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5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與TOMO在大阪度過悠閒的一天之後,我們收拾輕便行李出發前往箱根,
原訂計畫預計和Harry他們在箱根的箱根湯本站碰頭。

  我們起了個大早,到達箱根的時候還不到早上十點,本以為我們早到了
不少,沒想到出了車站,就看到Rika高興的像我們揮手。Harry今天應該非
常早起吧,我想。

  Rika牽著Harry的手,貌似甜蜜,看來經過幾天的磨合,他兩人已經『
搞定』了。

  我和TOMO相視一笑,誰也沒想到這段奇妙的三角關係會有這樣的發展,
更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形式在日本碰面。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丟出這個疑問,畢竟在事前完全沒有作功
課的Harry跟我在這個舉世聞名,但對我們卻陌生的可以的地方,沒有作過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與TOMO在大阪度過悠閒的一天之後,我們收拾輕便行李出發前往箱根,
原訂計畫預計和Harry他們在箱根的箱根湯本站碰頭。

  我們起了個大早,到達箱根的時候還不到早上十點,本以為我們早到了
不少,沒想到出了車站,就看到Rika高興的像我們揮手。Harry今天應該非
常早起吧,我想。

  Rika牽著Harry的手,貌似甜蜜,看來經過幾天的磨合,他兩人已經『
搞定』了。

  我和TOMO相視一笑,誰也沒想到這段奇妙的三角關係會有這樣的發展,
更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形式在日本碰面。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丟出這個疑問,畢竟在事前完全沒有作功
課的Harry跟我在這個舉世聞名,但對我們卻陌生的可以的地方,沒有作過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與TOMO在大阪度過悠閒的一天之後,我們收拾輕便行李出發前往箱根,
原訂計畫預計和Harry他們在箱根的箱根湯本站碰頭。

  我們起了個大早,到達箱根的時候還不到早上十點,本以為我們早到了
不少,沒想到出了車站,就看到Rika高興的像我們揮手。Harry今天應該非
常早起吧,我想。

  Rika牽著Harry的手,貌似甜蜜,看來經過幾天的磨合,他兩人已經『
搞定』了。

  我和TOMO相視一笑,誰也沒想到這段奇妙的三角關係會有這樣的發展,
更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形式在日本碰面。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丟出這個疑問,畢竟在事前完全沒有作功
課的Harry跟我在這個舉世聞名,但對我們卻陌生的可以的地方,沒有作過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也接近尾聲了,當然人生還有許多未上演的戲碼等著我,
演著演著,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樣的故事。(  ̄ c ̄)y▂ξ



------------------------分!隔!線!-------------------------------


  我們台灣男孩長久受日本文化薰陶,對於日本女孩子總抱有一種標準
幻想。

  前幾年有一種說法,日本的女生好看的都上電視了,走在路上的都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也接近尾聲了,當然人生還有許多未上演的戲碼等著我,
演著演著,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樣的故事。(  ̄ c ̄)y▂ξ



------------------------分!隔!線!-------------------------------


  我們台灣男孩長久受日本文化薰陶,對於日本女孩子總抱有一種標準
幻想。

  前幾年有一種說法,日本的女生好看的都上電視了,走在路上的都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也接近尾聲了,當然人生還有許多未上演的戲碼等著我,
演著演著,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樣的故事。(  ̄ c ̄)y▂ξ



------------------------分!隔!線!-------------------------------


  我們台灣男孩長久受日本文化薰陶,對於日本女孩子總抱有一種標準
幻想。

  前幾年有一種說法,日本的女生好看的都上電視了,走在路上的都醜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我們還是沒有找到TOMO,我坐在客廳兩眼無神的握著手機,希望TOMO來通電話也好,至少告訴我她是否平安?
Harry因為必須到實驗室進行重要的報告,拖著一夜沒睡的疲憊身軀去了學校。
「她回來的話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好嗎?」Harry臨走時不忘提醒我。

無奈的是,我在客廳守候到了傍晚時分,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這幾個小時之間Harry來了四通電話,
他如此的掛心,不知道報告能不能夠順利完成。

七點半,Harry拖著剩下的半條命回到家,他的臉色已經泛灰,看起來簡直就像死亡幾小時後的屍體。
而我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眼睛旁有著兩個像被重擊過的黑眼圈。

「我真的不行了,我必須睡一會。阿遠我看你也差不多,去睡一下吧。」
「嗯。」那時候我已經沒有辦法集中精神聽Harry的說話,腦子裡暈頭轉向的,有些分不清東西南北。
在我拖著腳步走向房間時,Rika又打電話來確認情況,不過聲音聽起來已經冷靜了許多,她說她會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隔天,我們還是沒有找到TOMO,我坐在客廳兩眼無神的握著手機,希望TOMO來通電話也好,至少告訴我她是否平安?
Harry因為必須到實驗室進行重要的報告,拖著一夜沒睡的疲憊身軀去了學校。
「她回來的話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好嗎?」Harry臨走時不忘提醒我。

無奈的是,我在客廳守候到了傍晚時分,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這幾個小時之間Harry來了四通電話,
他如此的掛心,不知道報告能不能夠順利完成。

七點半,Harry拖著剩下的半條命回到家,他的臉色已經泛灰,看起來簡直就像死亡幾小時後的屍體。
而我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眼睛旁有著兩個像被重擊過的黑眼圈。

「我真的不行了,我必須睡一會。阿遠我看你也差不多,去睡一下吧。」
「嗯。」那時候我已經沒有辦法集中精神聽Harry的說話,腦子裡暈頭轉向的,有些分不清東西南北。
在我拖著腳步走向房間時,Rika又打電話來確認情況,不過聲音聽起來已經冷靜了許多,她說她會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隔天,我們還是沒有找到TOMO,我坐在客廳兩眼無神的握著手機,希望TOMO來通電話也好,至少告訴我她是否平安?
Harry因為必須到實驗室進行重要的報告,拖著一夜沒睡的疲憊身軀去了學校。
「她回來的話馬上打電話告訴我,好嗎?」Harry臨走時不忘提醒我。

無奈的是,我在客廳守候到了傍晚時分,依舊沒有任何消息,這幾個小時之間Harry來了四通電話,
他如此的掛心,不知道報告能不能夠順利完成。

七點半,Harry拖著剩下的半條命回到家,他的臉色已經泛灰,看起來簡直就像死亡幾小時後的屍體。
而我可能也好不到哪裡去,眼睛旁有著兩個像被重擊過的黑眼圈。

「我真的不行了,我必須睡一會。阿遠我看你也差不多,去睡一下吧。」
「嗯。」那時候我已經沒有辦法集中精神聽Harry的說話,腦子裡暈頭轉向的,有些分不清東西南北。
在我拖著腳步走向房間時,Rika又打電話來確認情況,不過聲音聽起來已經冷靜了許多,她說她會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將這個訊息告訴Harry,想當然爾他興奮的不得了,
直嚷著聖誕節一定要到日本去。當時,我甚至已經做好了和Harry同遊大阪的打算。
不知道回到家鄉的TOMO會是什麼模樣,會不會和現在這個開朗活潑的女孩
是全然不同的兩個人?基於這一點好奇心,其實我還蠻想去的。

有一天,我因為赴其他同學之約,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左右才回到宿舍附近。
突然接到了Rika的來電。
「Peter,你有沒有看見TOMO?」聽起來Rika非常著急。
「今早出門時還和她打招呼呢,怎麼啦?」
「她沒有來學校,一整天都不見人影。」Rika說的很快,
破碎的英文對話中還參雜著快速的日語。
「怎麼會呢?」
「中午的時候TOMO有打電話給我,說傍晚要來我這一起吃飯,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來。」
「先冷靜下來,妳有打電話給她嗎?」我試圖安撫慌張的Rika。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將這個訊息告訴Harry,想當然爾他興奮的不得了,
直嚷著聖誕節一定要到日本去。當時,我甚至已經做好了和Harry同遊大阪的打算。
不知道回到家鄉的TOMO會是什麼模樣,會不會和現在這個開朗活潑的女孩
是全然不同的兩個人?基於這一點好奇心,其實我還蠻想去的。

有一天,我因為赴其他同學之約,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左右才回到宿舍附近。
突然接到了Rika的來電。
「Peter,你有沒有看見TOMO?」聽起來Rika非常著急。
「今早出門時還和她打招呼呢,怎麼啦?」
「她沒有來學校,一整天都不見人影。」Rika說的很快,
破碎的英文對話中還參雜著快速的日語。
「怎麼會呢?」
「中午的時候TOMO有打電話給我,說傍晚要來我這一起吃飯,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來。」
「先冷靜下來,妳有打電話給她嗎?」我試圖安撫慌張的Rika。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將這個訊息告訴Harry,想當然爾他興奮的不得了,
直嚷著聖誕節一定要到日本去。當時,我甚至已經做好了和Harry同遊大阪的打算。
不知道回到家鄉的TOMO會是什麼模樣,會不會和現在這個開朗活潑的女孩
是全然不同的兩個人?基於這一點好奇心,其實我還蠻想去的。

有一天,我因為赴其他同學之約,一直忙到晚上十點左右才回到宿舍附近。
突然接到了Rika的來電。
「Peter,你有沒有看見TOMO?」聽起來Rika非常著急。
「今早出門時還和她打招呼呢,怎麼啦?」
「她沒有來學校,一整天都不見人影。」Rika說的很快,
破碎的英文對話中還參雜著快速的日語。
「怎麼會呢?」
「中午的時候TOMO有打電話給我,說傍晚要來我這一起吃飯,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來。」
「先冷靜下來,妳有打電話給她嗎?」我試圖安撫慌張的Rika。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露營之旅結束之後,我和Harry就處在一種異常尷尬的情況當中,常
常見了面也說不上兩句話。

  我顧慮著他對TOMO的感覺,說到底,先喜歡上TOMO的人是他。Harry
反而充分的展現了他的君子風度。

  沒有對我或TOMO多說甚麼閒言閒語,我們三個人,這間留學生宿舍裡
,不舒服的異樣氛圍持續了一個多月。

  這段期間,我沒有主動找TOMO約會,Harry也按兵不動,除了Rika偶
來家裏作客,我們會聊上幾句外,其他的時間大多關在房裡作自己的事,
每每到了夜裡,苦澀沉悶的感覺便益發沈重。

  我的日記本裡,每天寫下的都是猜測Harry與TOMO心理想法的詞句,
越是煩惱,越是不得其解。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露營之旅結束之後,我和Harry就處在一種異常尷尬的情況當中,常
常見了面也說不上兩句話。

  我顧慮著他對TOMO的感覺,說到底,先喜歡上TOMO的人是他。Harry
反而充分的展現了他的君子風度。

  沒有對我或TOMO多說甚麼閒言閒語,我們三個人,這間留學生宿舍裡
,不舒服的異樣氛圍持續了一個多月。

  這段期間,我沒有主動找TOMO約會,Harry也按兵不動,除了Rika偶
來家裏作客,我們會聊上幾句外,其他的時間大多關在房裡作自己的事,
每每到了夜裡,苦澀沉悶的感覺便益發沈重。

  我的日記本裡,每天寫下的都是猜測Harry與TOMO心理想法的詞句,
越是煩惱,越是不得其解。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露營之旅結束之後,我和Harry就處在一種異常尷尬的情況當中,常
常見了面也說不上兩句話。

  我顧慮著他對TOMO的感覺,說到底,先喜歡上TOMO的人是他。Harry
反而充分的展現了他的君子風度。

  沒有對我或TOMO多說甚麼閒言閒語,我們三個人,這間留學生宿舍裡
,不舒服的異樣氛圍持續了一個多月。

  這段期間,我沒有主動找TOMO約會,Harry也按兵不動,除了Rika偶
來家裏作客,我們會聊上幾句外,其他的時間大多關在房裡作自己的事,
每每到了夜裡,苦澀沉悶的感覺便益發沈重。

  我的日記本裡,每天寫下的都是猜測Harry與TOMO心理想法的詞句,
越是煩惱,越是不得其解。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都連不上去

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系統叫我富奸的...

滾去睡(啦啦啦~)


原文出處: PTT幹啥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都連不上去

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系統叫我富奸的...

滾去睡(啦啦啦~)


原文出處: PTT幹啥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怎麼都連不上去

發生了什麼情況??

這.....系統叫我富奸的...

滾去睡(啦啦啦~)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雖然我始終不明白,為甚麼TOMO唯獨鍾情於我,但是在與她的互動中,卻
能夠著實的感受到甜蜜的滋味。

  我們就像熱戀中的情侶般吻著對方,從淺嚐極止,到濃烈深沈的吻,我們
彼此交纏著,像是忘記了呼吸般貪婪的吸吮著。

  在Camry寬敞的後座裡,TOMO坐在我的腿上,褪去了上衣。我從最近的距
離中,看見了深藏在TOMO活潑天真個性背後的媚骨。

  她是那種一旦動了情,便會不顧一切的人吧,縱使她知道Harry為了她舉
辦這次的露營,縱使他知道Harry真得很喜歡她。

  在Harry的車裡做愛,有種偷情的快感,今晚的月色明亮,任何人都能從
車外清楚看見車內的情形。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始終不明白,為甚麼TOMO唯獨鍾情於我,但是在與她的互動中,卻
能夠著實的感受到甜蜜的滋味。

  我們就像熱戀中的情侶般吻著對方,從淺嚐極止,到濃烈深沈的吻,我們
彼此交纏著,像是忘記了呼吸般貪婪的吸吮著。

  在Camry寬敞的後座裡,TOMO坐在我的腿上,褪去了上衣。我從最近的距
離中,看見了深藏在TOMO活潑天真個性背後的媚骨。

  她是那種一旦動了情,便會不顧一切的人吧,縱使她知道Harry為了她舉
辦這次的露營,縱使他知道Harry真得很喜歡她。

  在Harry的車裡做愛,有種偷情的快感,今晚的月色明亮,任何人都能從
車外清楚看見車內的情形。

D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