪流搏鬥,虛情假意地消失。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4 Wed 2007 08:06
  • 曾經


不知何時開始,我開始不期待陽光。

只有在燻黑的夜晚,能回到昏沉的世界裡。

每天早上醒來,就必須戴上假面具。

虛偽的陽光。

我已經無路可逃,妳知不知道。

不要再給我想像,那個對的人不會是我。

我只能繼續地與洪流搏鬥,虛情假意地消失。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4 Wed 2007 08:06
  • 曾經


不知何時開始,我開始不期待陽光。

只有在燻黑的夜晚,能回到昏沉的世界裡。

每天早上醒來,就必須戴上假面具。

虛偽的陽光。

我已經無路可逃,妳知不知道。

不要再給我想像,那個對的人不會是我。

我只能繼續地與洪流搏鬥,虛情假意地消失。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un 2007 11:02
  • 窒息


曾幾何時,我的酒精抗性程度已經超乎我的想像。

我向多年好友訴說著我的煩惱。

那晚我拼命的喝酒 像是想以Vodka洗淨所背負的罪衍

只要醉死了 就一了百了

但終究

我依然晃著腳步坐上計程車

拖著迷茫暈眩的身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un 2007 11:02
  • 窒息


曾幾何時,我的酒精抗性程度已經超乎我的想像。

我向多年好友訴說著我的煩惱。

那晚我拼命的喝酒 像是想以Vodka洗淨所背負的罪衍

只要醉死了 就一了百了

但終究

我依然晃著腳步坐上計程車

拖著迷茫暈眩的身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1 Sun 2007 11:02
  • 窒息


曾幾何時,我的酒精抗性程度已經超乎我的想像。

我向多年好友訴說著我的煩惱。

那晚我拼命的喝酒 像是想以Vodka洗淨所背負的罪衍

只要醉死了 就一了百了

但終究

我依然晃著腳步坐上計程車

拖著迷茫暈眩的身軀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0 Sat 2007 16:08
  • 自白


那晚 我在夜城裡徘徊

看見天使與惡魔在街角交纏做愛

教堂外 神父為了傳道大開殺戒

我想告解我的罪 卻遭到當頭棒喝

鮮血流過臉龐 神父我有罪

孩子上帝會赦免你的罪 只要你掏出身上所有的錢

Father我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0 Sat 2007 16:08
  • 自白


那晚 我在夜城裡徘徊

看見天使與惡魔在街角交纏做愛

教堂外 神父為了傳道大開殺戒

我想告解我的罪 卻遭到當頭棒喝

鮮血流過臉龐 神父我有罪

孩子上帝會赦免你的罪 只要你掏出身上所有的錢

Father我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10 Sat 2007 16:08
  • 自白


那晚 我在夜城裡徘徊

看見天使與惡魔在街角交纏做愛

教堂外 神父為了傳道大開殺戒

我想告解我的罪 卻遭到當頭棒喝

鮮血流過臉龐 神父我有罪

孩子上帝會赦免你的罪 只要你掏出身上所有的錢

Father我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聖誕夜晚會就在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情況下平靜的過
去了。事實上我也沒去參加晚會,那是豪哥的舞台,他與男
子排球隊一干人等在舞會上辦了一個騎士邀請公主的舞宴。


全校轟動。


  舞會當晚開始前,我在天兵家翻閱他的模型雜誌,包種
茶打來電話,問我們為甚麼沒有出現。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聖誕夜晚會就在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情況下平靜的過
去了。事實上我也沒去參加晚會,那是豪哥的舞台,他與男
子排球隊一干人等在舞會上辦了一個騎士邀請公主的舞宴。


全校轟動。


  舞會當晚開始前,我在天兵家翻閱他的模型雜誌,包種
茶打來電話,問我們為甚麼沒有出現。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聖誕夜晚會就在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情況下平靜的過
去了。事實上我也沒去參加晚會,那是豪哥的舞台,他與男
子排球隊一干人等在舞會上辦了一個騎士邀請公主的舞宴。


全校轟動。


  舞會當晚開始前,我在天兵家翻閱他的模型雜誌,包種
茶打來電話,問我們為甚麼沒有出現。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望著小雁怒極而去的身影,我臉上的掌印更形燙辣,那
一吻不只撕裂我們的友情,也直接的放逐了我的心靈。

  我混亂極已,那時候的我還沒有所謂男人的自尊這種玩
意兒存在,我的憤怒舉動傷害了我最好的朋友。

  覺得難以接受的,不是小雁的巴掌,而是她離去時眼中
的鄙視和不屑。

  十七歲的天空,能有多少朦朧。

  而此刻晴朗心空遍佈的陰霾,又是從何而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望著小雁怒極而去的身影,我臉上的掌印更形燙辣,那
一吻不只撕裂我們的友情,也直接的放逐了我的心靈。

  我混亂極已,那時候的我還沒有所謂男人的自尊這種玩
意兒存在,我的憤怒舉動傷害了我最好的朋友。

  覺得難以接受的,不是小雁的巴掌,而是她離去時眼中
的鄙視和不屑。

  十七歲的天空,能有多少朦朧。

  而此刻晴朗心空遍佈的陰霾,又是從何而來?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